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54章顾轻舟的网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54章 顾轻舟的网

    司行霈不想和顾轻舟谈论其他人。

    他对顾轻舟道:“你不了解我跟程渝的关系。”

    顾轻舟撇撇嘴:“什么关系?不就是男女朋友吗?”

    说罢,她打起一个水花,溅了司行霈满身。

    水是温热的,司行霈失笑。

    他捏住了她的后颈,像拎起猫儿似的将她的脑袋后仰,然后就很顺利吻到了她的唇。

    司行霈始终觉得顾轻舟像猫。

    “我在程渝面前,性格是冷酷的。她每次试探我,都没什么结果,故而她不敢深探。我说不带她,这是叶督军府的公务,她没说什么。”司行霈道。

    顾轻舟眯了眯眼睛,问:“他们相信你失忆了?”

    “相信或者不相信,有什么重要的?”司行霈道,“轻舟,你难道不懂吗?政治需要的不是真相。”

    顾轻舟细嚼这话,深以为然。

    司行霈失忆的真假,对程渝来说也许很重要,可对金家或者程家,意义不大。

    真真假假的事太多了,外头的舆论是如何的,这才重要。

    司行霈如今是</a>程渝的未婚夫,这是舆论放下来的消息,这一点对金家很重要,他们可以将司行霈视为程家的盟友。

    至于司行霈是否失忆,是否真心爱程渝,则没什么意义。

    若司行霈失忆了,自然最好;假如他没有,还愿意伪装,说明他也想要这份关系网,这就足够了。

    “司行霈,你太狡猾了。”顾轻舟道。

    她有很多的事想要问他。

    此刻,大概是个不错的计划。

    他们既亲近,心中又平静,最适合聊天了。

    顾轻舟以为,自己会开口问司慕和芳菲的死因,可她始终没有组织好语言,不知从何启齿,故而她问了霍拢静。

    “......有她的消息吗?”顾轻舟问。

    “若是霍拢静没死,那么她和她身边的教头,都曾经是保皇党的密探。他们有很多躲藏的手段和方法。

    霍钺查到,有人在渔见过他们,可后来就毫无踪迹了。海洋那么大,他们到底去了哪里,霍钺也不知道。”司行霈道。

    顾轻舟松了口气,道:“这就是说,阿静没死?”

    “没死。”司行霈道,“这点可以确定。”

    “她跟那个教头走了?”顾轻舟难以置信,“不可能的,阿静最讨厌曾经的生活,她喜欢五哥和颜家,她死也不会放弃现在的安逸的。”

    “所以我跟霍钺说了,他妹子不是被炸糊涂,就是被炸傻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蹙眉。

    她一瞬间心焦了起来。

    假如阿静出事,顾轻舟在她身边的话,也许可以帮她治疗。

    如今,也不知她到底什么情况。

    “除此之外,这两个月,一直没有其他消息?”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摇摇头。

    那个教头和霍拢静都是保皇党的杀手,他们最清楚的就是如何躲避追踪了。

    “司行霈,幸好我没有被保皇党掳走,要不然你也找不到我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轻轻戳了下她的额头:“说点吉利的!”

    顾轻舟笑起来。

    司行霈为她擦拭身子,手就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处,倏然凑在她耳边,贴着她湿漉漉的发,问:“两个月了,轻舟......你没什么动静?”

    提到这个,顾轻舟就有点尴尬。

    她道:“你怕要失望了,我小日子刚刚过去不到五天。”

    “来日方长。”司行霈低声道,“我不失望。我这个人做了太多的缺德事,一辈子断子绝孙也是应该的,你在我身边,就是恩赐了。”

    顾轻舟立马捂住了他的嘴。

    “你再胡说八道!”顾轻舟泄气,“你这个人,一张乌鸦嘴!”

    司行霈笑起来。

    他亲吻了她的唇,道:“轻舟,你比从前更小心了。”

    顾轻舟轻轻拍打了水花。

    司行霈也问她:“这两个月,在太原府找到了什么?”

    顾轻舟道:“你不是看到了吗?”

    “看到了什么?”

    “我找到了一个真心的朋友——叶妩,我信任她,她也信任我。”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千里迢迢来交朋友?”

    “不,这叫根基。”顾轻舟道,“这个根基打稳了,才能一步步行事。”

    这是乳娘曾经告诉过顾轻舟的。

    乳娘说过,让顾轻舟进入岳城,先打下人脉根基,磨刀不误砍柴工。

    想要进攻,后方就要稳固。

    “很对,轻舟最有策略。”司行霈肯定道。

    “我有了这份根基,平野夫人就会知道我的分量。”顾轻舟道,“叶督军也不敢轻举妄动。

    太原府肯定就是保皇党的大本营,只是他们到底藏匿在哪里,有什么样子的势力,我还没有探寻到。”

    司行霈添了一瓢热水。

    他没有说话,听顾轻舟絮絮叨叨说完。

    顾轻舟又道:“我发现,平野夫人到了太原府之后,和几户人家有过接触:叶督军府、做生意的王家,金融巨贾康家、军火金家。”

    “全是太原府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司行霈道,“太原扼南北交通,扎根此地的人家,都是手握两地权势,他们不能得罪。”

    太原自古就是重镇,因为它的地理位置。

    “对。”顾轻舟道,“保皇党也许就是他们其中一家,也许他们全是。”

    司行霈立马嗅出了危险。

    他沉默了一瞬。

    顾轻舟道:“司行霈,你什么时候回平城?你也看到了,我在这里如今很安稳,你可以回去,等我的消息。”

    司行霈道:“我这次来太原府,就是要找回我的妻子。你的事情没有做完,我就不会走。”

    顾轻舟错愕:“那平城怎么办?”

    “就算是一个大家族的总管事,也不需要天天坐镇。若这点安排的能力也没有,你丈夫到死也只是个小军阀了。”司行霈道,“你放心,我消息灵通,而且有飞机。平城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一旦有了危机,我半天就能赶回去。”

    他又感叹,“飞机真是最伟大的发明。”

    顾轻舟失笑。

    笑罢,她又不笑了:“司行霈,你的飞机是偷了程家的。”

    “我知道。”

    “所以,你这次来,也是想帮程家找到程夫人和三少爷,甚至帮他们夺回云南?”顾轻舟问。

    司行霈点点头:“轻舟,这世上只有你最了解我。”

    他亏欠了程家一个极大的人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