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99章自作自受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99章 自作自受

    顾轻舟忍俊不禁。

    效忠?

    她微微抿了抿唇,还是掩饰不住笑意,那浓郁的笑就从眼角眉梢倾泻,她明目皎皎,宛如冰魄。

    她不是嘲笑,而是觉得再可恶的人,也有略微可爱的一面,就像程渝。

    这个瞬间,她是不讨厌程渝的。

    叶妩轻轻搡了下顾轻舟的胳膊。

    顾轻舟清清嗓子,神色如常,那点略有略无的笑意已然敛去,她道:“不必了。我见惯了人情冷暖,任何的忠诚都不足以取信于我。”

    程渝咬住了唇。

    “......况且,我觉得你赖上我的可能性更大,而不是什么效忠。”顾轻舟又道。

    程渝讪然。

    顾轻舟救了她的命,甚至可以为她保命和排忧解难。跟着她,更加稳妥安全。

    一方面是太感激顾轻舟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的确想跟顾轻舟做盟友,借助她的能耐,实现她的理想。

    顾轻舟让她先走,她却不肯动。

    “我不想回去。”程渝对顾轻舟道,“我就住在这里可以吗?我可以睡上铺。”

    夜深了,火车重新发动,微风拂过车厢,有点淡淡的暖薰。

    顾轻舟看了眼叶妩。

    叶妩不置可否。

    “你是何时知晓金千鸿的阴谋?”程渝自顾自坐到了顾轻舟的床铺上,问顾轻舟。

    顾轻舟道:“就是上车的时候,在厕所门口遇到了你。”

    当时的火药,提醒了顾轻舟。

    顾轻舟一直觉得,金千鸿不是个简单人物,毕竟金太太那样的女人,岂能驯养出等闲之辈的女儿?

    学校门口的那场戏,太简单了,怎么都有点儿戏。

    上车之后,顾轻舟才惊觉,是她大意了。学校门口泼水的戏码,全是为了火车上刺杀铺垫的。

    当时金千鸿躲在汽车里,只有程渝和叶妩起了冲突。事后,金千鸿可以全身而退。

    顾轻舟分析给程渝听。

    程渝目瞪口呆。

    细微的末节,就能推演出一个阴谋,这等是多强的心算?

    她震惊得无以复加,故而有点语无伦次:“你这样厉害的人,为什么会弄到那么一败涂地,狼狈收场?”

    “程小姐!”叶妩立马提醒她。这番说辞,颇有揭伤疤的意味。

    程渝也自知失言,尴尬极了。

    她想起曾经的程家百万军马,一方显贵。她对司行霈一往情深,结果司行霈为了拒绝她,直接打了她一枪。

    拒绝了极好的联盟,拒绝了一个美人的爱慕,只因他心中挂念着顾轻舟。

    程渝突然就明白了司行霈。

    顾轻舟这等人物,也的确值得司行霈那般深情。

    程渝轻轻叹了口气。

    她捂住脸,半晌没有动。

    “是司行霈,这是司行霈招来的。”她喃喃道。

    顾轻舟正色看着她:“是你先招惹司行霈的。所以呢,这不是司行霈的错,归根结底是你自己的孽果。”

    程渝头埋得更低了,腰全部佝偻下去。

    在这个瞬间,程渝觉得庆幸:还好那时候司行霈打了她一枪,断了他们结婚的可能性,否则她早已被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弄得身败名裂。

    连顾轻舟这等智谋,都落得死遁收场,可见做司行霈的太太有多难了。

    “......好困,先睡吧。”叶妩开口道。

    忙碌了这么一通,叶妩是疲倦极了。

    “你先睡吧。”顾轻舟道。

    叶妩喝了半杯水,拉过被子,只不过两分钟,她就进入了梦,睡得很安稳。

    顾轻舟睡不着。

    可能是困意过去了,她现在精神还不错;和她相差无几的,还有程渝。

    顾轻舟起身,发现车厢外已经站满了守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很安全。

    她冲程渝招招手。

    程渝出来。

    她们俩立在车厢门口,依靠着过道对面的车窗聊天。

    风撩起她们的头发,青丝在夜风中缱绻;远处的原野,漆黑一片,笼罩在茫茫夜色中。

    顾轻舟问程渝:“你说效忠于我,我姑且当你是真心的。我有件事想知道。”

    “你说。”程渝站直了身姿。

    顾轻舟道:“你突然从香港北上,总有个缘故吧?你来没过多久,我就出事了,也没顾上去打听。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你丈夫,的确是拿你当家伎吗?”

    程渝脸色黯淡了下去。

    她非常伤感。

    她跟她丈夫奥尔曼的感情一直不错,可以说,那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爱极了她这个东方佳丽。

    “没有,我是故意说得很惨,想利用司行霈。”程渝道。

    关于往事,程渝也徐徐道来。

    她哥哥程艋被追杀,他投靠了父亲的旧部,结果被出卖,差点惨死。是那人的女儿牺牲了自己,救了程艋。

    从那之后,程艋谁也不敢相信。

    家园被夺了,母亲和幼弟下落不明,程艋又不敢相信任何人,唯独想到了司行霈。

    他们也怕司行霈出卖他们,哪怕不出卖,司行霈也不会帮他们的,于是程渝想要催眠司行霈。

    正好顾轻舟去世,程渝就利用了司行霈的感情。

    他们之前的计划,并不是用感情的。

    “......我把自己说得很惨,只是为了得到司行霈的同情,让他放松警惕,好对他下手。”程渝道。

    “那你丈夫......”

    “你说奥尔曼督察?”程渝眼底,充满了浓郁的痛色。

    她和奥尔曼的事,并非奥尔曼一个人的错。

    程渝时常反思,觉得最错的人,可能是她自己。

    “外界的谣言,什么我们偷窃公款,甚至我自己说奥尔曼养我为家伎,都是假的。”程渝道。

    “那什么是真的?”顾轻舟问。

    程渝望着远远的黑夜。

    她深吸几口气。

    “有烟吗?”她回眸,一双眼睛黢黑,泛出一点迷茫的光,在灯火暗淡的走廊上,格外忧郁。

    她说,“没有烟,我说不下去。”

    顾轻舟就冲副官招招手。

    她让副官去拿一盒香烟跟火柴过来。

    副官自己不抽烟,故而去了旁处拿,两分钟后折回来。

    顾轻舟递给了程渝。

    程渝抽出两根,给顾轻舟一根。

    顾轻舟捏在手里,道:“我不抽烟,抽烟不好。”

    程渝自顾自点燃了火柴。

    她纤细嫩白的手指,将火柴小小光芒拢起来,那光透过她的手指,她的手指就宛如白玉般,晶莹剔透。

    轻烟袅袅中,程渝说起了她和奥尔曼的恩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