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815章 锋芒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815章 锋芒

    顾轻舟听到叶妩这番话,也是挺诧异的。

    她想到了火车上的那件事。

    自己对付金千鸿的手段,被叶督军看上了。

    “你父亲不是喜欢我,而是想要跟平野夫人结盟,你别担心。”顾轻舟如实告诉叶妩。

    同时,她也认为,叶督军那席话是真的,他想找个和叶妩合得来的妻子。

    他再婚的目的很简单。

    假如选个叶妩满意的人,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正好叶妩推崇顾轻舟,两件事的推动之下,叶督军说了那番话。

    “跟平野夫人结盟?”叶妩不解,“跟她能结什么盟?”

    顾轻舟一直想把这件事告诉叶妩。

    今天是个契机。

    故而,她如实相告。

    她说,平野夫人曾经是清廷的皇后,在史册上她是去世了的,却摇身一变,成了日本军官的夫人。

    顾轻舟和阿蘅,都是没有记录在册的嫡出公主。

    叶妩震惊。

    “你......你......”她错愕看着顾轻舟,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们......”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顾轻舟颔首,让她小声一点,被弄出了大动静。

    “你现在知道,为何你父亲会说出想跟我结婚的话吧?”顾轻舟道。

    叶妩这下子明白了。

    同时,她也放心了。

    她还以为,顾轻舟只是普通继女,却得到了她父亲叶督军的青睐</a>,这件事不太容易解决。

    如今看来,真的是她多心了,她父亲的确没看上顾轻舟。

    叶妩真害怕她父亲毁了顾轻舟的幸福。

    “......原来</a>是这样,我还以为父亲真的只是聘请老同学做教官呢,我太傻了。”叶妩感叹道。

    顾轻舟说:“你不是傻,你是还小。你年纪小,所以你父亲什么话也不敢告诉你。”

    叶妩颔首。

    她想了下,心zhong一暖:“老师,您为何会告诉我?”

    “我更了解你。”顾轻舟道,“女人和女人之间,心意更加相通。我知晓你的程府,也知晓你长大了。”

    叶妩心zhong暖融融的,似乎有什么情绪在缓缓流淌。

    原来</a>,她也需要被肯定。

    “阿妩,多谢你维护我。”顾轻舟又道,“若是我嫁给你父亲,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我觉得你应该会更高兴。

    你没有考虑自己,却先想到了我。有你这个学生,算是我人生最成功的一部分,你就像我的孩子。”

    叶妩被她说得又暖又酸,差点掉下眼泪来。

    她道:“老师,您不管遇到何事,也会先考虑我的。”

    顾轻舟握紧了她的手。

    她能有这样的肯定,意味着她彻底信任顾轻舟。

    顾轻舟很欣慰。

    叶妩是顾轻舟新生的日子里,最明亮的灯。

    同时,叶妩也跟顾轻舟说了她的约定。

    她和她父亲争取了一年的时间。

    “老师,我挺迷茫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想尝试,至少知道自己的前途。康昱要去留学了,我突然就觉得,人不应该浑浑噩噩。”叶妩道。

    顾轻舟抹了下她的头发。

    她还是坚持认为,这条路应该叶妩自己走,顾轻舟越俎代庖,那是拔苗助长,对叶妩没什么好处。

    她在这件事上,始终不发表言论。

    叶妩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心么?她当然知道,若是不知道,她就不会争取那一年的时间。

    她知道却又不肯说,顾轻舟自然不会自作聪明去戳破她。

    两个人说着话,就见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走进来。

    “老师,蔡长亭来了。”叶妩低声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回眸。

    叶妩很不喜欢蔡长亭。

    蔡长亭非常的漂亮,他那仙人般的谲滟容貌,的确可以让无数人心动,可叶妩对他总有种提防感。

    “三小姐也在?”蔡长亭和叶妩打招呼。

    “蔡先生,您好。”叶妩微笑。

    蔡长亭也笑了下,然后跟叶妩寒暄了几句,问她期末考试成绩如何等。

    寒暄完毕,蔡长亭问顾轻舟:“下午的课,你不打算上了?”

    顾轻舟笑道:“今天能请个假吗?”

    “不能。”蔡长亭笑容绚烂,似乎说了句甜言蜜语。

    顾轻舟就对叶妩道:“阿妩,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晚饭之后去找你。”

    叶妩知道顾轻舟在学习日语,当即颔首,自己先回去了。

    顾轻舟跟着蔡长亭,开始了下午的课程。

    刚坐下,平野四郎就来了。

    他是脚步匆匆走进来的。

    一进来,他就厉声冲蔡长亭咆哮。

    蔡长亭站起身,脸色微变。

    顾轻舟努力想要听懂,反而平野四郎的声音很快,语气又急促,顾轻舟半晌只是听懂了几个词。

    蔡长亭辩解。

    他说了几句,平野四郎更加恼火了,抬手就要扇蔡长亭。

    蔡长亭稳稳接住了他的手。

    顾轻舟瞧见这一幕,略感惊讶。

    她既没想到蔡长亭能接得住平野四郎,也没想到蔡长亭敢这么做。

    “......三天之内,会给您找到的。”顾轻舟隐约听懂了蔡长亭说这么一句。

    找到?

    是丢了什么?

    平野四郎被蔡长亭捏住了手腕</a>,竟是动弹不得。

    他用了全力扯了两下,没扯动。

    而蔡长亭,脸色丝毫不变,不似平野四郎那般用力。

    顾轻舟看了眼他。

    平野四郎最后好像是同意了,可以强调“三天”,然后就离开了。

    顾轻舟问蔡长亭:“怎么了?”

    蔡长亭揉了下自己的掌心,顾轻舟瞧见他掌心已经通红了,可见他也用了很大的力气。

    他轻轻疏散掌心,然后道:“没什么大事,跟你不相干的。”

    又问顾轻舟,“方才他的话,你听懂了吗?”

    顾轻舟如实道:“听懂了你的,然后说三天什么的。”

    “嗯,这样也算有点成效。”蔡长亭道。

    他要求顾轻舟继续学习。

    顾轻舟却道:“不会耽误你的时间么?”

    “不会的。”蔡长亭说。

    接下来一个小时的功课,蔡长亭有条不紊,一点点讲述完毕。

    授课结束了,顾轻舟起身准备告辞,蔡长亭却突然喊住了她:“轻舟,你的那个师弟,他最近如何了?”

    “二宝么?”顾轻舟问。

    “嗯,就是二宝。”

    “他眼睛还没有好。”顾轻舟道。

    蔡长亭走上前几步,声音压低了几分:“我听闻他力大无穷,真的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