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406章: 反将一军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董晋轩呈上了物证。

    物证是一支金表。

    “这能说明什么?”军法部的长官问,对董晋轩的证物不是很了解。

    一支手表,就能证明董铭的清白吗?

    司慕可是抓到了他掳走少夫人的证据,甚至拿到了船票。

    “这是司太太的手表!”董晋轩道,“她以此为信物,蛊惑董铭与她私奔!董铭

    还留下书信!”

    书信也送了上去。

    可顾轻舟已经说过,董铭故意留下证据,诬陷顾轻舟与他私奔。

    这手表与书信,都是董铭刻意伪造的。

    “这到底是实证,还是司太太口中董铭故意留下来的伪证?”

    几位长官又交头接耳。

    片刻之后,坐在最中间的军法部部长开口了:“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到底这是证据还是伪造的,我们需得查实。这支手表,若真是在司太太名下,那么

    司太太的话就不可信。”

    董晋轩大喜。

    这话,实在太偏袒董家了!

    顾轻舟的手表,可以是被董铭偷去的。但考虑这么多,这案子几百年也完结不

    了,故而军法部的人提出苛刻要求,若是这手表属于顾轻舟,顾轻舟之前的话,全

    部不能成为证词,她与司慕面临谋杀董铭的罪行。

    这发展太顺利了,董晋轩心中落定,实在太可喜了</a>!

    “部长,这是证据,证明这手表属于司太太!”董晋轩将一本账册拿上来。

    秘书起身,呈给部长。

    部长翻了钟表行的记录,又对了型号,发现的确是在顾轻舟名下的。

    几个人商量一番。

    这一商量,就是很久,他们甚至看顾轻舟与司慕的脸色。

    这对夫妻,仍是进屋之前的怡然,丝毫没有慌乱。

    “再换司太太自证。”秘书高声道。

    董晋轩狠狠刮了顾轻舟一眼,退到了旁边。

    顾轻舟坐过去,开口就道:“这不是我的手表。”

    众人一愣。

    董晋轩全家露出冷嘲与恨意。

    白纸黑字,岂容顾轻舟狡辩?

    顾轻舟的这份记录,的确是不同于其他记录,当时钟表行的老板解释了,说顾

    小姐身份不同寻常,是他亲自接待记录的。

    在这份记录的前面和后面,也有老板亲手记录的痕迹。

    “这里有记录。”军法部的人不高兴,顾轻舟的辩解,在铁证面前实在苍白,看

    上去像是耍赖。

    “这份记录是伪造的!”顾轻舟道,“请钟表行的老板进来,他是做记录的人,

    他应该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军法部的人窃窃私语。

    而董晋轩,已经把老板带了过来。

    这位老板姓冯。

    董晋轩再三威胁冯老板,让冯老板坚持自己的证词。

    结果,冯老板一进来就道:“这支手表,绝不是从我店里卖的。这个型号的

    货,只有香港才有,不信可以叫了其他几位同行来问。”

    董晋轩一怔。

    冯老板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况且,董晋轩还抓住了冯老板的妻子和孩子们,他怎么敢撒谎?

    军法部的人也是微愣。

    “怎么回事?”部长先开口,“到底是谁的手表?”

    冯老板道:“不是小店卖的。不过,这份记录,是一位年轻的少爷,给了我一

    笔钱,让我补录上去的。

    您瞧这笔迹,跟旁边的完全不同。我们铺子的记录,每隔几行就要空出一行,

    为的就是帮贵人们补录。”

    所谓补录,只是找个面子而已。

    当然,补录的时候,会用相同的笔迹。

    顾轻舟这个特殊,是老板亲自补上去的,更明显。

    “看这字迹,的确是补录的!”南京方面商量了下,认同道。

    董晋轩知道大事不好。

    董夫人也察觉到了。她再也忍不住,站起来高声道:“部长,这是诬陷!这个

    老板被少夫人买通!”

    军法部的人蹙眉看了眼董夫人。

    有一位不客气道:“这可是董家请上来的证人。”

    董夫人哽住,顿时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她家的证人,居然倒戈了。

    老板却道:“大人,我没有诬陷,我只是凭良心办事。况且,董元帅将我的妻

    子和孩子们都请走了,我断乎不敢撒谎诬陷董元帅。”

    董夫人的脸色,顿时更加白了,她几乎摇摇欲坠站不住。

    这个冯老板!

    这个贱民,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说出实话!他不要他妻儿的命了吗?

    一瞬间,空旷的会议厅静了又静。

    南京来的人,个个面面相觑。

    这件事的发展,怎么完全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董晋轩额头也冒出了一层薄汗。

    他没想到,这冯老板会反将他一军。

    “你的妻子和孩子?”次长忍不住问。

    “是!”老板哀切道,“董元帅把他们接走了,让我咬定是少夫人买了手表。可

    我是信了耶稣的,若是我做了伪证,将来我全家都要下地狱!”

