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36章一较高下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顾轻舟梳洗出来时,司慕已经走了。

    她也彻底清醒过来。

    为了谨慎起见,顾轻舟去重新清点了保险柜里的印章,她记得之前并没有关上柜门。

    结果,她发现了昨晚放文件的地方,还有一份。

    “咦?”她还当是司慕拿漏了。

    她拿出来看了看。

    一看,顾轻舟微愣:这是那份问诊书,她骑车那次的。

    她早上起来迷迷糊糊的,似乎全部拿给了司慕,这份是 单独的吗?

    还是......

    这份在这里,司慕看到没有?

    顾轻舟下楼,询问副官司慕去了哪里。

    副官说:“少帅让人把文件送给颜总参谋,他自己出去了。”

    顾轻舟心中顿时了悟。

    司慕肯定看到了。

    那文件是司慕放回去的。

    他单独出门,也许是去询问此事去了。

    顾轻舟折身上楼。

    她打算在过年之后,把这文件给司行霈看的。不管他相信与否,她都应该如实相告。

    她拿着这份文件,迟迟没有给司行霈,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我原本就不需要用这种东西来证明我的价值。”顾轻舟是这样想的。

    这也是她为何不给司行霈看的原因。

    她的贞洁,不能用任何东西来衡量。司行霈对她的信任,也不是靠一份文件来维持,这就是为何顾轻舟始终没有给司行霈看的缘故。

    将来有一天,她会给司行霈看的。

    假如闹了误会,她也会解释。

    只是解释完了之后,她大概会很失望的。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被司慕先看到了。

    “......这不能说明什么吧?”顾轻舟拿着这份文件踌躇。

    她要不要和司慕谈谈?

    稍微有点脑子都会明白,顾轻舟把这份文件藏在保险箱里,只有一个原因:她还没有跟司行霈睡过。

    一旦他们俩做过,这份文件就没有丝毫的意义。顾轻舟慎重藏起来,司慕肯定能猜到原因。

    顾轻舟需要这个证明。

    “会不会再次给他无端的希望?”顾轻舟问自己,“司慕他对我还有心思吗”

    思前想后,顾轻舟决定要和司慕谈谈。

    她等了一上午,司慕没有回来。

    颜太太打电话,问顾轻舟可要去吃午饭,顾轻舟就去了。

    她对副官道</a>:“若少帅回来,让他到颜公馆来。”

    副官道</a>是。

    到了颜公馆,顾轻舟再次遇到了日本人高桥荀。

    她眼眸微落。

    高桥荀就特别委屈:看到他,有必要不开心吗?

    看顾轻舟那模样,非常不乐意看到高桥荀。

    高桥荀自负风流蕴藉,容貌俊美,而且是异国人士,在南京深受名媛们的追捧,不知多少佳丽秋波暗送,怎么到了颜公馆,就如此不受待见呢?

    这个时候的高桥荀并不明白,他在颜公馆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颜一源的狐朋狗友了。

    面对家里不争气儿子的狐朋狗友,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只是,高桥荀目前还没有想通这一点。

    他非常热情,冲顾轻舟笑了笑:“少夫人,多日不见了.......”

    顾轻舟颔首,叫了声“高桥先生”,就挪开了目光,去跟颜洛水和霍拢静闲聊。

    高桥荀更加委屈了。

    “她怎么不理我?”高桥荀问颜一源。

    颜一源道:“我理你就行了。”

    吃饭的时候,高桥荀正坐在顾轻舟的对面。

    他似乎想要引起顾轻舟的兴趣。

    就好像孩子,如果大人不理他,他就要刻意闹腾。

    故而,顾轻舟吃什么菜,高桥荀就跟着吃什么菜。

    直到顾轻舟的眉头紧蹙了起来。

    “高桥先生,饭菜不合口味吗?”顾轻舟直接问他。

    高桥荀道:“没有啊,很美味,多谢颜太太的款待。”

    “那你就好好吃饭!”顾轻舟厉色。

    高桥荀仿佛被她的气势震慑,果然不敢再跟她捣乱。

    颜太太抿唇笑了。

    颜洛水和霍拢静装作不知道。

    颜一源心想:“今天的轻舟好凶,算了还是别惹她,免得自己也倒霉。”

    饭桌上安静了下来。

    他们吃完之后,佣人端了茶水和水果,大家刚坐下喝茶时,佣人说司慕来了。

    顾轻舟就站起来。

    高桥荀的目光,立马紧跟着顾轻舟。

    司慕走了进来。

    铁灰色的军装,把他衬托得高大而威武,挺拔干练。他步履沉稳,倜傥雍容,竟是非常的贵气与英俊。

    高桥荀难得自惭形秽。

    转念他又想:“还是我比较漂亮!这种傻大个,有什么好的?”

    他下意识里,非要和顾轻舟的丈夫比出一个高下来。

    “吃饭了没?”顾轻舟问。

    司慕道:“吃过了。”

    他身后的副官,拎了几个纸袋子。

    司慕接过来,交给了顾轻舟:“我路过百货公司,被店员说得走不开,就给你们买了几条围巾,别嫌弃。”

    顾轻舟笑了笑。

    她低头瞧去:有宝蓝色的,也有天水碧的、月白色的。

    正好四条。

    一条是顾轻舟最喜欢的月白色长流苏的,一条是比较适合中老年人的宝蓝色,其他两条也挺清淡的。

    顾轻舟就明白,这是司慕精挑细选的,把大家都顾忌到了。

    “谢谢。”顾轻舟道。

    她先拿了那条宝蓝色的给颜太太,剩下的三条,顾轻舟让颜洛水和霍拢静先挑。

    大家说起了年底的围巾、坎肩和皮草,顾轻舟就趁机给司慕使了个眼色。

    司慕看到了,站起身。

    高桥荀也瞧见了。

    顾轻舟跟司慕出门,高桥荀等他们走出去之后,就借口去洗手间,偷偷跟在他们身后。

    顾轻舟和司慕并未走远,他们就站在不远处的凉亭说话。

    高桥荀悄悄尾随。

    顾轻舟无奈叹了口气,对司慕道:“先去把那个人抓过来!”

    司慕回头,也看到了不远处柱子后面的高桥荀。

    他走过去,一把拽住了高桥荀的衣领,将他从柱子后面拖了出来。

    高桥荀没防备,吓得半死,顿时哇哇乱叫了起来。

    “你放开我,懦夫小人!”他下意识用日语骂骂咧咧了。

    而司慕正好全部听得懂。

    “你偷听,反而成了勇夫吗?”司慕冷哼哼问道,一把将他推搡了出去。

    高桥荀没防备,跌倒在地。

    顾轻舟悄无声息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着高桥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