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72章 072 欺人太甚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72章072欺人太甚

    慕遇城回到手术室外,慕子阳正在通电话。

    看见他走来,慕子阳眼底划过一丝恨意,结束了通话。

    慕遇城眼角余光淡漠地扫过慕子阳,走到一旁的长椅前坐下,长腿随意地伸直。

    慕子阳瞪着他半晌后,冷声质问,

    “慕遇城,你是不是希望爷爷永远不要再醒来?”

    慕遇城眼眸阖了阖,漠然地看向他,“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和你想的一样。”

    “你我才没有这样想呢,是你怕爷爷把手里的股权给我,所以把爷爷气晕过去的。

    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从来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慕子阳义正言辞,字字句句都在给慕遇城扣上不仁不孝的罪名。

    慕遇城冷眸扫过他放在口袋里的右手,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慕子阳,我是什么样的人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有时间你不如担心你自己。

    要是哪天你阳痿,不举的隐疾被传得众人皆知,看你还怎么做人。”

    他话音落,慕子阳脸色骤变。

    眼底的神色,从震惊到惊慌,再到羞愤,恼怒

    短短数秒,不知变幻多少种情绪,最后全数化为对慕遇城入骨的恨。

    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千刀万剐。

    “慕遇城,你”

    “没想到我会知道你见不得人的秘密是吗?”

    慕遇城打断慕子阳的话,无视他杀人的眼神,一抹讥讽挂在凉薄的嘴角。

    溢出薄唇的话语,却字字冷酷,“慕子阳,你要是不想秘密暴露于人前,就不要来招惹我。”

    “你”

    慕子阳气得胸口无法呼吸。

    连话语,都说不完整。

    慕遇城不屑地转开视线,懒得再和他废话。

    慕子阳还想骂什么,走廊那头,电梯门却在这时打开。

    慕青峰,方丛凤,还有慕铭的女儿慕思琴三人从电梯里出来。

    见状,慕子阳强压下心头恨不得杀了慕遇城的怒意。

    那边,三人匆匆赶来。

    “遇城,子阳,你们爷爷情况怎么样了?”

    慕思琴最先开口,保养极好的脸上写满了焦急之色。

    方丛凤看着慕遇城的眼底飞快掠过一抹阴冷,脸上装出担忧的样子,“遇城,你爷爷怎么会突然晕倒在你办公室里,你怎么惹你爷爷生气了?”

    慕遇城看也不看方丛凤一眼,只是回答慕思琴的话,“爷爷在里面手术。”

    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要等手术结束,医生告诉他们。

    慕思琴不满慕遇城的回答,皱着眉头正想说什么,却听见慕青峰说,“遇城,你爷爷的身体一向不好,你以后跟他老人家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收敛点性子。”

    一旁,方丛凤眼里划过冷笑。

    要想慕遇城收敛,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慕遇城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温润如玉过。

    他从来都是不可一世的,哪怕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对他们这些长辈,都不曾有过小辈该有的尊敬。

    慕遇城眼角余光扫过冷笑的方丛凤,漫不经心地说,“二叔误会了,今天爷爷犯病可不是因为我。”

    “那是因为什么?”

    慕青峰脸色沉了沉。

    他和方丛凤一样,不满慕遇城的这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

    真不知道,他哥哥那样温文尔雅的男人,怎么会生了慕遇城这么一个锋芒毕露的儿子。

    慕遇城有意无意地看了慕子阳一眼。

    这一眼,看得其余三人一脸疑惑。

    当事人慕子阳脸上却一白,心头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瞬间又窜了上来。。

    “子阳,难道是你把你爷爷气得犯病晕过去的?”

    慕思琴盯着慕子阳发白的脸,疑惑地皱起眉头。

    “怎么可能是子阳,爸是在遇城的办公室里晕倒的,当时子阳并不在场。”

    方丛凤立即替她儿子辩解,看着慕遇城的眼神带着三分痛心,“遇城,你就算气晕了你爷爷,我们也不会把你怎样,你犯不着推卸责任给子阳。”

    “推卸责任?”

    慕遇城凉薄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气息冷冽,“爷爷是得知了子阳阳痿、不举的消息,经不住打击晕过去的。”

    “遇城,你说什么?”

    慕思琴惊呼。

    慕青峰和方丛凤震惊地看向慕子阳。

    他俊脸上像是打翻了颜料,青白红绿各种交替,又羞又怒的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子阳,你真的那方面有问题吗?”

    慕思琴对慕子阳不知道有几分关心。

    “慕遇城,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子阳善良好欺负你不要歁人太甚。”

    方丛凤太过慌乱和愤怒,以致于声音尖锐刺耳。

    慕思琴一双精明的眼睛在慕子阳和慕遇城两人的脸上来回梭巡。

    然后打圆场地笑道,“二嫂,你先别生气,遇城不是喜欢说谎的人,要是子阳真有什么隐疾,就要早点治疗。”

    “我没有隐疾。”

    慕子阳恼怒地吼了一句。

    慕思琴被吓得身子一颤。

    而后看向慕遇城。

    慕遇城弹掉左臂上的一根毛发,起身朝洗手间方向而去。

    无视身后,慕子阳那淬了毒的眼神。

    两个小时后,慕铭手术结束。

    从无菌通道被推进监护室,医生对等在外面的慕遇城等人简单交代了他的情况。

    当着众人的面,慕遇城冷冷地说,“子阳,爷爷是因为你才晕倒的,你今晚就守在医院吧,等爷爷醒来后,你跟他老人家解释一下,别让他担心。”

    “”

    慕子阳双手紧攥成拳,极力压制心头的怒火。

    慕思琴跟着附和,“子阳,你哥说得对,你爷爷年龄大了,别让他再操心你们。”

    方丛凤和慕青峰两人脸色虽难看,却也不敢解释什么。

    一开始,方丛凤还为他辩解,但后来从慕子阳的表情里看出了端睨,她便禁了声。

    只是把恨意记在心里。

    慕子阳磨着牙,“好,我今晚守在这里。”

    他说这话时,眼里闪过恨意。

    他要慕遇城后悔喊他留下来照顾老爷子。

    老爷子手里的股票,他一定要得到。

    慕遇城把慕子阳的恨意看在眼里,眸光微微一沉,骨血里那份与身俱来的尊贵化为强大的冷气场释放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