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98章 大婚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698章 大婚

    顾轻舟想起了一个人:董夫人。

    董夫人精于算计,而且大胆妄为。她最后的下场,居然是出车祸死了。

    车祸等灾害,降临到了自己身上,根本无法规避。

    “老天爷会收你的,你等着报应。”顾轻舟耳边回荡着司夫人这句话。

    她顾轻舟,难道是什么良善之辈吗?

    她不杀人,可多少人因她而死?

    “我的报应在哪里等着我?”她捂住了脸,肩膀垮了下去。

    这个瞬间,她很想司行霈。

    他结实的胸膛,才能给她力量。然而,新派的婚姻里,未婚夫妻双方在婚礼前不能见面。

    顾轻舟只能在婚礼现场看到司行霈了。

    她当年和司慕就没顾忌这些,不过那时候他们也不是认真要结婚的。

    “少夫人,您没事吧?”朱嫂端了一碗猪蹄黄豆汤给顾轻舟,“喝点汤,休息休息。”

    顾轻舟看了眼,无奈道:“朱嫂,我哪里喝得下这么油腻的汤?”

    “不油,我把油都倒了,清清淡淡的,你尝尝。”朱嫂道。

    顾轻舟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咬牙喝了。

    还是很油腻。

    可微烫的汤,让她心里温暖起来,人也有了精神。

    她知道,自己对司夫人的威胁和提醒,足以让司夫人今晚在婚宴上保持平静,不会大吵大闹。

    这就足够了。

    “朱嫂,我还有点饿。”顾轻舟的胃口吃开了,一碗汤没办法填满,故而眼巴巴看着朱嫂。

    朱嫂笑着,一会儿就端了一碗鲜虾馄饨过来。

    顾轻舟连汤带水的,全部吃了下去,又小睡了一会儿,再次醒过来时,是下午三点了。

    她重新梳妆整理,精神奕奕。

    司行霈陪着司督军和司芳菲逛了一圈,他们到饭店的时候,司慕的汽车停稳了。

    他刚刚从南京赶来。

    进了饭店,司督军突然看到一个人冲向了他。

    司行霈和司慕急忙往司督军面前站,想要阻拦,就看到了司夫人。

    司夫人大哭:“阿炎!”

    这是司督军的本名。

    随着司督军官位的提升和年纪的增加,司夫人再也没叫过这两个字。如今这般痛哭,司督军什么都明白了。

    因为顾轻舟的事。

    司督军搀扶了夫人,对孩子们道:“下去吧。”

    他把司夫人搀扶回了房间。

    司行霈和司芳菲兄妹俩没有跟上来,司慕却亦步亦趋的跟着。

    司夫人转身,拉住了司慕的手。

    她痛哭流涕,说起了顾轻舟,又隐晦不愿意提及。

    司慕就道:“姆妈,这件事我知道。”

    司夫人震惊看着儿子,都忘了哭。

    “我跟顾轻舟去年四月就离婚了。她比我有威望,我想借助她的声望在军zhong站稳脚跟,所以没有公布出来。”司慕道。

    司夫人更是震惊。

    她下巴都没办法合拢。

    原来</a>,只有她蒙在鼓里。

    司慕是明知道实情,也要来参加司行霈的婚礼,说明他也想把这件事蒙混过去。

    司家死也不肯承认顾轻舟的身份。

    的确,以后就让她做个虚假的幽灵,没有面目。

    “你也要造反了?”司夫人回过神来,又哭着打了儿子几下,“你怎么如此糊涂,被那个下贱胚子利用?”

    “利用这场婚姻的,是阿慕吧?”司督军冷冷开口。

    司夫人心zhong一怯。

    她那么柔情似水,也没有换来司督军的安抚,反而是冷面无私。

    “总司令......”司夫人改了口,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她也不太好意思撒娇。

    “你要想想后果。”司督军严厉对司夫人道,“想想怎么做,才会对阿慕更有利,对我们更有利。是一时意气,还是忍气吞声,你要想好。”

    司夫人不甘心看着司督军:“总司令,我们不是无名小卒。咱们这样的人家,捏死顾轻舟......”