    说罢,他呜呜哭了起来。

    军法部的所有人全惊呆了。

    董晋轩也愕然。

    威胁证人,若是严苛一点,董晋轩这是也要被判刑的。

    董晋轩的冷汗更甚。

    接下来,又是一番较量。

    首先,司慕提出:“部长,还是先派人去把老板的家人接出来。”

    董晋轩清醒过来,立马否认:“我没有抓他们!”

    司慕冷哼:“你不承认?好,那我派自己的人去找!”

    说罢,他喊了王副官,让王副官动用军政府的势力,去找老板的家人。

    然后,顾轻舟又提出:“这支手表,真不是我买的,老板也说了绝非内地货,

    请其他两位同行老板来辨认吧。”

    岳城卖瑞士货的,只有三家。

    很快,部长就把另外两个老板请了过来。

    一位老板姓白,一位姓孟。

    他们俩异口同声:“岳城没有这样的型号。瑞士那边出货,是分型号的,要不

    然市场错乱了。”

    就是说,顾轻舟买手表的记录是假的。

    冯老板也道:“我们补记录,是一件让买主有面子的事,他们都以买我家手表

    为荣,所以我拿钱办事,心安理得。

    可是做伪证,就是触犯道德的事,我做不出来。这份记录,的确是一位年轻公

    子让我补上去的。”

    南京军法部的几个人又交头接耳。

    一位秘书拿出几张照片:“你看看,找你补记录的人,在这里面吗?”

    冯老板就拿起来,一张张看。

    看到第二张,他就停下来了,很笃定道:“是这个人!”

    秘书拿回照片,给几位上峰看。

    董晋轩的面色更加难看,董夫人浑身冰凉。

    “这是董铭!”部长道。

    董夫人与董家的孩子们,再也忍不住。

    “这是陷阱!”

    “我大哥绝不会做这样的事,这是事先设好的陷阱。”

    “司慕害死了我大哥,还要把过错推给他!”

    军法部的人只得挥手,让副官们把咆哮的董家母子全部押住。

    只有董晋轩没有闹。

    他静静坐着,心口越来越凉。看着顾轻舟和司慕安静的神态,董晋轩知道,董

    铭的死,他们挽救不回来了。

    董铭不仅死了,还臭名昭著的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副官们押了几个人进来。

    他们身后,还有妇人孩子。

    “阿爸!”孩子一下子就扑到了冯老板怀里。

    冯太太也是泪流满面

    而被副官们押进来的,全是董家的亲侍。

    “好,伪造记录,绑架证人家属,董晋轩,你做得很好!”部长愤怒将记录本砸

    在地上。

    什么相约私奔,全是假的。

    正如司家少夫人所言,董铭从一开始,就是捏造好了证据,想要害死少夫人,

    反而诬陷她与他苟且!

    既害死了顾轻舟,又毁了司家的名声,其心可诛!

    “部长,这件事”董晋轩还要解释。

    而他的夫人与孩子们,全部大叫了起来:“冤枉啊部长。”

    “我大哥是被害死的,他没有绑架。”

    冯老板的孩子与太太也在哭。

    一时间,屋子里喧闹极了,耳边全是声音。

    顾轻舟看了眼司慕。

    司慕冲她略微一笑,顾轻舟也勾了勾唇角。

    直到有副官朝窗外放了一枪,巨响让屋子里所有人都静下来。

    大厅里,高高的穹顶还有枪声在回荡。

    “就算犬子绑架了少夫人,少夫人也平安无事,司慕没资格枪杀犬子。”

    大厅里静得可怕,董晋轩的声音,苍白响起。

    他虚弱无力般,好似瞬间就丧失了一切,不再是精明的董元帅,而是个孤立无

    援的父亲。

    司慕就站起身:“当时,我的人看到,我家四名副官倒地,全部都是额头中枪

    而亡。董铭用枪挟持我太太,杀了我的下属,我才开枪将他击毙。”

    说罢,又有人去拿了副官们的照片。

    董晋轩吐血:“这明明是我们家的副官!”

    “你们家的副官,为何穿了军政府的军装?”司慕冷冽道,“当时是雨夜,是不

    是这些人冒充我们家的副官,才有机会靠近我夫人?

    董铭冒充我的亲信,绑架了我的太太。天那么黑,我自然以为是他杀死了我的

    人,又要害死我的太太,我才击毙他!”

    董夫人再次要吵起来:“狡辩,全是狡辩!”

    其实,董晋轩和董夫人都不知道,董铭到底是如何下手的,那些军装到底是怎

    么来的。

    他们没有底气,因为董铭没跟他们商量过。

    “好了,全部出去!”最终部长发了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