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23章 对魏清寒的惩罚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司督军一大清早就醒了。

    他是被电话吵醒的。

    给他打电话的,是他的侄儿司宇。

    “大伯,二嫂她在岳城要翻天了,她如此枉顾法纪,是坏了您订下来的根基啊,大伯!”司宇在电话里气急败坏。

    司督军一开始没听懂。

    “慢慢说!”司督军低喝,“还没弄清楚什么事,你就慌成这样,成何体统?”

    司宇的情绪忙收敛。

    哪怕是在电话里,他也很害怕自己的大伯。

    “大伯,是二嫂,她派人把魏市长的小儿子抓了起来,还给他扣上了私购军火的罪名。”司宇言简意赅。

    司督军微微拧眉。

    顾轻舟不像是办事糊涂的人。

    “.......魏市长的小儿子,他私购军火了吗?”司督军问。

    司宇一下子就哽住。

    当然是购了,不过量不多,也就购炸毁一辆车的,连桥也炸不掉。

    这么小的分量,就说魏清寒要谋逆,实在太夸张了!

    “那都不算炸药,就是一点做炮仗的。”司宇道。

    司督军的声音沉了下去:“也就是说,还是私购了!”

    司宇胆怯。

    “大伯,这点小事.......”

    “私购军火是小事?”司督军的声音更加严厉,“你阿爸呢?”

    这是要跟大人说话。

    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司宇恨不能抽自己两个耳光,没事提什么军火!

    “不是的,大伯,您听我解释。”司宇慌忙道,“都是昨天晚上的事,二嫂在伺机报复。”

    他就把昨晚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司督军。

    司督军听完,更是怒不可遏:“你是说,军政府的少夫人办事,被你阻止了?你是军政府的什么人?”

    说罢,重重挂了电话。

    司宇拿着电话筒,瞠目结舌。

    怎么就这样了?

    大伯什么时候也如此是非不分了?

    很快,司督军就打电话给二老爷,把他大骂了一顿:“你若是管教不好孩子,我派人去替你教!轻重不分,将来督军府的事,是不是由他说了算?”

    二老爷被骂得半句话也不敢还嘴。

    唯唯诺诺应下,挂了电话,二老爷就派人把司宇抓了过来。

    不由分说,二老爷这边的人,把司宇狠狠打了一顿。

    “往重里打,让他长点记性!”二老爷怒喝。

    二太太一句话也不敢劝。

    老太太那边听闻了,得知司宇跑到顾轻舟面前指手画脚,还跟司督军告状,他僭越得太过分了,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自己打,下手有轻重,若是司督军派人回来打,那就难说了。

    司宇挨了顿打之后,才彻底明白一个道理:顾轻舟不仅仅是他的嫂子,更是军政府现在的女主人。

    司宇的行为,不是小叔子跟嫂子闹脾气,而是损害了军政府的权威。他质疑顾轻舟,就是质疑军政府。

    早起的时候,魏家的下人急忙告诉司宇,司宇昨晚送回去的魏清寒,又被顾轻舟派人抓走了。

    司宇气不打一处,就想着司督军能治顾轻舟,殊不知自己太过于愚蠢,犯到了司督军的忌讳。

    “你这么大人了,要知道分寸!”二太太也严厉警告司宇,“别说她是军政府的少夫人,就算她只是你嫂子,你帮着外人对付自己嫂子?”

    二太太还念着顾轻舟救回了司骏,又念着顾轻舟往日的好,对司宇也是失望透顶了。

    司宇挨了顿打,还四面楚歌,一时间心灰意冷,也恨起魏清寒来:“都是他,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尴尬了!”

    想到这里,司宇就觉得,还是和魏清寒断交比较划算,再也不敢乱蹚浑水了。

    司督军打了侄儿,也给顾轻舟打了电话。

    “......你委屈了,公事公办吧!魏lin从前是我的亲信,这些年他越发有了主见,我也是知道的。”司督军道,“再说了,他儿子犯事,魏lin那个做老子的也是同罪。”

    顾轻舟笑道:“阿爸,这是谁惊动了你?”