    “顾轻舟已经在去英国的邮轮上,这会儿说不定都到了,哪里来的顾轻舟?”司督军声音猛然拔高。

    别说司夫人,就是司慕也吓了一跳。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

    司夫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司行霈将司芳菲送回了房间,司芳菲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她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阿哥......”

    司行霈想要抽回,可司芳菲的脸冰凉,让司行霈心zhong一惊。

    “阿哥,祝福你。”司芳菲贴着他的掌心,眼泪夺眶而出。

    司行霈觉得她浑身都是凉的,手是凉的,脸也是凉的。

    她如果只有十岁,司行霈会抱紧她,可此刻不适合。

    “你是不是很冷?”司行霈抽回了手,似乎没有看到她的眼泪,“快到被窝里躺着,离晚宴还有几个小时,别急。”

    司芳菲点点头。

    司行霈就离开了饭店。

    他想要回去看顾轻舟,却记得朱嫂的话,婚礼前不能见她,否则不吉利。

    司行霈不相信命运,可他愿意为了顾轻舟,做任何吉利的事。

    他去了礼堂。

    礼堂已经布置完毕,这是司行霈为了和顾轻舟结婚,专门建造的。

    今天,会有上千宾客,包括从新加坡来的颜家人。

    当然,没有任何记者,也没有岳城任何熟人。

    顾轻舟的“三哥”和“四姐”,会千里迢迢来送顾轻舟。

    特别是新加坡颜家的三少爷,会带领顾轻舟走过长长的红毯,走到司行霈的面前。

    一切准备就绪。

    司行霈在小客房里休息了片刻,然后吃了东西。

    时间很慢。

    他百无聊赖,想起了一件小事:那把珍珠梳篦,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明明是换了,顾轻舟的头皮又为什么会出事?

    这些念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他满心都是和顾轻舟结婚的快乐,其他任何事,都无法挤进来。

    转眼,就到了晚上六点。

    宾客们逐渐到场了。

    司行霈站在铺满鲜花的主席台上,一袭燕尾服将他衬托得高大英俊。

    他在等待着。

    他看到司督军来了。

    司夫人、司琼枝、司芳菲、司慕,陆陆续续跟着司督军进来了。

    司行霈的下属、朋友、生意伙伴、平城的军政商三界名流,也悉数到场。

    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会场填满了。

    司行霈掌心竟然微微发汗。

    等钟声响起,乐队换上了婚礼的音乐时,司行霈站直了身姿。他看到红毯的入口处,新加坡颜家三少爷,正挽着白纱蒙面的佳人,缓步走了过来。

    她的面纱轻薄,可以看到她细瓷般的肌肤。

    婚纱是雪白色的,逶迤而行,衬托着顾轻舟婀娜的身段,她就像一朵盛绽的雪莲花,高贵美艳。

    司行霈情绪涌动。

    直到颜家三少爷将顾轻舟带着白手套的手交给了司行霈时,司行霈才回神。

    他撩起了她的面纱。

    浓妆下的顾轻舟,眉眼更加的妩媚秾丽,似添了华采般,确有倾国姿色。

    司行霈只觉得她美,美得逼退万物。

    婚礼的过程很简单,只不过一些套话。

    说完了,司行霈就可以当着上千宾客的面,亲吻顾轻舟。

    他的唇炙热,凑上了她的,闻到了她唇膏的淡淡芬香,司行霈激动得险些落泪。

    礼成之后,他们去后面换便服。

    司行霈一把将顾轻舟按在门上,迫不及待亲吻她。

    “你终于成了我的太太!”司行霈低喃。

    顾轻舟的眼泪夺眶而出。

    “司行霈。”她叫他的名字。

    她也没想到,这场婚礼如此的顺利。

    真的毫无波澜,完成了仪式。

    他们结婚了,光明正大的,顾轻舟如今完全属于这个男人了,而这个男人也完全属于她了。

    “我们,有家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

    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