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29章 小叔子的挑衅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

    顾轻舟看了眼二叔。

    二叔是个很和蔼的长辈,对老太太很孝顺,对督军很敬重,对顾轻舟也很好,把顾轻舟当家里人。

    所以,顾轻舟亲自来了,而不是派副官来。

    “二叔,这些日子,阿宇天天去军政府的监牢,看望魏清寒。”顾轻舟道。

    二叔脸色骤变。

    “上次的事,我还以为他知道悔改了,不成想他又这样。虽说魏清寒被关起来了,他狡猾多端,阿宇别再被他利用。”顾轻舟道。

    军政府的监牢,虽然是铜墙铁壁,可任何壁垒都有被打破的时候。

    顾轻舟担心司宇。

    司宇对魏清寒的友情,似乎超过了顾轻舟的认知范围。

    朋友之间,似乎.......

    她说不好,总预感不太对。

    司宇这些做派,看上去完全是鬼迷心窍。而受到这种迷恋的,多半是陷入河的男人。

    陷入情陷阱里,基本上都会神志不清。

    魏清寒生得像魏清嘉,他漂亮得精致,甚至胜过了普通女孩子。顾轻舟觉得,他穿上女装,肯定比她都漂亮。

    这又不得不让顾轻舟多心。

    “我会教训他的。”二叔满脸通红,又尴尬又羞愧,“轻舟,你暂时不要跟你阿爸说。”

    顾轻舟点点头。

    二叔是司宇的亲爹,他出面管自然是比较好的。

    既然到了老宅,顾轻舟也去看了祖母。

    祖母很高兴,每次顾轻舟来,她都要欢喜一番。

    顾轻舟就陪着她,打了一下午的牌,还留在司公馆吃了晚饭。

    晚上八点半,顾轻舟准备离开时,在门口遇到了气急败坏的司宇。

    “二嫂!”司宇大声喊顾轻舟。

    顾轻舟停下了脚步,静静看着司宇。

    司宇脸上,有很明显的巴掌印子,一看就是挨了二叔的打。

    “二嫂,我想问你,军政府的监牢是不能探视吗?”司宇眼眸赤红,“还是阿寒犯了重罪,不能被探视?”

    “都不是。”顾轻舟道。

    “那你凭什么不许我去看他?”司宇厉喝,几乎想上前扇顾轻舟。

    他知道不能,故而攥紧了拳头,“二嫂,做人不要太过分!你只是我司家的儿媳妇,哪天说被赶出去就被赶出去,我可是司家的血脉,你一定要跟我作对?”

    上次挨打,司宇也的确断了跟魏清寒来往的心思,只是过了几天,又念起他的好来,再次去看魏清寒。

    发现魏清寒处境很糟糕,司宇的同情心全起来了,那点误会也消除了。

    顾轻舟的眼眸,有了几分阴沉:“你觉得我在跟你作对?”

    司宇没有回答,可他的表情告诉顾轻舟,他就是这样想的。

    顾轻舟沉默,依旧看着他,眸光不动。

    司宇被她的气势震慑,想要说话,偏偏言语都梗在喉咙里。

    他觉得不能这样,自己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受她的气?

    “二嫂,你别欺人太甚,我好歹也是你的小叔子!”司宇道,“你这样干涉我的自由,是把我当成了什么?”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不要以为,你嫁到了司家,就是高人一等!谁不知道你是什么出身?”

    他看到顾轻舟不说话,只当自己胜利了,乘胜追击,“你自己从小养在乡下,没见过世面吗?你父亲烂赌,输光了家业,若是没有我们司家,你只怕连安身立命的地方也没有,你不怀感恩就算了,还想压住我们一头,是何道理?”

    关于顾轻舟的身份,议论纷纷。

    司督军是岳城之首,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什么,可大家私下里很不平顾轻舟。

    顾轻舟这等出身和家庭,岳城绝大多数的名媛比她强,结果她成了司慕的妻子,成了军政府的少夫人,众人哗然。

    司宇天天吃喝玩乐,每次同伴们说起军政府的少夫人,也会开玩笑,说几句啼笑的话,说顾轻舟好有手段。

    顾轻舟到底是怎么成功的,传言有点不堪。

    于是,司宇从未把顾轻舟放在眼里,甚至有点厌恶。

    再加上,魏清寒不喜顾轻舟,司宇同仇敌忾,对顾轻舟也没了好感。

    “看来,你很不服气?”顾轻舟的声音袅糯温柔,安静问道。

    司宇冷哼。

    凭什么要服气呢?

    “既然这样,你的事我就不管了。”顾轻舟道,“你说得很对,我是出身不好,娘家也不显赫,若没有司家,我的确无立足之地。”

    司宇不知她为何要重复这些话。

    顾轻舟继续道:“既然这样,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对你,可是仁至义尽了。”

    说罢,她转身上了汽车。

    副官通过后视镜,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抱臂静坐,路灯的光偶然闪进车厢,副官只能看到顾轻舟一张恬静的面容,似乎在沉思,却没有伤心和恼怒。

    “.......少夫人,要不要告诉督军?”副官小心翼翼开口。

    顾轻舟回神。

    “什么?”她反问。

    副官道</a>:“三少对您不敬,此事要不要告诉督军?”

