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08章俩纨绔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司芳菲的事,顾轻舟很快就丢在脑后。

    说到底,司督军会怎样想、世人会如何想,顾轻舟并不是那么在意。

    司行霈能想通,顾轻舟就很满足了。

    她奢求得不多。

    她在着手准备中药大会的事。

    中药大会,顾轻舟也跟司督军报备过,拨了款项,包了五国饭店。

    结果,顾轻舟收到的回信,至今寥寥无几。

    她邀请了四十名中医,此前给了她回复的,只有三人。

    离中药大会还有十天,顾轻舟凝眸沉思,筹划另一个方案。

    正在她苦思的时候,副官进来禀告道:“少夫人,有人求见。”

    说罢,副官将一张名帖递给顾轻舟。

    名帖上是日本字,顾轻舟只认识几个,她心中狐惑。

    等到翻开,里面就是中文了,顾轻舟认识。

    “高桥荀?”顾轻舟想起了这个人,上次跟颜一源赛马的那位纨绔子,高桥教授的儿子。

    他对顾轻舟的身份一直很感兴趣。

    而顾轻舟对他、对远在日本那个像自己的女人,反而没什么兴趣了。

    知道了自己师父的身份之后,顾轻舟心中已经勾勒了七八成的真相,她甚至害怕这些全部摊在她面前。

    故而,她很抵触高桥荀,什么也没问过他。

    她说会打电话,也没有再打过。

    “就说我不在家,请他回去。”顾轻舟道,“下次他再来,无需通禀。”

    说罢,她把名帖扔给了副官。

    副官接了,应诺而退了下去。

    顾轻舟重新伏案疾书。

    半下午的时候,阳光明媚,顾轻舟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就带着木兰和暮山出去散步,等散步完了之后再吃饭。

    结果,她在门口看到了高桥荀。

    高桥荀是开车来的。

    副官说少夫人不在之后,他就把车子开到了街道对面,似乎是想等顾轻舟。

    看到顾轻舟从里面出来,他并不吃惊,只是笑着走上前。

    “少夫人。”他的中国话带着口音,听上去生硬无比,似粗瓷划在玻璃面上。

    顾轻舟略微颔首:“高桥先生。”

    暮山懒洋洋的,木兰就呲牙盯着高桥荀,把高桥荀吓得后退了两步。

    高桥荀似乎很怕狗,问:“你你这狗不咬人吧?”

    “咬人的。”顾轻舟道。

    高桥荀一下子手足无措。

    顾轻舟觉得好笑。

    她往前走,高桥荀远远跟着,顾轻舟放下了脚步之后,他也停下来,就是不敢靠近,生怕这狗咬了他。

    顾轻舟这才道:“你有事吗?”

    高桥荀道:“有件事。”

    “若是对我的身份好奇,就请回吧。”顾轻舟道。

    高桥荀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想问您一个关于中药的问题。”

    顾轻舟就停下脚步。

    高桥荀也远远停了。

    顾轻舟道:“你过来吧,我骗你的,我的‘狗’不咬人。”

    高桥荀将信将疑。

    他走近了,始终小心翼翼。

    顾轻舟问他:“你说什么中药?”

    “是这样的,我父亲的一个老朋友,他是医药专家,他想要研究一种中药退烧药,用在现代医学上。”高桥荀道。

    顾轻舟脸色微落。

    中药的退烧药,最有效的三种:至宝丹、紫雪丹和安宫牛黄丸。

    这三种药全是秘方药。

    同行都知道,问人家的秘方药,那是抢人饭碗,是要挨揍的。

    顾轻舟不介意发展中医,也不介意把一些秘方告诉同行,可她不会告诉外国人。

    说到底,顾轻舟的慷慨也是有条件的。

    “哪一种中药?”顾轻舟明知故问。

    高桥荀道:“紫雪丹。”

    果然!

    顾轻舟的眼底,有了一抹寒意。

    高桥荀道:“少夫人,你认识这种药吗?”

    “当然认识,温病三宝之一,怎么会不认识呢?”顾轻舟道。

    高桥荀高兴起来,笑道:“那您能否把秘方给我瞧瞧?”

    顾轻舟没有笑。

    她转过脸,静静看着高桥荀。

    “高桥先生,您是开玩笑的吧?”顾轻舟冷冷问,“若您不是开玩笑的,我就当您是无知,亦或者是贪婪?”

    高桥荀一头雾水。

    看这个样子,他果然非常无知。

    顾轻舟看着这人,生得眉目俊朗。夕阳披下来,他面容上有落日的余晖,是个英俊的少年郎。

    可惜,肚子里全是草包。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心想这绣花枕头,真不像他父亲。

    他父亲是武器专家,实在太忙碌了,疏忽了对他的教导。

    “高桥先生,您既然也知道是秘方,这就说明不能给任何人看。”顾轻舟冷漠道,“你的要求实在无礼,请回吧!”

