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29章 美梦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29章 美梦

    司行霈的太太头七时,程渝一早就去找他,希望他带着她去骑马。

    副官对程渝道:“程小姐,今天是太太的头七。”

    “你们去烧纸就是了。”程渝顿时不悦。

    司行霈神色冷漠,对程渝既没有过分的热情,也不够冷淡,只是对她的话很听从。

    “我跟太太家庭是合作的,没什么感情。她都去世了,俗礼就没必要计较,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司行霈道。

    司行霈的亲信n,只有少数人知道顾轻舟还活着。

    绝大多数的亲信还以为,师座的半条命没了,师座怎么也要发狂。

    不成想,师座这样心平气和,如今还说出这般绝情的话来。

    就连他那半条命的头七,他都不去了,令人难以置信。

    “师座!”

    “师座,这是太太的头七啊,您怎么能......”

    “师座,纸马都准备妥当了,要不您先抽空去看看?”

    司行霈的脸更加阴沉了。

    “我说了,我今天没空,你们去吧。”司行霈道。

    程渝在旁边说:“我们去看电影,可好?”

    “好。”司行霈道。

    不知情的亲信立马就明白:师座的半条命丢了,师座失心疯了。

    既然如此,他们也不敢狠狠逼迫师座,只得远远的。

    程渝稳定了司行霈之后,时常想要和司行霈亲热,而司行霈对此一律拒绝。

    他表现得不近女色,好似很嫌弃程渝,让程渝没信心;同时,司行霈对他去世的那个太太,更加冷漠,这又让程渝添了信心。

    如此就过了两个月。

    司行霈一切如常,从来不提他去世的爱人,只跟程渝出双入对。

    外头果然没了风声。

    司慕的死因,再也没人会把此事跟顾轻舟联系在一起。司夫人说了很多的话,没起到攻讦的效果,反而落下了“疯癫”的名声。

    司夫人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已经难成大器了。

    司芳菲的死,司行霈至今也没有查出眉目,因为每次查到一个地方,就会卡住。

    而那个地方,就是顾轻舟。

    每次都只能查到凶手是顾轻舟。

    不仅一个方向,而是每个方向。

    在司芳菲刚刚去世的那二十四个小时里,司行霈怀疑过顾轻舟。

    他那时候想,哪怕真的是她又能如何?

    他不介意。

    如果轻舟想要杀了他的亲人,自然有她的理由。哪怕她要杀了他,司行霈都心甘情愿奉上自己的生命。

    对于芳菲,他是个冷漠而变态自私的兄长,他疼爱芳菲,却对芳菲的性命不屑一顾。

    唯有对顾轻舟,他才是个正常的人。

    司芳菲和司慕的死因,暂时搁置。

    五月份的时候,铁路修好了,平城最主要的几条交通干道都修缮完毕。

    同时,司行霈见到了程艋。

    程艋是端阳节到平城的。

    当时,是程渝带着司行霈去城外接了他。

    “阿霈,这是你最好的朋友,不过他需得藏匿在你府上,他需要你的帮助。”程渝道。

    司行霈点点头。

    他把程艋和程渝接回了府上。

    程艋问他妹妹:“阿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很听你的话?”

    “这是西洋的催眠术,你不懂。”程渝得意洋洋,“现在,你再也不用担心他搞鬼了,他什么都听我们的。”

    “妹妹,我们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得赶紧走,否则以后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程艋道。

    程渝却非常舍不得司行霈。

    “我得带着他去。”程渝道。

    程艋说:“我们需要他的势力,却不需要他亲自护送。”

    “可是,我想要他啊。”程渝不甘心道,“他现在非常喜欢我,喜欢到连那个顾轻舟都忘记了。”

    程艋诧异。

    当初在云南的时候,程艋记得司行霈天天穿一件旧毛衣,哪怕是脱下来洗了,也要自己亲自洗,然后坐在树下一整天,等着衣裳晒干。

    那样爱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司行霈怎么会忘记了她?

    “你的这个什么术,真的这样厉害?”程艋诧异道。

    程渝道:“你以为呢?”

    程艋还是不敢相信。

    只不过,程艋现在需要兵力和财力,这样他才能救回自己的母亲,才能劝服他父亲的朋友帮忙,为他们夺回程家。

    “我们可以带着阿霈一起去北平。”程渝道。

    程艋摇摇头:“不,我们要去太原,现在能帮我们的人,在太原府,而不是在北平。”

    程渝不是很理解这话。

    只不过,政治和军事,她原本就不懂的。

    “我带着他去,能称他是我的未婚夫吗?”程渝问。

    程艋道:“这样最好了。有了他的兵力,我们才能站稳脚跟。”

    于是,他们兄妹俩合计着,利用司行霈的飞机,去一趟太原府,为他们谋取新的合作关系。

    程渝把此事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道:“平城走不开。”

    “你得陪我去!”程渝大声道,“你敢不去?你是否不爱我了?”

    司行霈眉头微蹙。

    “你真不爱我了?”程渝追问。

    他这时候才肯定道:“没有。”

    “没有是什么意思?”程渝又问,“说你爱我!”

    司行霈不答。

    “那你到底去不去?”程渝道,“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的事业重要?”

    “我去就是了。”司行霈道。

    他最终答应了。

    程渝大大松了口气。

    司行霈又说:“我需要三天时间准备。等我准备妥当了,我就会跟你去。”

    程渝去找程艋商量。

    程艋也想要看看司行霈的势力,到时候如何去吹牛,甚至想知道司行霈还能否直接深交。

    只可惜,他看不出什么,司行霈好像不太正常。

    都是他妹妹弄的。

    程艋无法,只得暂时忍耐住。

    三天之后,也就是五月初八,司行霈的妻子去世不足两个月,他带着自己的飞机和士兵,飞往太原。

    一路上,他都在阖眼打盹。

    程渝却发现,他的唇角是微翘的。

    “你在高兴什么?”程渝凑过来问。

    司行霈却没有说话,而是换了个姿势,继续阖眼打盹。

    程渝这才发现,原来</a>他只是睡着了,做了个美梦而已。

    “他在梦里原来</a>这样开心,不知道是否梦到了我?”程渝心想。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a>”?

    : ””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