    顾轻舟笑了笑:“督军让我当家,若是我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岂不是叫督军失望?不用告诉督军。”

    回到别馆,顾轻舟心中的主意就成型了。

    既然司宇如此想要找打,就让他吃点苦头吧。

    “唐平,你过来。”顾轻舟喊了自己最信任的副官。

    唐平恭敬上前。

    顾轻舟低声,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唐平,对唐平道:“就照我的话,让胡副将布置下去。”

    胡副将是现在管理军政府监牢的。

    监牢的守将,每隔一段时间换一次,因为大家都觉得看守监牢是大材小用,所以没人愿意长期做此事。

    “是。”唐平道。

    吩咐了下去,顾轻舟想了想,又喊了厨娘来。

    “明天做点提子蛋糕,我要亲自送到司公馆去孝敬老太太。”顾轻舟道。

    厨娘道是。

    新宅的厨房,有专门的糕点厨子,西洋蛋糕她也会做,而且味道还不错。

    只是,顾轻舟吃得少,做得也少。

    翌日清早,顾轻舟就闻到了蛋糕的清香,她自己就拿这个做早餐。

    早餐之后,顾轻舟拎着厨房准备好的食盒,去了趟司公馆。

    她亲自把蛋糕送给了老太太。

    “厨房新做的,我想着您吃这种口味的,就送了些给您。”顾轻舟笑道。

    老太太眉开眼笑,叫人切过来吃,又叫佣人去煮了红茶来配。

    红茶端起来,里面添了牛乳,顾轻舟拿起来轻呷了一口,满足叹气道:“祖母这边的红茶,比我们那边的好多了。”

    老太太就笑。

    遣了佣人下去,子里只有她们祖孙二人时,老太太笑着问她:“说吧,有什么事?”

    “没事我就不能来看您了?”顾轻舟笑道。

    老太太轻轻敲了敲她的头:“鬼机灵,你当你祖母老糊涂了吗?说吧,什么事,别叫我乱猜,心中不安。”

    顾轻舟就把司宇的事,告诉了老太太。

    老太太当即沉了脸。

    顾轻舟笑道:“您放心吧,我这边都准备妥当了。”

    说着,她就把自己的计划,全部告诉了老太太。

    “.......您年纪大了,若是真的受到了惊吓,我怕您身子骨吃不消。此事,我先给您透个底,您心中有数,不管发生何事,您都别害怕。”顾轻舟道。

    老太太是见识过风浪的。

    如今这把年纪了,比年轻人沉稳得多。

    老太太听得明白,就道:“轻舟,你放心做你的事,祖母无碍的!这个阿宇,打也打不好,就要让他吃些苦头。”

    顿了下,老太太又道,“轻舟,你是个好孩子,你阿爸跟我说了,他把岳城军政府交给了你,而不是阿慕。

    他说过,你在军中颇有威望,将士们都敬佩你的才干,这是司家给不了你的,是你的本事。阿宇肯定说了些难听的话,那是他见识浅薄,你勿要跟庸人置气。”

    顾轻舟心中微暖。

    她没想到,督军居然把这些事,都告诉了老太太。

    想想,也是应该的,司督军最是孝顺敬重老太太的,他去南京上任,带走了司夫人和孩子们,留下顾轻舟和司慕当家,老太太这边不可能没交代。

    “我不会的。”顾轻舟真诚道,“在我心中,阿宇只是不懂事,被歹人利用而已。祖母,我既然答应了阿爸,要好好照顾岳城,自然就会好好照顾家里人。

    岳城是大家,司家是小家。小家都照顾不好,何来大家?您放心吧,我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想到自己和司慕已经离婚,顾轻舟就不知该怎么跟司督军解释,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老太太。

    司督军是让顾轻舟坐镇岳城的。

    一旦顾轻舟要离开,司督军的整个计划都要被打乱,他可能会措手不及。

    司慕回不来,司行霈也回不来,司督军自己更回不来。

    顾轻舟一旦公布了离婚的消息,司家无人坐镇岳城,军中会怎么想?

    颜新侬再如何有威望,他仍不是司家的人。

    顾轻舟现在的地位,非常重要。

    她是司家的女主人,她在军中得人心,她一旦动了,军心就要动。

    机会不好。

    顾轻舟一方面是想拿到司慕的赡养费,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司督军的为难,至今没敢泄露半个字。

    “好孩子。”老太太握住了顾轻舟的手,“你想做什么,就去忙吧,不用担心祖母,你祖母还没老糊涂呢。”

    顾轻舟道是。

    她出门的时候,再次遇到了司宇。

    司宇微愣。

    顾轻舟表情没有动,似乎没看到他,从他身边走过。

    司宇心中莫名不安:“她干嘛呢?”

    看着顾轻舟的背影,司宇总感觉她在搞鬼,心中咯噔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