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64章 064 难以抵制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64章064难以抵制

    “”

    幻言眼底一番色泽变幻。

    这种药,一般是没有解药的。

    “没有吗?”

    苏鸾一直定定地看着他。

    等了几秒后,没等到他回答,她心不由得一沉。

    身体里的难受以惊人的速度在转移,体内的燥热似一条火蛇,迅速地窜过她每一寸神经末梢

    呼吸间,略微的有些不稳。

    幻言眉头蹙了蹙,对一旁的警察交代了一句后,对苏鸾说,“走,我先送你回酒店,一会儿慕遇城就到了。”

    现在已经九点了。

    最晚还有一个小时,慕遇城就能赶到。

    “遇城知道了吗?”

    苏鸾的大脑有些晕。

    幻言嗯了一声,“他知道你出事,现在赶来的路上。”

    两人一起走到幻言开来的车前,幻言直接给苏鸾开了后排车门。

    “你坐后面,从这里回酒店,大约要二十分钟左右,你忍着点。”

    幻言低声交代。

    苏鸾点点头,坐进车里。

    事实证明,答应忍着和真正的隐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虽然苏鸾是坐在后排,但车厢里的空间那么狭她呼吸间依然能闻到幻言身上的男性气息。

    对于药效不断加重的她而言,任何的异性气息,都是致命的诱惑。

    越往后,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为了保持清醒,苏鸾不得不对自己下狠手。

    狠狠拧着大腿内侧的肉,用疼痛来缓解那种莫名渴望的烦燥和难受。

    她把头转向窗外,不去看前面开车的幻言,努力忽略他的存在和气息。

    幻言不时的从镜片里看一眼坐在后排的苏鸾,把她的痛苦,隐忍和挣扎统统看在眼里。

    当二十分钟后,车子在酒店停车场停下,苏鸾还保持着清醒时,幻言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而彼时,苏鸾已经咬破了嘴唇。

    裙摆上,染着一丝血迹。

    “苏小姐,你的腿受伤了?”

    她一下车,等在那里的邓雅欣就看见了她裙子上的血迹,担忧浮现在苍白的脸上。

    幻言被她的话吸引,看向苏鸾。

    她蹙着眉,“邓秘书,你扶我一下。”

    刚才在车里,他虽然关注,但不像这一刻,看得如此清楚。

    此刻的苏鸾双颊绯红,迷蒙的眸子里挣扎和隐忍交织,纤瘦的身子在礼服下隐隐颤抖。

    出口的声音,无端染上了三分脆弱和娇柔。

    好似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瞬间触碰到他心底最柔软的某个地方。

    幻言眸光暗了暗,视线自她大腿处移开,对邓雅欣交代,“你去她房间放一缸冷水。”

    “冷水?”

    邓雅欣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太明白。

    “让你做就做,快点去。”

    幻言俊脸一沉,声音陡然冷怒。

    邓雅欣脸色变了变,又看了一眼苏鸾后点点头,放开扶着她的手,小跑着离开。

    下一秒,幻言一弯腰,将苏鸾抱了起来。

    苏鸾呼吸一窒,反应过来后惊慌地问,“幻言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不想摔下去就搂着我。”幻言的声音冷冷地响在寒凉的夜色里。

    她大腿处还在流血,如果他没猜错,那是她自己割的。

    刚才他有听见她闷哼过一声。

    苏鸾不想搂着他,可是她不得不搂着他。

    双臂搂住他脖子时,她身子不自禁的颤了颤。

    钻进鼻翼的男性气息让她气息变得急促,她狠狠地摇了摇头,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

    还好,身体里的难受和大腿上的疼痛相互制衡,让她不致于因为药效而对幻言做些什么。

    幻言下意识地抿紧了唇。

    颈上肌肤感受着苏鸾手臂上的烫热,呼吸间,还萦绕着女子独有的清幽香气。

    导致他心神有一瞬的恍惚。

    脚下步子加快,抱着她走进电梯。

    密闭的空间里,苏鸾挣扎地要下来,“幻言,你放我下来。”

    “嗯。”

    幻言看了眼她绯红的脸颊,没有再坚持,把她放了下来。

    脚一沾地,牵扯到伤口,苏鸾秀眉本能的紧皱,手也立即扶上了电梯墙壁。

    “你用什么割伤自己的?”

    幻言低头视线落在自己衬衣衣摆的血迹上,这是刚才抱她时,浸到他身上的。

    “车上有把水果刀。”

    苏鸾把脸转向别处,不去看幻言。

    刚才,她难受得快要保持不了清醒时,突然看见了那把小小的水果刀。

    犹豫几秒后,便拿起水果刀朝着自己的大腿肌肤割了下去。

    不知是钻心的疼,一瞬间清醒了神经。

    还是体内的火焰随着血液流出来了。

    她当时一下子就清醒了一半。

    电梯到达她房间的楼层,幻言伸手去扶她时,苏鸾避开了他,“我自己可以走。”

    疼痛,才能让她一直保持清醒,所以,她愿意每走一步,都牵扯到伤口,药物混着血液流出来。

    幻言眉头蹙了蹙,伸出去的手到底还是缩了回来。

    目光再次扫过她的腿,虽然血还在流,但并不是很多,死不了人,也不足以伤残。

    刚踏出电梯,苏鸾就一阵昏眩,身子猛的晃了晃。

    幻言立即又扶住她,语气强势,“我扶你。”

    不过是几米的走廊,苏鸾却隐忍得十分辛苦,一进房间,她便立即对幻言说,“你别进来了,有邓秘书照顾我就可以了。”

    刚才隐忍已经达到了极限。

    哪怕是腿上的伤,也抵不了男性赫尔蒙在这种情况下的魅力。

    但残存的理智提醒着苏鸾,这个男人不是慕遇城。

    她就算难受到死,也不可以对他做什么。

    幻言明白她的用意,没有坚持进去,只是对邓雅欣交代,“照顾好她。”

    “我知道。”

    邓雅欣连忙点头。

    经过这事,她哪里还敢对幻言的话不听。

    幻言离开后,苏鸾问邓雅欣,“冷水放好了没?”

    “放好了,苏小姐。”

    “扶我去浴室。”

    明亮的水晶灯光下,苏鸾面红如赤,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像是在火中烤着。

    汗水,更是浸湿了衣裙。

    “苏小姐,你要泡冷水吗?”

    她怕办鸾受不了。

    “扶我进去。”

    苏鸾牙齿都在打颤。

    邓雅欣应了一声,扶她进浴室。

    一进浴室,苏鸾的目光就锁定在装了大半池凉水的浴缸里。

    她紧紧地抿抿唇,抬脚,踏进。

    入骨的寒意瞬间自脚底窜入。

    苏鸾贝齿紧咬,忍住出口的低呼,却忍不了身子在邓雅欣的搀扶下狠狠一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