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79章 做你的男朋友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579章 做你的男朋友

    贺晨景直呼其名。

    顾轻舟眉目深敛,莹白面容上,裹了一层寒霜。

    贺晨景非常的无礼。

    “居然在这里偶遇,实在是缘分。”贺晨景走过来,面上没什么表情,可眼底的情愫在缓缓流淌。

    他没有笑,整张脸依旧冰凉,却有些高兴渗透出来,清清楚楚的。

    他很开心见到顾轻舟。

    顾轻舟却眉宇冷冽:“贺四少,请你注意言辞。若是再听到你这样的话,我就告你调戏。”

    贺晨景不为所动。

    他的态度是清冷的,言语虽然热切了些,外人却丝毫感受不到他的孟浪。

    顾轻舟因此而打骂他的话,反而是她自恋过头。

    他的高冷,是他极好的保护色。

    若不是竹lin里他直言不讳,顾轻舟也不敢猜测他居然对她有心思。

    “对不起,我言语失当了。”贺晨景道,神态不便,表情里又松弛了几分。

    顾轻舟收敛了心神。

    既然对方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对付她,那么她亦可如此。

    “知道就好。”顾轻舟道。

    说罢,她转身往里走。

    贺晨景道:“我也没吃饭,不知可有荣幸与你同桌?”

    没有外人在场,他坚决不肯称呼她为“少夫人”。顾轻舟不是谁家的少夫人,能给她添容光的,是她的智慧和谋略。

    贺晨景不肯用其他东西来玷辱她。

    他甚至觉得,她不应该被困在“司少夫人”这个狭隘的头衔里,她应该有更宏伟的未来。

    他看着顾轻舟,丝毫不遮掩他对她的欣赏。

    顾轻舟的态度,则是冷傲的、厌恶的:“不方便。”

    说罢,她转身就走了。

    张辛眉等了半晌。

    他伸头望过来,看到了贺晨景,顿时就不高兴了。

    小孩子的判断力惊人,他以貌取人,觉得贺晨景实在太体面漂亮了,很可能跟他抢顾轻舟,当即满心怒火。

    “来人,去割了他的舌头,不许他再跟爷的女人说话。”张辛眉吩咐随从。

    正好顾轻舟听到了。

    顾轻舟笑道:“你不怕惹事啊?”

    张辛眉非常不高兴:“谁让你跟别人说话的?要是惹事,也是你惹事。”

    顾轻舟捏他的脸:“顽皮捣蛋,小心吃亏。”

    话虽如此,顾轻舟却没阻拦,任由张辛眉的随从去找贺四的麻烦。

    贺四应该接受一点教训才是。

    顾轻舟带着两个孩子,到了雅间坐下。

    张辛眉利落点了菜:八宝鸭、水晶虾仁,红烧肉、糖醋小排、葡萄鱼、蒸螃蟹、响油鳝丝、清蒸鲈鱼。

    除此之外,还点了很多小菜。

    顾轻舟看着他把招牌菜全点了,笑道:“吃得完吗?”

    张辛眉瞥了她一眼,深感她土气:“吃饭就是尝个味,全部吃完的话,你是猪吗?”

    顾轻舟就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作贱食物。”顾轻舟道。

    不过有二宝在,他能吃掉顾轻舟和张辛眉加起来的双份,倒也不愁浪费太多。

    等着上菜,顾轻舟去了趟洗手间。

    菜社的洗手间在一楼后院,有个专门的小房间。

    顾轻舟从洗手间出来时,瞧见了贺晨景。

    他正整了整衣襟,从旁边走过来,而跟着他身后的,是张辛眉的随从,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顾轻舟脚步微顿。

    贺晨景活动了一番手脚,面上有运动后的红潮,头发凌乱了,似融化了冰山</a>的表面,露出几分活力来。

    他抬眸看到了顾轻舟。

    “.......下次想要收拾我,派个厉害点的,别打了三两下就求饶的。”贺晨景低声,既不是张狂也不是妥协,依旧那般波澜不惊。

    顾轻舟的手指,微微蜷缩。

    “能否私下里聊几句?”贺晨景道,“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顾轻舟正了心神,道:“贺四少,你有什么事,跟我的副官说吧。”

    她转身要走。

    贺晨景却道:“我想做你的男朋友,此事亦可告诉你的副官吗?”

    他说话的时候,仍是一派正经,眼睛里也格外认真,丝毫没有调侃的意思。

    顾轻舟则大怒。

    怒火沿着她的整个胸膛烧灼,她很想一枪毙了这厮。

    然而,冷静对愤怒,顾轻舟会吃亏。

    她强行压抑着冲动,淡淡道:“贺四少,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故意调戏了。我想,我可以认定你是在挑衅军政府。你既然下了战书,我就接了。”

    “不,我没有丝毫挑衅的意思。”贺晨景道,态度很认真,黢黑的瞳仁能倒映出顾轻舟的影子,“时代不同了,很多男人结婚了,依旧在外面公开找女朋友。你为何不能找个男朋友?”

    顾轻舟心zhong闪过几分错愕。

    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他似乎想给顾轻舟做情人。

    男人多半在乎尊严,贺晨景这般离经叛道,顾轻舟闻所未闻。

    果然天下</a>之大无奇不有!

    “你这样不要脸?”顾轻舟看着他,“你父亲知道吗?”

    贺晨景道:“此言差矣。爱情是没有任何阻隔的,婚姻却是协议的牢笼。我追求自由,遵从我的本心。我爱慕的女人,正好已婚,仅此而已。”

    顾轻舟冷笑。

    也许,这就是西方新鲜的自由观?

    为了自由,不惜牺牲其他人?

    顾轻舟的心头发毛,她不由想起了秦筝筝和顾圭璋,当年他们是不是也这样宣扬爱情,从而牺牲了孙绮罗?

    不管是男还是女,想插足人家的婚姻,顾轻舟都深恶痛绝。

    她对贺晨景的憎恶,又添加了一层。

    “贺四少,恕我不能苟同。我认为你毫无道</a>德,从品德上讲,你是个拙劣的偷窃者。我这里的路,你是走不通的。若真的被你爱慕,我深以为耻。”顾轻舟疾言厉色。

    说罢,她转身就走了。

    贺晨景却在背后道:“因循守旧的观念,困不住人心,我相信你会慢慢走出来的。”

    顾轻舟握紧了拳头。

    她回到了雅间。

    刚走到门口,就和气冲冲出门的张辛眉,碰了个正着。

    张辛眉厉声对顾轻舟道:“那厮敢打爷的随从,爷要去宰了他!”

    说罢,他绕过了顾轻舟,带着受伤的随从和二宝,匆匆忙忙下楼去了。

    顾轻舟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副官唐平:“下去看着,别叫九爷吃亏了。”

    唐平道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