    高桥荀忙道:“不不不,我不免费看,我给您钱。只要你开个价,我就会买。”

    顾轻舟连戏弄他的心思也没有,冷冷道:“秘方不卖。”

    高桥荀错愕。

    “不就是药吗,怎么会不卖呢?”高桥荀不理解。

    “你觉得,什么都可以买卖吗?”顾轻舟问。

    高桥荀点点头。

    “我给你钱,你把自己头颅卖给我,如何?”顾轻舟问。

    高桥荀震惊,捧住了自己的脑袋。

    他费解看着顾轻舟:“这是什么比喻吗,还是您真的想要我的脑袋?”

    他知道中国有很多的谚语,有些意思和字面意思南辕北辙。

    刚学中文的时候,高桥荀就闹过很多的笑话,有些至今被人说。

    “这不是比喻。”顾轻舟道,“你肯给吗?”

    高桥荀道:“那不行!”

    “嗯,秘方也不行。”顾轻舟淡淡道。

    高桥荀非常费解:“秘方又不是头颅!”

    “秘方是饭碗。”顾轻舟道,“更是传承,我们不会把它卖给洋人。”

    “我给钱啊。”高桥荀道,“我.......”

    他很急切。

    显然,他根本不知道秘方的意义,大概是对别人夸下了海口,说自己一定能弄到,现在就懵了。

    “我叫人把你的头砍了,然后给你父亲钱,可以吧?”顾轻舟再次道。

    高桥荀后退了一步。

    顾轻舟道:“请回吧高桥先生,你这话对我来说很无礼。不要再打秘方的主意,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她领着木兰和暮山,继续往前走。

    高桥荀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被顾轻舟给痛斥了一顿。

    “秘方很重要?”高桥荀挠了挠脑袋,“不就是跟武器制造一样吗,我给钱买,怎么就不能卖?”

    他看着顾轻舟。

    那两条狗很威猛,高桥荀小时候被狗咬过两次,至今印象深刻,什么也不怕,独独怕狗。

    他不敢追上去,心中却嘀咕个不停。

    “是不是嫌弃钱少了?”他问自己,“我都没说多少钱。”

    顾轻舟的态度,很不友善。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高桥荀道。

    眼瞧着天色黑了,人家不愿意和他纠缠,高桥荀也没办法,只得先住到饭店里。

    他开车往前走,看到了顾轻舟。

    他喊:“少夫人。”

    顾轻舟就对木兰道:“木兰,上去.......”

    木兰一下子扑到了高桥荀的车门上,把高桥荀吓得哇哇乱叫。

    他赶紧开车走了。

    顾轻舟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她看着高桥荀,想起上次高桥荀失踪时,日本人那嚣张的气焰,微微蹙眉。

    假如日本人真的想要秘方呢?

    高桥荀的话,让顾轻舟沉思。

    她带着两匹狼回家。

    高桥荀的车子往前,却在不远处,差点和另一辆汽车迎头撞上。

    对方下车来大骂:“开这么快,你赶着去投胎啊?”

    一看,居然是颜一源。

    高桥荀也恼了。

    下车之后,两个人大吵了起来。

    最后,高桥荀吵累了,看了眼门口,问颜一源:“这是你家?”

    “对啊。”颜一源也累。

    “我没吃饭。”高桥荀道。

    颜一源想了想:“我们家应该开饭了,你先进来吃一碗,然后咱们说清楚了,到底谁的骑术更好。”

    高桥荀道:“有牛肉吃吗?”

    颜一源上下打量高桥荀:“你们倭人都矮,独独你长了个子,是不是天天吃牛肉?”

    “不是!”高桥荀不高兴, “你说什么倭人,好像是骂人的话。”

    “那你也骂我啊!”颜一源道。

    高桥荀道:“我不知道怎么用中国话骂你,这一局算你赢了。”

    颜一源就高兴起来。

    他带着高桥荀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喊:“姆妈,我今天领了个倭人回来吃饭,快做红烧牛肉来。”

    高桥荀很不高兴说他是倭人,但一听有红烧牛肉,咽了下口水,决定暂时不反驳了,吃了再说。

    于是,当天晚上,颜一源把高桥荀留在了自家住。

    颜一源突然发现,高桥荀比他还要蠢,顿时找到了智商上的满足感,兴奋拍了拍高桥荀的肩膀。

    “.......你想要秘方,你简直是疯了!”颜一源骂他,“那是能要的吗?那是说都不能说的。但是,你可以去要几粒药,带回去研究嘛。”

    “不行的,他们买到了药,研究不出来。中药真神奇。”高桥荀道。

    颜一源听着,也深感高桥荀的父亲和朋友们做的事很高端。

    “你懂吗?”颜一源问。

    高桥荀摇摇头。

    颜一源问:“那你这般热情帮忙,是做什么?”

    高桥荀这时候嘿嘿笑了:“有奖励啊!”

    “奖励什么?”颜一源一下子就来了兴致,高兴坐到了高桥荀对面。

    两个人臭味相投,竟是非常的投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