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08章: 蔡长亭的闷气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顾轻舟没有贤惠的天赋。哪怕一时兴起,想做个好太太,服侍司行霈舒服洗个澡,

    最后还是以他一场辛苦结尾。

    司行霈是真累了,声音轻若不闻:“睡吧,轻舟今天真乖”

    似哄孩子般摸了摸她的脸,他就进入了梦乡。

    顾轻舟对他的好习以为常,偶然也会特别感动。他疼她疼得太过分,多少是把亲情

    和爱情一股脑儿全给了她,塞得满满当当的。

    她的心自然就被塞满了。

    她再次起身,想要亲吻他的唇,吻了再去睡觉。

    有了这样的心思,她就忍不住了。

    她一动,他势必要睁开眼睛,浅淡的睡眠又被她打搅了。

    顾轻舟有点不好意思,知晓他睡意一直很浅,心疼之余也说:“没必要这样留心,

    好好睡觉。”

    司行霈真是累坏了,唇角微翘,翘起来的弧度也很小。

    他说:“睡吧。”

    说着,就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司行霈的睡眠仍是很警惕,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也没觉得不妥。

    他完全放松的那段时间,就是他刚刚结婚那几天。

    然后就出事了。

    有了那样的悲剧,他恢复了从前的机敏。

    顾轻舟靠在他怀里,不敢再乱动了,进入了梦乡。

    司行霈睡意虽然不深,却睡得时间长。第二天没事,他上午没打算起床。

    倒是顾轻舟,难得起了个早。

    她早起之后,去了叶督军府。

    汽车在门口停稳,旁边就有汽车经过,然后车子也停下来。

    车窗摇下,蔡长亭那张精致的脸,就出现在顾轻舟的视线里。

    他问:“这么早?”

    顾轻舟嗯了声:“来送阿妩上学,我答应过她的。”

    蔡长亭下了汽车。

    虽然二月了,天气还是很冷,日照温暖得有限,蔡长亭却已换了单薄的风氅,轻盈

    又潇洒。

    “我要去的地方,正好也路过叶妩的学校,我送你们吧。”蔡长亭道。

    顾轻舟见他这么凑巧,估计是自己一出门,他就派人盯上了她,特意来等她的。

    这般用心良苦,送上门等着顾轻舟,顾轻舟自然要用用他的。

    她问:“会不会耽误你的工夫?”

    “顺路而已。我只是约了朋友喝早茶,看些投机的买卖,不去都没关系。”蔡长亭笑道。

    早晨的阳光明媚,筛过树梢落在他的眸子里,他眸光流转,熠熠夺目。

    顾轻舟也微笑了下。

    他们没有进去,叶妩就出来了。

    “长亭先生。”叶妩也和蔡长亭打招呼,态度却是不咸不淡,对蔡长亭有点恶感的样子。

    蔡长亭知道,叶妩已经被司行霈收买了,也知道他和顾轻舟的争斗,恨起了他。

    叶妩不喜欢他,蔡长亭也就很识趣的不与她多搭讪,只跟顾轻舟闲聊。

    车子到了学校门口,叶妩进去了,然后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顾轻舟是来看情况的。

    这些事,只有她们自己明白,蔡长亭虽然察觉到不妥,却也不知详情。

    “老师,你回头来接我放学吧?”叶妩扬起脸问。

    顾轻舟道:“一定会来的。”

    送完了叶妩,顾轻舟看了看手表,还不到九点,就问蔡长亭:“要去喝早茶吗?”

    蔡长亭原本以为,她会将他拒之千里之外,不成想她如此热情亲切。

    这肯定是有缘故的。

    明知是被利用,蔡长亭在繁复的心绪里,愣是生出几分神往,说:“可以。”

    “你不是约了朋友?”顾轻舟又问。

    蔡长亭道:“买卖上认识的朋友,我到了地方打个电话就是了。”

    顾轻舟嗯了声。

    他们去了一家早上就开业的茶楼。

    这家茶楼在证券行对面,早上经营茶水和各色早点,是最忙碌的。

    顾轻舟他们进来的时候,里里外外已经坐满了人。做债券的早上时间很关键,不少

    人亲自到这边来。

    他们坐下时,顾轻舟就看到了刘见阳。

    刘见阳不过二十来岁,中等个子,肌肤白皙,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

    他为人恶劣,外貌却是仪表堂堂,甚至有点书生气。

    若单论外貌,很难相信他是个衣冠禽兽。

    顾轻舟和蔡长亭在靠窗的桌子坐下,两人叫了茶水和糕点,蔡长亭就问顾轻舟:

    “你特意来等人?”

    他注意到了顾轻舟的目光。

    顾轻舟嗯了声:“是的。”

    “需要我做什么吗?”蔡长亭似笑非笑问她。

    在这个瞬间,他隐约是有点生气了。

    顾轻舟回眸,笑看他:“咦,不是你非要跟过来的吗?”

    蔡长亭一下子就梗住。

    不是顾轻舟处心积虑利用他,是他用尽心思跟踪她,她顺势将他带过来而已。

    蔡长亭的生气,显得毫无意义。

    他只是顿了那么一瞬,就笑起来。他笑得爽朗,故而旁边有人看过来,只怕把他当

    成了戏子。

    这么漂亮的男人,总会叫人产生好感。

    刘见阳也看到了。

    只是,他并没有走过来,也没有多看,继续喝茶、吃早点。

    不管是行事做派,还是外貌表情,刘见阳都是个斯文沉稳的人。

    这也就怪不得康暖的父母不信任康暖了。

    康暖提出退亲在先,刘见阳发作在后,导致康家二老爷和太太一直以为女儿是为了

    退亲而诋毁刘见阳的。

    刘见阳肯定也明白这一点。

    他擅长揣摩人心,这点比普通变态要可怕多了。

    顾轻舟一边喝茶,一边扬起手。

    刘见阳就看到了她的手腕</a>。

    顾轻舟的手腕</a>上,有一串钻石手链,那是刘见阳特意送给康暖的,他表情一怔。

    他也没多看。

    顾轻舟和蔡长亭喝了片刻的茶,就去了债券所。

    他们逗留了一个多小时。

    顾轻舟离开的时候,发现有人跟踪他,正是刘见阳。

    “那个男的跟踪我们,可要处理掉他?”蔡长亭询问顾轻舟。

    顾轻舟道:“不用了,继续走吧。”

    蔡长亭这才明白:“你特意等他来跟踪的?他是谁?”

    顾轻舟简单把刘见阳的身份,告诉了蔡长亭,又说他性格诡异,要当心。

    他们去了一家咖啡店。

    一进门,就看到康暖正和一个人说话。

    那人瞧见了顾轻舟,表情收敛,露出难以言喻的错愕。

    顾轻舟也惊讶。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a>”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