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31章 顾轻舟的靠山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31章 顾轻舟的靠山

    叶督军起身离开。

    顾轻舟眼帘微动,那黑色宝石般的眸子,就透出一点清澈的光。

    叶妩在旁边道:“我父亲有话想要问你。”

    父亲的意思,她一清二楚。

    然而,她看得出自己老师并不想多谈,故而她为老师阻拦了。

    “多谢你维护我。”顾轻舟道。

    她又笑了笑。

    这笑容有点摸不着头脑,叶妩不解:“怎么了?”

    “没想到第一个信任我的人,居然是你。”顾轻舟道。

    叶妩啊了声。

    她想要做出茫然的表情,可顾轻舟的眸光滢滢落在她身上时,她突然感觉自己早已被人看穿了。

    叶妩的性格,顾轻舟摸透了。

    最难了解的人,和顾轻舟的性格最像,所以她最先攻破了。

    “我......”叶妩声音微低,笑容也变得深邃起来,“我想把钢琴学好,仅此而已。”

    她不是把顾轻舟当朋友。

    信任她、维护她,只因自己的钢琴实在拙劣,而其他家庭教师的教学总是不对路子,只有顾轻舟的教学让她能最快领悟。

    这很难得。

    至少在自己学会钢琴之前,叶妩会护着这个人。

    “老师,你觉得我父亲想要问什么?”叶妩有点好奇。

    顾轻舟笑道:“你若是想要知道,就去问问看......”

    “我觉得你有秘密。”叶妩道。

    她声音软软的,哪怕是这样的猜疑,她也用一种柔软温情的腔调,不引起任何人的不适。

    顾轻舟看到她,总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叶妩擅长的伪装,就是顾轻舟曾经成功的秘诀。

    “谁没有呢?”顾轻舟道。

    “不,有的人有大秘密,有的人有小秘密。”叶妩道,“老师,你是有大秘密的人。”

    顾轻舟微笑。

    她们俩继续练琴。

    晚夕,叶督军请所有人一起吃饭,包括平野四郎全家。

    顾轻舟算平野四郎家的。

    平野四郎是关东军的参将,跟叶督军是同班同学,当初很照顾叶督军。

    这次,是叶督军请了他来山西,帮忙训练叶督军新置办的炮兵连,聘请时间是一年整。

    介于同学关系,平野四郎同意了。

    他的妻子是zhong国人,故而他就带着妻子和继女们住到了太原府,房子就在军政府隔壁,有一扇小门通往军政府。

    顾轻舟是平野四郎的继女之一。

    来到太原两个月,顾轻舟表现得很平淡,她似乎心情不佳,故而成天教叶三小姐弹琴和英wen。

    “......你们怎么不出去玩?”阿蘅问顾轻舟和叶家的孩子们。

    叶督军纳妾的时间不长,故而没有庶子女,只有二小姐和三小姐待字闺zhong。

    阿蘅口zhong的你们,指叶家两位小姐,也包括顾轻舟。

    “有什么好玩的?太原府是我们家,我们都玩腻了。”叶二小姐道。

    叶二小姐性格倨傲,说话也刻薄,非常不好相处。

    阿蘅跟她不和睦。

    “今天是端阳节嘛。”阿蘅笑了笑,可眼底的不悦遮掩不住。

    顾轻舟沉默喝汤。

    她很少说话,外人当她天性羞赧沉默,阿蘅和蔡长亭当她是伤心欲绝,毕竟那么惨的退场,最终一无所有。

    一般人都不会跟她说话的。

    阿蘅和叶家二小姐叶姗你一言我一语,明枪暗箭,把晚膳的气氛弄得很僵。

    饭后,上了茶水,顾轻舟就跟叶三小姐先退席了。

    她们俩回屋温习功课。

    到了晚上十点多,所有人都散了,叶妩说肚子饿。

    顾轻舟就跟着她,偷偷去了厨房。

    “你们去歇了吧,我自己来。”叶三小姐道。

    厨娘知道三小姐的脾气,打着哈欠走了。

    叶妩自己下面,顾轻舟在旁边帮她拌浇头,她就问顾轻舟:“你吃得惯西北的饮食吗?”

    “我什么都能习惯。”顾轻舟笑道。

    叶妩颔首,觉得顾轻舟不矫情,识时务。

    两个人吃宵夜的时候,叶妩对顾轻舟道:“其实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

    叶妩正要说,顾轻舟就猛然回头。

    她看到了叶督军。

    叶督军正站在小餐厅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孩子们。

    叶妩知晓顾轻舟是躲不了了,她父亲的确有话说,故而就道:“父亲,您要不要吃些宵夜?”

    “嗯,吃些无妨。”叶督军道。

    叶妩道:“我再去盛一点。”

    她去了厨房。

    小餐厅只剩下顾轻舟和叶督军。

    叶督军没有开口,气氛却沉默得令人窒息。

    顾轻舟恍若不觉,她慢腾腾吃饭,一口一口将面条送到口zhong。

    她吃面条的动作不够娴熟,每次的动静都很大,一口气吸大半口。

    “我听平野说,你不是在日本长大的。”叶督军终于开口了。

    顾轻舟也停下了筷子。

    她道:“对,我是由下人抚养的,并不是从小跟在我母亲身边。”

    叶督军道:“所以,你知道自己的责任?”

    顾轻舟的手,捏稳了筷子。

    她唇角微动。

    到了太原之后,顾轻舟才知道,其实她根本没有想象zhong那么重要。

    她扬眉,冲叶督军笑了笑,声音轻不可闻:“叶督军,您知道三小姐把钥匙藏在哪里了吗?”

    “什么钥匙?”叶督军一愣。

    旋即,他立马明白了过来。

    他脸色微变。

    这点变化稍纵即逝,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心底很是震撼,同时又对顾轻舟刮目相看。

    “你知道钥匙?”叶督军问顾轻舟,声音肃穆又轻,不想厨房的人听到。

    “我知道很多事。”顾轻舟笑了笑,“所以,您要知道,我可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叶督军眼底的光芒一盛。

    他眼底闪过几分欣赏。

    “也许,你该跟阿妩远些。”叶督军道。

    顾轻舟摇摇头:“你这个女儿,心里有什么顽疾,你很清楚的。我了解她,也许我可以治好她的心病......”

    “你了解她?”

    “这么多年,除了我之外,她跟谁比较亲近?”顾轻舟问叶督军。

    叶督军又是一愣。

    他这时候才明白。

    “你什么都知道!”叶督军恍然大悟,同时也略感玩味,“你一来就找准了靠山。”

    顾轻舟垂了眉眼。

    她微笑,却不回答。

    这个时候,叶妩端了热腾腾的鸡汤面进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