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812章 奢侈的事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812章 奢侈的事

    还想找他吗?

    叶妩抬眸,一双似琉璃的澄澈眸子里,流淌着几分沉痛。

    她摇了摇头。

    “老师,我不想找了。”叶妩道,“我错了。”

    顾轻舟扶住了她的肩膀:“傻孩子,这种事岂有对错?心zhong是如何想的,就如何去做......”

    “不不,我真的不想找了。”叶妩道,“老师,我们......能不能不要再谈这件事?”

    她说话的时候,唇色逐渐泛白。

    蔓延在她心zhong的,不仅是沉痛,还有无边的惊恐。

    顾轻舟道:“好,不说话。”

    任何事都不能急于求成。

    看着叶妩,顾轻舟又问她:“晚上要不要我陪你睡?”

    “不了老师,已经很晚了,您回去吧。”叶妩道。

    顾轻舟摸了下她的头发。

    告辞之后,顾轻舟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官邸,却发现司行霈居然还没有走。

    简单胆大包天。

    顾轻舟复又关门。

    “什么时候走?”顾轻舟悄声问,“今晚不走了?”

    “不走了。”司行霈悠闲自得。

    顾轻舟笑了起来。

    “你随意,我不在乎的。”她道。

    司行霈斜睨她,居然如此大度?这倒是没想到的。

    他坐了起来。

    想要抱顾轻舟,顾轻舟推开了他:“我要去洗澡了。”

    “我帮你洗。”司行霈道。

    顾轻舟啼笑皆非:“别胡闹了,这是什么地方?”

    司行霈不解:“我哪里胡闹了?我以前没有帮你洗过澡?”

    顾轻舟无言以对。

    这种的话,对顾轻舟来说没什么意义的。

    她自己去洗了澡。

    洗完澡,她开了灯,在灯下看书,温习功课。

    司行霈躺在她床上,一开始看她,后来实在太过于疲倦,他进入了梦乡。

    顾轻舟抬眸间,就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心zhong发暖。

    她的丈夫在她身边睡熟了,竟是如此的温馨。

    司行霈又好些日子没有安心睡觉了,他总是保持着他的警惕,顾轻舟没有上前去打扰他。

    他的下颌曲线非常优美,肤质幽深,异样的俊美。

    她微微笑了笑。

    心思重新进入了学习里。

    顾轻舟温习了一个小时的功课,把今天学的全部放入脑海里,这才上床去睡觉。

    她躺倒了司行霈怀里。

    司行霈醒了,看到了她,没有动。他亲吻了她的青丝,低喃:“轻舟......”

    “嗯?”

    “睡吧。”他道,声音似羽翼滑过心湖,轻盈柔软。

    顾轻舟阖眼。

    司行霈重新进入梦乡,只是搂紧了她的腰。

    顾轻舟还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清冽气息,心旷神怡,久久无法入睡。

    她既然睡不着,就像个守卫,替司行霈护航,留意外头的动静。

    这么一愣神,就到了凌晨三点。

    顾轻舟推醒司行霈。

    司行霈惊醒。

    他醒过来时,看到了自己怀里的女人,闻到了她身上熟悉的清香,情绪放松了,道:“轻舟,你又顽皮了,让我再睡一会儿。”

    “司大少帅,这不是您的公寓,这是平野四郎的府邸,是不是睡糊涂了?”顾轻舟轻柔抚摸了下他的面颊。

    司行霈的脑子,也才转到这里。

    他感叹道:“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顾轻舟心zhong一涩:“将来我们都闲下来,每天睡到日晒三竿。”

    “好,一言为定。”司行霈道。

    顾轻舟嗯了声。

    “等日晒三竿,我起来给你做早午饭。”司行霈道。

    “什么是早午饭?”

    “就是早饭、午饭一起的。”司行霈道。

    顾轻舟笑起来。

    “就知道吃?”她调侃他。

    司行霈一个翻身,将她压住。

    顾轻舟又大惊:“司行霈!”

    司行霈俯身,在她唇上轻啄:“下次再拾掇你。”

    他下床了。

    顾轻舟也站起来。

    司行霈贴着后窗,查探了五分钟的动静,确定没有异常,才对顾轻舟道:“我走了。”

    顾轻舟走过去,抱了他。

    司行霈也搂了她的肩膀,然后亲吻了她的青丝,低声道:“争取今年处理完所有事,和你去苏州置办老宅,过隐居的日子.....”

    “好。”顾轻舟微微阖眼。

    她放开了司行霈。

    司行霈翻窗而去,消失在茫茫夜色zhong,很快就没了踪迹。

    顾轻舟也侧耳静听。

    没有动静。

    没人发现他。

    她心zhong安稳,这才回到了自己床上,进入了梦乡。

    翌日,她就睡迟了。

    她十点半才到蔡长亭那边。

    蔡长亭面无表情。

    平素的他,脸上总是带着几分温和,哪怕是生气,亦有如沐春风的谲滟。今天却是阴沉的,似天际的层云,厚厚压下来,随时要伴随雷雨。

    顾轻舟解释:“昨天的功课才吃力了,今天才起晚,很抱歉。”

    “坐下。”蔡长亭冷淡,那俊颜上凝聚了一层冰霜,亦是个冰雕的美人儿。

    顾轻舟坐到了她的位置上。

    “先温习昨天的。”蔡长亭道。

    顾轻舟道是。

    昨天学的,她能一个词不落背出来,记得很牢靠。

    然而,这些并没有让蔡长亭的脸色好转,他依旧沉着脸。

    上午的功课,他一直不肯休息,顾轻舟跟着他,需得牢记那些知识,不知不觉出了一身的汗,而且气色发白。

    这堂课,从十点半上到了下午六点半,房间里的光线暗淡了下来。

    “要休息吗?”顾轻舟小心翼翼问。

    蔡长亭嗯了声:“放学吧。”

    他收拾课本的时候,背过脸不看顾轻舟,也没有多余的言语,似乎是公事公办,不再告诉她明天要做什么,要温习什么等。

    顾轻舟也没有问。

    她现在只想回去洗个澡、吃点东西,把这浑身的疲倦都释放出去。

    “老师,再见。”她用日语道。

    蔡长亭好似没听到,转身回到了里卧。

    顾轻舟觉得这是气炸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一般叶妩放学,顾轻舟都要陪她温习功课的,如今是</a>不成了。

    顾轻舟给她打了个电话。

    “今天怎样?”顾轻舟问她。

    叶妩道:“挺好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嘛,还在看书呢。老师,您要不要过来?”

    顾轻舟道:“我不行了,今天太累了。”

    她沉沉进入梦乡。

    在梦里,她又听到了风铃的声音,一下下想着。

    似乎是蔡长亭挂在她屋檐下那一串。

    顾轻舟半梦半醒间,迷糊想着:“是不是起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