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39章沉默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顾轻舟一直在阖眼装睡。

    司行霈知她未睡,更知她心情不好。

    他吻她。

    他试图勾起她的反抗,这样她的情绪可以发泄出来,她就可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闹了半晌,顾轻舟一动不动。

    司行霈有点吓到了,急忙去摇她:“轻舟?”

    顾轻舟睁开了眼,瞬间寒芒摄人。

    司行霈很清晰感受到,她的不快是来自他。

    她看他的时候,用一种冷漠到了极致的目光。

    司行霈蹙眉。

    之前还好好的。

    他又想起他和芳菲聊天时,身后那似有若无的玫瑰清香,心中一片澄澈。

    他的心,竟是莫名其妙高兴了起来。

    顾轻舟在吃醋!

    司行霈笑,勾起她的下巴吻她:“傻东西,是不是误会了?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去了后花园?”

    顾轻舟望着他。

    她眼波滢滢中,倒映出他的影子。他的面容极其英俊,可似乎蒙上了一层薄纱,看得不那么真切。

    司行霈心中咯噔了下。

    他再次想到,顾轻舟生病了,她是发烧了的。

    气病了?

    这也气得太狠了。

    他着实心疼。

    那点绮丽的心思,再也没有了。

    “轻舟,我之前和芳菲在后花园说话呢。”司行霈解释道。

    顾轻舟嗯了声。

    司行霈蹙眉。

    这反应,是在吃芳菲的醋吗?

    “司行霈,你为何要杀了我的师父和乳娘?”顾轻舟突然发问。

    好好的,又提起这茬?

    司行霈满眸担心。

    他知道有很多问题。

    是司夫人挑拨了什么,还是她误会了芳菲是其他女人?

    亦或者,只是有人说起了她的师父和乳娘,让她突然间又放下了对他的信任?

    司行霈不知到底哪个问题才是主导。

    亦或者说,当问题太多了,任何一根稻草都可以压垮他们的关系。

    司行霈用力,将顾轻舟抱住:“轻舟。”

    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顾轻舟道:“告诉我!”

    司行霈轻轻吻她的耳垂:“替我生个儿子!”

    顾轻舟倏然发怒,她用力推搡他,道:“滚开</a>!”

    司行霈被她推得肩头一晃。

    他将她压下。

    她挣扎得更加厉害,手乱挥,却始终没往他身上打。

    司行霈能感受到不同:她不打他,绝不是心疼他,而是将他拒之门外。

    当这个男人是她的陌生人时,她才不会做出打或者骂这等看似羞辱、实则亲近的行为来。

    她能有多大的力气?

    她的打又能有多疼?

    她从前动手,无非是知道司行霈疼她,她怎么打,他都不会伤心。

    如今.......

    司行霈心中莫名其妙慌了。

    他吻她,吻得特别用力。

    顾轻舟却静下来。

    她没动,任由他的手在她凉软的肌肤上游走。

    司行霈也停下来。

    他轻轻拂过她的鬓角,只感觉她的眼眸格外秾丽妩媚。

    他轻轻吻了吻她的眼睛:“轻舟,你今天怎么了?”

    顾轻舟阖眼,喃喃道:“我没事。”

    “是蔡氏说了什么,还是误会了芳菲是其他女人?”司行霈又问。

    误会了芳菲是其他女人?

    假如没有误会,那么她就不应该吃司芳菲的醋吗?

    顾轻舟也觉得,这话没毛病。

    人家兄妹亲近,是正常不过的亲情了。若是她介意司行霈的亲情,那么她口口声声要给师父和乳娘报仇,岂不是成了笑话?

    不应该吃醋的,这大概是司行霈的意思。

    顾轻舟说话有分寸。

    若她明知说出来,一定会遭到别人的反驳,那么她宁愿不说。

    她现在告诉司行霈,她很不舒服司芳菲和他的亲近,司行霈一定会说她傻、想太多、太敏感了等,反驳了她。

    毕竟,他口口声声说她“误会了芳菲是其他女人”。言下之意,若是芳菲,他们亲近就无碍了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有时候,沉默才有力量。

    顾轻舟低垂了羽睫。

    她想起自己毫无退路,想起自己连个至亲的血脉也没有。

    这个世上,再也没人只疼她。

    顾轻舟也会反思:“我是不是要得太多?”

    没人会只疼她一个人,除了她的师父和乳娘。

    可惜,他们全被司行霈杀了。

    司行霈害死了这个世上唯一属于顾轻舟的人而他,却不是单纯只属于她的。

    他对老太太很好,对二叔一家也很亲近,可顾轻舟为什么不生气?

    独独面对司芳菲,生出这一腔情绪来?

