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84章 复仇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684章复仇</a>

    “离婚了?”

    董晋轩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他闻言暴怒。

    他的儿子董阳死在教会医院。董阳自己反锁门的时候,正好有位护士看到了董阳纵火的目的,留声机也记录了。

    一夜之间,董晋轩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暴怒席卷而来,他想要找顾轻舟报仇时,却听到了离婚的消息。

    顾轻舟正式脱离了司家。

    “好,太好了!”董晋轩攥紧了拳头,简直是天助他复仇</a>。

    没有了司家,顾轻舟算什么东西?

    “去打听她的行踪,我要知道她接下来的动向。”董晋轩对亲信道。

    现在想要杀了顾轻舟,宛如捏死蚂蚁。

    到底为什么离婚的,董晋轩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他只想顾轻舟死。

    他刚吩咐完毕,警备厅的人就来找他。

    “董元帅,教会医院的大楼和设备,损失已经列出了清单,请您照价赔偿。”孙厅长亲自带了教会医院的院长,将单子递给了董晋轩。

    董晋轩喉间泛出腥甜,想要吐血。

    他的儿子死在那场大火里,他没有得到半句安慰和同情,反而要支付一大笔赔偿。

    因为顾轻舟留下了证据,证明董阳想要整个医院的人陪葬,犯了众怒。最后董阳死了,是死得其所。

    董晋轩心中全是复仇</a>的愤懑。

    他攥紧了拳头,接过清单看了几眼,道:“两位请稍等,我一定会赔偿的,只不过需得时间准备钱。要不这样吧,我二月初一准时把钱送到。”

    “董元帅,您说话算数吧?”孙厅长略带怀疑的反问。

    “这个是自然。”董晋轩道,“再说了,董阳的葬礼还没有办”

    律法不外乎人情,这等情况下,再讨要赔偿,实在有点冷血。

    董家惨遭厄运,逼急了董晋轩,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孙厅长和医院院长交换了一个眼神,心觉得后退几步,给董晋轩一个喘息的机会,可能会更好。

    “那好,我们二月初一再会。”孙厅长站起来了。

    等他们一走,董晋轩信手将清单撕成两半,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还钱。

    他没有找教会医院赔他儿子,已经是格外宽容了,他们居然还想要钱?

    简直是天真得不可思议。

    董晋轩派人去打听顾轻舟的行踪,结果他的下属给他回信说:“顾轻舟踪迹全无,不知去向。”

    “什么?”

    “这两天,完全没了她的踪迹,无人知晓她的去向。”

    “监听司公馆的电话了吗?”董晋轩问。

    督军府、顾轻舟和司慕的新宅、颜公馆是无法监听的,可司公馆的老宅却没什么安全防范,可以监听他们的。

    “监听了,他们也糊涂着,还说要去问问怎么回事。”下属道。

    就是说,老太太去世之后,司家二房被排挤出了军政府,督军府的情况,二房也一无所知。

    董晋轩觉得荒唐。

    他猜不透顾轻舟和司慕离婚的原因。

    “给我查,继续给我查。”董晋轩道,“找到她。”

    不止董晋轩对顾轻舟的去向好奇,岳城的百姓和报纸对此也特别好奇。

    舆论的风声,早已盖过了一切,大街小巷都在谈论。

    倒是蔡长亭,很佩服顾轻舟。

    “全身而退,顾轻舟果然好谋略。”蔡长亭看着报纸上登出来的离婚声明,颇有感叹。

    这份声名是司家登报的,可字字句句很维护顾轻舟。

    司家有权有势,如果顾轻舟做错了,他们绝不会照顾顾轻舟的体面的,除非司家觉得顾轻舟没错。

    “准备汽车。”蔡长亭对佣人道。

    “少爷,您要去哪里?”佣人小心翼翼问。

    佣人是蔡长亭从外地雇佣的,对他们很严格。只不过佣金很高,这些佣人惧怕他,却也舍不得辞工。

    “去平城。”蔡长亭道。

    佣人不敢多问,立马去准备好了汽车。

    就在蔡长亭准备离开时,佣人拿了新的报纸给他。

    这份报纸,报道了司家少夫人应该说前少夫人顾轻舟,乘坐邮轮离开了岳城,前往英国。

    报纸上还有一张照片,是一个女人拎着行李箱的背影,看上去还真有点像顾轻舟。

    但是蔡长亭知道不是。

    “顾小姐要去英国念书。”人们不再用司少夫人称呼她,而是改回了顾小姐。

    和从前的顾小姐不同,如今的顾小姐,得到了司家的赡养费,她有钱,而且名望没有受损。

    她哪怕是离婚,也是位贵妇</a>名流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顾轻舟经过了这次的婚姻,彻底改头换面。如今提到顾轻舟,谁还有兴趣关心她的出身?

    “司家对顾轻舟还真不薄。”蔡长亭想。

    他看到了这份报纸,更加确定司家在帮顾轻舟遮掩。

    顾轻舟做了什么事,蔡长亭一清二楚。司家还能这样维护她,除了给自身遮丑,更多的是尊重顾轻舟。

    这份尊重,就连蔡长亭都觉得匪夷所思。

    转念又想:“也许,是我成全了顾轻舟”

    他一次次想要顾轻舟和司家离婚,给司家下拌子,推到顾轻舟的身上。

    结果,顾轻舟都化险为夷,从而帮助了司家。

    她对司家的恩情,一半拜蔡长亭所赐。

    蔡长亭想到这里,不免苦笑:这跟他的用意南辕北辙了。

    他收起报纸,准备出门的时候,佣人进来禀告道:“少爷,有客来了。”

    蔡长亭略微蹙眉。

    他这次回来,除了顾轻舟和董家,一般人不知道的。

    他和洪门的关系摆在那里,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他不能太明目张胆。

    他的住处,一般人找不到。。

    陡然听闻有人来了,他心中微讶。

    “就说我不在家。”蔡长亭道,口吻疏离,“以后不许任何人进门,听到了不曾?”

    佣人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声从门口传过来,声音略微几分慵懒:“怎么,不欢迎我?”

    她穿着一件绯红色风氅,兜帽罩住了半张脸。

    说话间,她取下了帽子,露出一张妩媚秾丽的面容。

    这张脸,熟悉却又陌生。

    “你怎么来了?”蔡长亭眼中的疏离再也不见了,他的笑容里全是温柔,“这可有点远。”

    女子将风衣解下,很随手递给了蔡长亭。

    蔡长亭接住,替她挂好。

    “想看看我妹妹。”女子道,“怎样,她被人扫地出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