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老公,抱紧我 第54章 054 分一点给别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零度爱

    第54章 054 分一点给别人

    食香客

    慕遇城看到来电显示,俊美的脸上神色微沉。

    苏鸾打电话给他,就表示她和桑一一一起离开了。

    “遇城,我和一一回医院去陪我妈妈一起吃午饭,不上去了。”

    果然,他淡淡地喂了一声后,苏鸾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慕遇城的心情一瞬间晴转阴,倒也没有勉强苏鸾一定要回来,只是问,“你就这么放心?”

    不知为何,他对于苏鸾和桑一一离开。

    明知白静柔对他有想法,还不在意很是不爽。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要是和白静柔有什么,早就有了,何必等到现在。”

    苏鸾分明是信任的话,听在慕遇城耳里,他却并不开心。

    他知道苏鸾对他没有动情。

    和他结婚,是为了借他来对付白诗诗和慕子阳。

    薄毅的唇瓣抿了抿,他出口的话有些违心,“那可不一定。”

    “遇城,我有电话进来,先挂了啊。”

    说完,苏鸾便挂了电话。

    “怎么,苏鸾不回来了?”

    司弈看着慕遇城冷峻的容颜,嘴角轻轻勾起。

    白静柔垂眸间,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欣喜。

    “慕大哥,苏小姐和那位小姐一看就是好姐妹,她要是丢下那位小姐来陪你,岂不是太重色轻友了。”

    白静柔微笑地安抚慕遇城。

    司弈哈哈大笑,“这点我赞同,遇城,你和苏鸾是夫妻,有一辈子的时间在一起,怎么也要分点给其他人是不是?”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瞟了眼白静柔。

    吃你的饭,少说话。

    慕遇城睨他一眼,充满了警告。

    **

    下午,苏鸾接到慕遇城的电话。

    苏鸾再一次确认了去f市参加博展会需要做的准备。

    确定无差,才让邓秘书订机票。

    邓秘书出去后,幻言拿着文件进来,“这些是苏氏出席今年博展会的主要产品……”

    他的话没说完,苏鸾的手机铃声就响起。

    苏鸾看了一眼来电,对他道,“你继续说吧。”

    “你先接电话。”

    幻言拿着资料走到沙发前坐下,他一会儿还要跟她讨论一下昨天发出去的建材问题。

    来电,是一串陌生的数字。

    苏鸾按下接听键,淡淡地‘喂’了一声。

    “苏小姐,我是白静柔。”

    闻言,苏鸾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细微变化。

    “白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里的幻言。

    对方眼底闪过一丝微愕,继而垂眸,翻看手中的资料。

    “我有些话想和苏小姐说,苏小姐有时间吗,我在巴朗咖啡馆等你。”

    “我只有两分钟时间,你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

    苏鸾用猜测白静柔是想和她聊慕遇城。

    而她没有兴趣听。

    如果想知道慕遇城的事,她完全可以直接问对方。

    “苏小姐,既然你今天忙,那我们就改天再约吧,我先去墓园看望慕伯母。”

    苏鸾秀眉一蹙,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嗯。”

    “……”

    挂了电话,走出办公桌,来到沙发前坐下。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是白静柔吧?”

    一向惜字如金的幻言,竟然主动的问起给她打电话的人是不是白静柔。

    苏鸾对上他漆黑的眼神,不答反问,“白静柔和慕遇城的关系很好?”

    “你可以问他本人。”

    幻言似乎是故意的。

    吊她胃口,又不告诉她答案。

    苏鸾蹙眉,“我并不想知道,你说正事吧。”

    “如果我告诉你,慕遇城和白静柔的关系,那是不是可以不用加班了?”

    他来苏氏帮忙,却被苏鸾当牛使。

    几乎每天都加班,苏鸾还真是半点都不客气。

    这让幻言心情很不爽。

    还有慕遇城,他当初只答应帮他,可没说还要帮他的女人。

    苏鸾没料到,幻言要用慕遇城的私事来换取不加班,她伸手去拿他放在茶几上的资料,“你接着刚才的说。”

    “……”

    幻言俊颜沉了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接着谈公事。

    **

    秋季的天气,下午五点半已经是暮色渐沉了。

    苏鸾走出公司大楼,便一眼看见停在路旁的奢华宾利。

    她走过去,打开车门坐进副驾座。

    “你怎么亲自开车,阿木呢?”

    一边系安全带,苏鸾一边问。

    “我让他办事去了,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苏鸾不解地问。

    慕遇城发动车子上路后,才回答她的话,“后天,是我妈和我爸的祭日,你那时在f市,我们今天提前去。”

    “……”

    苏鸾惊愕地望着他。

    什么叫他妈和他爸的祭日。

    他们是一起去世的吗?

    慕遇城转眸看她一眼,嗓音染上一丝凉薄,“我妈是在我八岁那年离开的,我爸则是在我十二岁那年殉情的。”

    事过多年,他每每想起,心口处还是会泛堵。

    苏鸾因他的话而惊讶,凝着他冷峻的侧脸,迟疑地问,“你妈妈是生病去世的吗?”

    她话出口,明显感觉车子微微颠簸了下。

    慕遇城握着方向盘的力度一紧,薄唇抿成冷毅的直线,“不是。”

    “那是……”

    “被绑匪杀了的。”确切的说,是自杀的。

    慕遇城说这话时,语气透着一层寒凉之意。

    那时,他才八岁。

    还只是一个孩子。

    亲眼目堵那一幕,对一个孩子而言,绝对会成为终身的梦魇。

    苏鸾感觉到他气息骤冷,不禁秀眉跟着一蹙,“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么多的。”

    刚才他说过,他妈妈是在他八岁那年离开的。

    苏鸾能想像出,一个八岁的孩子失去母亲是怎样的悲伤和无助。

    而他父亲,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殉情。

    从此后,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

    她心底深处,突然的就对眼前这个优秀强大的男人生出一丝怜惜来。

    有种想要握住他的手,给他安慰的冲动。

    而她真的,行动比大脑指令要快地伸出手,覆上了他握着方向盘的大手。

    这一动作,惹来车子再次颠簸。

    慕遇城转眸朝她看来时,眸光深邃而幽暗。

    苏鸾的心跳不自觉地漏了一拍,收回手,扯起一抹笑说,“以后我妈妈就是你的妈妈。”

    “我不会抢你的妈妈。”

    慕遇城眸光紧紧地锁住她,低沉的嗓音透着另层深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