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714章极端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714章 极端

    颜洛水等人都对平城的惨案很疑惑。

    他们想知道内幕。

    顾轻舟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他们。

    说罢,屋子里寂静无声。

    不知是不是顾轻舟的描述太过于惊骇,让他们心神发怔。

    颜洛水深深</a>叹气,只感觉此事棘手。

    “会不会是她自杀,用来陷害你?”颜洛水问,“你想想看,她通过这件事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什么?”颜一源不太懂。

    大家却都是一副了然</a>的样子,只有颜一源没听懂。

    “明白了什么啊?”颜一源追问。

    霍拢静就帮他解释:“司芳菲明白,即使她陷害了轻舟,她也永远得不到她哥哥。她哥哥没有了轻舟,还会有别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不是她。”

    “这是什么意思?”颜一源还是不懂。

    因为颜家一共五个孩子,颜一源既有兄长也有姐姐,他非常明白嫂子或者姐夫进入家庭是什么感觉。

    一开始的话,可能会不适应;慢慢的,就会多一个家人。

    “她喜欢她哥哥,就像女人喜欢男人那样。”霍拢静道,她怕颜一源再次听不懂,故而俯身在他耳边,用他们俩才能听到的话轻声说,“就像我喜欢你那样。”

    颜一源一喜,继而又怔住。

    他细细品位这话的意思,然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搓了搓胳膊,道:“有点恶心!”

    恶心劲儿过去之后,他诧异问顾轻舟:“芳菲姐是这个意思吗?她挺正常的一个人,对我们都还不错啊。”

    “人不可貌相嘛。”颜洛水立马道。

    颜洛水非常相信顾轻舟的判断。

    这是董阳那件事给她留下的教训。她当初不相信顾轻舟,结果董阳差点想要整个医院的人陪葬。

    此事离现在还不到两个月。

    “......为何会这样呢?”颜洛水又有点难过,“芳菲她真的......”

    司芳菲真的不错。

    哪怕不跟她深交,也觉得司芳菲为人厚道,聪明漂亮。

    她那么通透的一个人,为何会爱上自己的亲兄长?

    明明这世上有很多的男人啊!

    “有时候身不由己。”一直沉默的谢舜民道,“明知没有结果,陷进去再也爬不出来的。”

    这点,谢舜民深有体会。

    他从小误会颜洛水爱司慕的。

    对于他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痛苦?深陷这样的痛苦里,他肯定也挣扎过,甚至想过放弃。

    可最后,他不是还不顾一切和颜洛水定亲了吗?

    若是想爱谁就能爱谁,世上就没那么多苦恋了。

    “也是可怜。”谢舜民道。

    “嗯,我也觉得她很可怜。”顾轻舟叹了口气。

    司行霈的结婚,好似一个分水岭,让司芳菲所有的妄想都被掐断。

    司芳菲那时候就明白,她哥哥并不会回应她,她的深情也绝不会有结果。

    若真这样,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她走了极端,也是能理解的。

    “......所以她自杀,却做成被杀?”颜一源问,“谁这样变态啊?你们想太多了,肯定不是的。”

    众人议论纷纷。

    顾轻舟却突然很难过。

    不管司芳菲如何处理她自己的爱情和生命,顾轻舟都不会多做评价,甚至不怕她陷害自己。

    可司芳菲为什么要拉上司慕呢?

    这是让顾轻舟最难过的地方。

    若司慕还执迷不悟,若没有玉藻,顾轻舟也许不会这样伤心。

    她好像看到一个人幡然醒悟之后,信心满满想要做出一番事业,老天爷却开了个玩笑,把希望一下子就掐灭了。

    “不管真相是什么,他们已经去世了。”顾轻舟轻轻叹了口气。

    死者为大,说这些再也没意义了。

    谢舜民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问:“姐夫,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无妨的。”

    众人也看着谢舜民。

    谢舜民道:“轻舟,我说话比较不中听:你现在不应该回来的,这层窗户纸保不住了,你应该离开的。”

    他的考虑,顾轻舟也想过。

    颜洛水和霍拢静也精神一紧,一下子就坐正了身姿。

    “轻舟......”

    “我知道的。”顾轻舟道,“我心中有个执念,我想参加司慕的葬礼,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回来。

    你们能想到的危险,我和司行霈也想到了。没必要再去遮掩什么,我已经没有出路了,除非我杀了督军和夫人。”

    司夫人、司琼枝一定会毁了顾轻舟的。

    这条路,已经不能再走了。

    以后她上街或者出门,只怕都会有人朝她吐吐沫。

    “轻舟,你别这样悲观嘛!”颜洛水拉住了她的手,“我相信会没事的。你来参加葬礼,二哥他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说到司慕,颜洛水也不甚唏嘘。

    大家都挺难过的。

    司慕作为兄长,是很不错的表率。他努力念书,从来不涉足欢场,没什么不良嗜好。

    他绅士而沉稳。

    也许他选女人没什么眼光,他爱过魏清嘉,也爱过顾轻舟,结果这两个女人都没爱过他。

    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值得攻讦?

    众人甚至会想,若身为父亲,司慕肯定是位慈父。

    只可惜,小玉藻没有这样好的命。假如司慕还活着,一定会把她当宝贝似的养大。

    “我不能想。”颜洛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一想到二哥,就......”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

    顾轻舟心中,亦是一片荒凉。

    她见识过很多次的生死。

    自从乡下出来,她的生活每天都在惊心动魄中度过。

    可没有一次的死亡,让她如此的难过。

    “司慕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顾轻舟喟然。

    她见过无数的局,却没有一个局有现在这个令她惊悚——这是一个无解的局。

    不管从哪个方面去考虑,这个局都解不了。

    这漩涡,势必要毁了顾轻舟。

    就在这个时候,颜太太回来了。

    她出门的时候,围了件哔叽披肩,此刻她手里拎着一个提篮,披肩就盖在提篮上。

    顾轻舟立马站起身。

    颜洛水也站起来。

    颜太太道:“没事,你们坐,我更衣就出来。”

    她匆匆进了自己的房间。

    顾轻舟立马跟了进去。

    “做什么呢?”颜一源好奇,起身也要进去,“姆妈拿了什么?”

    霍拢静拉住了他,道:“阿源,你坐下。”

    颜一源这才乖乖坐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