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94章 一针管的血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94章 一针管的血

    顾轻舟神态警惕,侧耳倾听外头的动静。

    然后,她对副官们道:“再去抱三床被褥过来。”

    副官微讶。

    六月</a>的天,哪怕火车跑起来也是温暖的,夜里更不会凉。

    副官看了眼车厢,床铺上已经有了被褥。

    虽然诧异,副官收回了视线,不敢怠慢,还是去拿了三床被褥过来。

    被褥拿过来,顾轻舟堆放在叶妩的床铺上。

    “老师,还要什么?”叶妩问。

    “剪刀和针线。”顾轻舟道。

    叶妩笑了笑:“这个容易,我带了”

    女孩子出门,不怕其他的,就怕衣裳勾了脱线。

    缝缝补补的,顾轻舟是不会带的,可叶妩很喜欢,她总是随身携带着。

    “那太好了,都不需要去借。”顾轻舟道。

    顾轻舟想了想,把被褥都铺在她们俩的床上。

    分别铺开,一般人都不会留心到床铺变厚了。哪怕看得出来,也只当她们娇气,睡不惯火车上的硬床。

    弄好了,剪刀和针线也有了着落,如今就只缺一样东西了。

    “不急,等晚上所有人睡着了,我们再动手。”顾轻舟笑道。

    叶妩颔首。

    明明很危急,叶妩却感受到了一些好玩的刺激。

    所有人井然有序登上了火车。

    一个小时后,火车从太原府出发,一路途经九个站点,遇站不停,直接到终点。

    列车员摇铃,通知众人,餐厅和舞厅已开了,督军请众人前去用餐,这是第一顿,督军亲自宴请众人。

    顾轻舟整了整衣襟,对叶妩道:“走吧,我有点饿了。”

    火车上的午餐,极其丰盛,餐厅是一整节车厢,摆满了桌椅,几乎看不到头。

    车很稳,除了水杯略微摇晃,会让人错觉这是在高级餐厅。

    四个人一席。

    当然,也有缺的。

    顾轻舟跟叶妩、叶姗姊妹俩坐了一席,她们隔壁桌子上,就是金家的人。

    金千鸿巧笑嫣然。

    程渝坐在金千鸿对面,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不怎么搭理人。

    “阿渝,你袖子上有灰。”金千鸿突然对程渝道。

    程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袖底。

    果然有些黑色的。

    她用力搓了搓,没搓掉。

    金千鸿拿出巾帕,沾了点水递给她:“擦擦。”

    程渝勉强一笑,接过来擦拭,低垂着眉眼,不怎么看其他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叶妩,恰如其时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

    顾轻舟心中明了,眨眨眼,不动声色。

    她们俩没言语,却听到金千鸿继续道:“这是这是火药吗?”

    她的声音不高,四周的人却全听到了,包括顾轻舟这桌。

    “我看看,你这是碰到了枪吧?”金千鸿笑道,“我们家是做军火的,我对火药比较敏感。”

    程渝倏然尴尬。

    四周的人都看过来。

    只不过,军政府的火车,到处都是扛枪的副官,沾了点火药也没什么的。

    “我去换身衣裳吧。”程渝道。

    叶妩给顾轻舟投去一个赞叹的目光。

    她的老师,果然料事如神了。

    午饭也挺热闹的,叶督军亲自递了祝酒词。

    午饭之后,大家去了餐厅。

    餐厅隔壁,竟是一个小型的电影投放厅。

    电影投放厅的后面,就是西式的酒水厅。

    顾轻舟和叶妩去了酒水厅坐下,两个人不时低语。

    司行霈和金家的少爷们也进来了。

    看到了顾轻舟,司行霈的眸光时不时往这边传递。

    顾轻舟不看他。

    她和叶妩到处逛逛,又跟不同的人打了招呼。

    车子上有叶妩的好朋友康暖。

    只是,那位康七少没来。

    叶妩觉得也合乎常理:康七少说了以后不再来往,叶家的火车,他自然不想赶热闹了。

    “老师,要不要回去?”叶妩不时看手表。

    顾轻舟道:“没事,你自然点,该聊天就聊天。”

    叶妩不再说什么。

    中途,有列车员经过,递给顾轻舟一杯水,水杯底下有一张纸。

    顾轻舟借助打哈欠,看到了纸条上的字。

    “我去趟洗手间。”她对叶妩和康暖道。

    到了洗手间门口,顾轻舟略微咳了声,然后才推开了门。

    她一进去,就被一双大手紧紧抱住。

    司行霈俯身就要亲她。

    顾轻舟嫌弃极了:“别别,这是厕所,味道难闻。”

    司行霈仍是吻住了她。

    这个吻短促却不失激烈。

    他想起之前在月台上,自己很想捏捏她的鼻子,故而抬起手。

    顾轻舟茫然看着他:“干嘛?”

    “想你了。”他坦诚道。

    顾轻舟心中发暖,暖暖中也沁出几缕甜蜜,嘴上却是不吃亏:“不正经!”

    厕所里的味道不好闻,顾轻舟速战速决,说了自己窥见的阴谋,以及她的要求。

    她对司行霈道:“给我一点血,一针管就行了,车上有医生,你想办法弄到针管。”

    司行霈原先没觉得如何, 后来听了这话,诧异问:“要我的血?”

    “当然,我们不想其他人知道,更不想敌人看出端倪,只得找可靠的人要血。我和叶妩都太瘦弱了,只能找你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捧起她的脸:“好,血债肉偿!”

    顾轻舟咬了咬牙。

    司行霈斜睨她:“回去之后,你找地方,你来安排,报答我。这个交易如何?”

    顾轻舟继续咬牙,骂他:“色胚!”

    司行霈好整以暇看着她。

    唯独在这件事上,他能进一步就绝不会退,也从不顺从她的矫情。

    顾轻舟道:“你成天一脑子污水。”

    “那你还嫁给我?”司行霈笑道。

    顾轻舟:“……”

    谈判之后,顾轻舟答应回去补偿他,而司行霈也答应给她一针管的血。

    顾轻舟回到了叶妩那边。

    她们一直玩到了晚上十点,所有人都各自回了车厢,她们俩也回来。

    顾轻舟的枕头底下,有一支针管。

    针管里是满针管的血。

    叶妩看到了,感觉要疼死的,吸了口气,对顾轻舟道:“老师,他对你真好,有求必应。”

    顾轻舟点点头:“司行霈这个人,有一万个优点,也有一万个缺点。”

    叶妩抿唇笑了起来。

    顾轻舟放好了针管,拉过一床被褥给她:“来,帮帮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