    她想了很久。

    司行霈抱紧了她。

    “轻舟,跟我去平城,可好?”司行霈在她耳边低喃。

    顾轻舟没言语。

    她知道,可以跟他走的,除了自己,还有司芳菲。

    他愿意把他的私密空间分享给芳菲。

    然而,他们是至亲的血脉,顾轻舟连吃醋的资本也没有。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司行霈年少的时光里,司芳菲都见证了他的岁月。

    顾轻舟觉得,自己这样下去,将来可能会吃儿媳妇的醋,变成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可她从不拘束自己的心,委屈自己的感情。

    她不高兴了,就是不高兴。

    她不表达,因为表达没有力度,会被反击回来;不代表她会压抑住,装作若无其事。

    “我是岳城司家的儿媳妇,不会去你的平城。”顾轻舟道。

    司行霈捏她的脸:“那你现在躺在我床上做什么?”

    “你也觉得我很下贱,是不是?”她抬眸,安静问他。

    司行霈的眼底,终于有了怒焰。

    “顾轻舟,你又皮痒了!”司行霈道,“你再这样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我说的是实话。”顾轻舟道,“我最近想,我刚遇到你的时候,就是司慕的未婚妻。然而,你一直对我强取豪夺。你霸占我,欺负我,到头来你也问我,为什么会躺在你床上!为什么,你不是最清楚吗?”

    司行霈的心,猛然收紧。

    他感受到了顾轻舟的心灰意冷。

    她好像推翻了一切,回到了最初。

    她一直为这份感情感到羞耻。

    司行霈强迫她,她躲闪不开,可她不喜欢,她为此而难堪。

    “轻舟!”司行霈再次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和他对视,“轻舟,蔡氏到底说了什么?”

    顾轻舟觉得,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就能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知道顾轻舟很不开心。

    他之前还问,是误会了其他女人,还是因为司夫人蔡氏。

    现在,他已经把误会司芳菲给摘了,只说司夫人。

    这是告诉顾轻舟:他觉得司芳菲带来的误会,远远不足以让顾轻舟这样难过。

    可顾轻舟伤心的,偏偏就是司行霈误以为的无关紧要的小事。

    顾轻舟也想到,他从前对待她的兄长顾绍,可谓冷酷无情。第一次见面,他就一拳把顾绍打伤。

    “不管她说了什么,也是我们婆媳之间的事,不与你相关。”顾轻舟道。

    司行霈的呼吸,莫名粗重了起来。

    他捏紧了她的下颌,呼吸凝重,声音也变得极其缓慢:“顾轻舟,你再说一遍!”

    顾轻舟的眸光流转,似有淡淡笑意:“你不高兴?”

    司行霈薄唇紧抿。

    他不是不高兴,他是要被气死了。

    她今天是针对他的,一句句往他心窝里戳。

    根源是什么,司行霈会查到的。

    此刻,却是很生气。

    “轻舟,你今天很针对我,告诉我!”司行霈道,“说给我听,我想知道原因!”

    “我想回家.......”顾轻舟的眼神却很放空。

    她似个无助的孩子。

    “我就是你的家!”他道。

    顾轻舟的心,再次被狠狠刺痛。

    她什么也没有了,她只剩下他。

    “我想回我师父和乳娘的家。”顾轻舟道。

    司行霈的脸色骤变。

    顾轻舟没有再说什么。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她着实疲倦,就缓缓阖眼打盹。

    后来,她睡着了。

    司行霈却再无睡意。

    他起身,走到了阳台上抽烟。

    夜风熏甜,丝丝黯潜,碧穹繁星点点。远处的树,沉寂在茫茫夜色里,宛如戍守的将士。

    司行霈轻吐云雾。

    他坚毅的面容上,闪过几分痛色。

    “......还是放不下。”司行霈想。他知道很难,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感觉顾轻舟是放不下的。

    她一直会惦记着她师父和乳娘的死。

    司行霈磨了她这么久,效果甚微。

    “要不要告诉她呢?”司行霈也想。一旦告诉了她,她会怎么做?

    司行霈不能深想。

    沉思良久,司行霈才抱着顾轻舟,沉沉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他起床更衣。

    顾轻舟睁开了眼。

    看到他,略感疲倦,顾轻舟又阖眼。她心中某个地方,并没有因为睡了一觉就变得 轻盈,依旧是沉甸甸的,压住她的心。

    司行霈更衣完毕,俯身对顾轻舟道:“督军要回南京了,我去送送他。”

    似乎怕顾轻舟误会,他解释道,“还要送送芳菲。”

    好像有了司芳菲,就必须要去送一下,顾轻舟就一定能理解。

    顾轻舟转过身。

    她也应该去送送督军的,可她实在起不来。

    她知道,司行霈会安排她新宅的副官,让顾轻舟那边的人去告诉司督军,她已经生病了。

    司督军不会怪她的。

    良久之后,顾轻舟道:“我要回去了,今天还有事。”

    司行霈按住了她的肩头:“我回头送你。轻舟,我傍晚的时候要走,等我回来。”

    顾轻舟没动。

    等他离开之后,顾轻舟还是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新宅。

    她四肢无力。

    静坐之后,顾轻舟去了趟林海公墓,去看望了自己的师父和乳娘的墓地。

    心情像云中著水,层层</a>压下来,叫人透不过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