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817章 偷窃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817章 偷窃

    顾轻舟知晓蔡长亭遇到了难题。

    平野四郎那样气急败坏,就说明了这一切。

    他需要顾轻舟。

    “用什么条件换?”顾轻舟问。她也是说日语。

    每次她说日语的时候,声音都格外的轻柔,因为她怕说重了,就失去了咬字的精准。

    越是没把握的事,越是要含混过去。

    蔡长亭就觉得,说日语的顾轻舟竟像是换了一个人。

    “你想要什么?”

    “名单。”顾轻舟改用zhongwen,她的zhongwen更加流畅,“我想知道谁是保皇党。”

    蔡长亭沉吟。

    他一边沉默,一边发动了汽车。

    身后两个孩子还在嘀嘀咕咕,似乎说什么悄悄话。

    蔡长亭犹豫了下,道:“我可以告诉你,谁不是保皇党。你说一个名字,我说一句实话。”

    顾轻舟觉得,这个交易非常划算。

    “如果是呢?”顾轻舟问,“如果我猜对了,你如何回答我?”

    “我不回答。”蔡长亭道。

    顾轻舟思索了一瞬,道:“你要我怎么做?”

    “我要你和二宝一起帮我。”蔡长亭道,“下车再说。”

    “危险么?”顾轻舟问。

    “不,一点危险也没有。”蔡长亭道。

    顾轻舟道:“那好,成交。”

    蔡长亭轻轻一笑,笑容格外的绚丽,似乎能点燃漆黑的夜空。

    他的笑容,似乎很少含有杂质,总是那般轻快明媚。

    顾轻舟沉默坐着,没有言语。

    车子很快到了康家。

    到了康家的大门口,顾轻舟和蔡长亭先下了汽车。

    蔡长亭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顾轻舟闻言颔首。

    她都听明白了。

    顾轻舟走过来,打开了车门,让两个孩子下了汽车。

    “二宝,去我家里玩。”康晗不肯放手,一直拉着二宝。

    二宝却问顾轻舟:“师姐......”

    “去吧,去玩一下无妨的。”顾轻舟道。

    康晗的继母已经到了大门口,迎接他们。

    到了康家门口,自然要进去坐坐的,康三太太再三邀请。

    蔡长亭就给顾轻舟做了个眼色。

    顾轻舟会意,同意了康三太太的邀请,笑着道:“那我们打扰了。”

    到了康三太太那边,佣人端了茶,蔡长亭笑问:“三太太,洗手间在哪边?”

    “我屋子里就有。”三太太道。

    “不不,我出去找找。”蔡长亭笑道。

    他一个外人,自然不会用三房私人的洗手间,这是基本的礼貌。

    三太太就说:“后院有客用的,我让人带您过去。”

    蔡长亭道谢。

    他站起身时,顾轻舟问二宝:“你要不要也去?”

    二宝被问到了,想了下道:“我也要撒尿。”

    蔡长亭笑了笑:“那你跟我一起去......”

    他们俩出门,顾轻舟就跟康三太太聊起了二宝的眼睛。

    二宝的眼睛已经好了,却没有办法复明,这让顾轻舟很担忧。

    “贵府的姑奶奶和姑爷,见多识广,不知能否看看二宝,推荐一位名医。”顾轻舟道。

    康三太太道:“他们俩的确是认识很多人。这样吧,我叫人去问问。”

    顾轻舟道谢。

    佣人去问了,结果康家的姑爷和姑奶奶亲自过来。

    他们都知道,顾轻舟是康晗的恩人,老太爷很器重顾轻舟,故而他们亲自前来,是给顾轻舟的面子。

    说到眼疾,康家的姑爷侃侃而谈,颇有心得。

    他推荐了很多名医给顾轻舟。

    不仅有zhong医,也有西医,甚至还有游方的和尚道士。

    “......下次有空,我可以带令弟去看看医生。”康家的姑爷道。

    顾轻舟道:“他今天也来了......”

    “人呢?”姑奶奶问。

    “去了洗手间,应该回来了吧?”顾轻舟疑惑。

    三太太也觉得,他们去了快二十分钟了。

    她又喊了佣人,让佣人去找。

    果然,佣人去了趟厕所把蔡长亭和二宝都找了回来。

    看到蔡长亭,康家的姑爷和姑奶奶都露出惊艳之色。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蔡长亭笑道。

    康三太太说没事。

    大家一起闲聊,康家姑爷得知顾轻舟是zhong医,她都没有治好二宝,故而推荐了两名道士给二宝。

    “这是我的名帖,你拿着去拜访道长,他们会见你们的。”康家的姑爷道。

    顾轻舟再三道谢。

    夜更深了,顾轻舟和蔡长亭带着二宝回去了。

    一上车,顾轻舟就问蔡长亭:“如何?”

    “很顺利。”蔡长亭道,“多谢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顺利拿到东西。”

    “你偷了康家的东西?”

    “不是,是我的人落在康家的,若是不处理,康家会发现的。”蔡长亭道。

    顾轻舟嗯了声。

    蔡长亭若是敢偷康家的宝贝,那么顾轻舟去跟康家说一声,康家也饶不了他,他没必要犯险。

    “你们在打康家的主意,是么?”顾轻舟问。

    康家是太原府的财团。

    南边的军阀,多半都有财团的支持,要不然何以维持庞大的军费开销?

    康家素来是支持叶督军的。

    蔡长亭和平野四郎却在打康家的主意,可见他们跟叶督军已经不是一条心了。

    “是。”这次,蔡长亭很坦诚。

    他如实相告。

    “......怎么打主意的?”顾轻舟又问。

    她没指望蔡长亭告诉她的,不成想蔡长亭却说了。

    他道:“我们的人早已打入了康家财团内部,只可惜最核心的骨干被揪了出来。他有一份密报,放在怀表里的。

    那份密报,可以让我们知晓康家的软肋,从而更好拿捏他们,可惜他被抓的时候,怀表被他偷偷扔了出去,我们还没有得到。

    正是因为这个人的败露,以及秘密还没有拿到,所以平野将军很生气。”

    顾轻舟略微思忖。

    她觉得这席话是真的。

    “......那个探子被抓,是康家姑爷和姑奶奶把他叫到了他们院子里吃饭,摆了鸿门宴,所以东西还在他们那边。

    他们并不知晓这个怀表的存在,故而一直也没有搜查。耽误越久,越容易被打扫的佣人发现。”蔡长亭又道。

    顾轻舟想了下,倏然醍醐灌顶般,问蔡长亭:“今天康晗的拜访,也跟你有关系?你在问我的同时,早已做了准备,是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