    司督军笑笑。

    顾轻舟就把昨天的事,一遍遍捋清楚给司督军听。

    魏清寒想要害死顾轻舟,用心险恶。

    顾轻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对付他,结果被司宇捣乱。

    “魏清寒把炸药绑在我车上,这是要炸死我的,而且他还想绑架我。”顾轻舟道,“他安排了两个计划对付我,所以我先让他们自相残杀。此事被三弟阻止了。

    我前思后想,魏清寒放炸药在我车上的事,的确可以加重他的罪名,但是我也要被卷入流言zhong,索性隐去了这一段,只告他私下购买军火的罪名。”

    司督军听了,略微颔首。

    他一瞬间想了很多。

    市长魏lin可知情?

    那个歌女,是魏lin亲手调教的,目的是什么?

    “三弟救了魏清寒,让我想起了农夫与蛇。魏清寒会发现,三弟很好用,接下来可能进一步伤害他,来达到伤害军政府的目的。

    为了防患于未然,把魏清寒关在牢里,我觉得最妥善。这样的话,魏lin也算有了人质在咱们手里,他会更加的安分守己。”顾轻舟道。

    “你办得不错,轻舟。”司督军赞许道,“这是私购军火,不管量多少,把魏清寒移交到军政府的监牢去吧。”

    顿了顿,司督军又道,“这是我的意思,我会亲自打电话告诉新侬。”

    司督军很赞同顾轻舟的处理方法。

    魏清寒蓄谋已久,接近司宇目的绝不单纯。

    放虎归山太危险了,顾轻舟从来没打算这么做过。

    “是,阿爸。”顾轻舟道。

    就这样,魏清寒以私购军火的罪名,被判了三年,在军政府的监牢里服役,魏市长每周都可以去看望他。

    如此,也算保住了魏清寒一命,魏lin不敢再奢求什么。

    他一周能去看望一次,也会知道魏清寒过得好不好。

    真正懵了的人,是魏清寒。

    “阿爸,这是私加重刑!我不服!”魏清寒眼眸通红。

    失败之后,魏清寒捡回来一条命,一夜未睡,又想出了一条毒计对付顾轻舟。

    没想到,他自以为的绝世好计谋,却没有伸展的机会。

    他还没来得及表现什么,就被军政府的人给抓了。

    “阿爸,你救救我!”魏清寒大叫起来,“你难道想要我死吗?”

    魏市长正因为这个儿子的鲁莽而胆战心惊,当即扇了他一巴掌:“你给我好好服刑!三年而已,你出来还是二十多岁,再敢胡闹,连命都没了!”

    魏清寒满腔的恨意。

    同时,顾轻舟叫人把蝶飞关到了另外私密的地方。

    这个女人是难得一见的姿容不俗,而且心狠手辣,顾轻舟将来可能会用她。

    至于她想要杀顾轻舟,就要凭借她的本事了。

    此事,没有顾轻舟预想zhong那么好,却也算解决了。

    魏清寒被抓起来,顾轻舟也去监牢看过他。

    他穿着囚衣,依旧是那么英俊漂亮,态度倨傲。

    看到顾轻舟,他高高昂起脸,冲顾轻舟啐了口,低声咒骂了一句很难听的话。

    他态度很倨傲。

    顾轻舟是无所谓的,可陪同顾轻舟进来的牢卒却不高兴。

    站在牢房门口,牢卒问顾轻舟:“少夫人,他这么不识抬举,要不要教训教训他?”

    魏清寒依旧不为所动。

    顾轻舟问:“你们是有什么好方法?”

    魏清寒的手指,微微曲起。

    牢卒笑道:“好方法是没有的。不过他这么漂亮,单独关在这个牢房里,实在太可惜了,可以让他挪个地方。”

    说罢,牢卒冲顾轻舟使了个眼色。

    魏清寒顿时明白,他脸色骤变,又恶心又愤怒。

    他冲过来,厉声咆哮:“你敢!我阿爸可是市长,你试试看!”

    牢卒不以为意。

    军政府的监牢,牢卒们眼里只有军政府的人,何曾把市长放在眼里?

    顾轻舟失笑。

    “你敢!”魏清寒的脸由白转紫,顾轻舟的笑,让他心底莫名生起了寒意。

    他突然明白一件事:只要顾轻舟点头,他即将会遭遇那等最肮脏的难堪!

    魏清寒特别恨这种事,其实还有个缘故,也是因为魏清嘉。

    魏清嘉之所以离婚,并不是因为她的丈夫养了女学生,而是因为她的丈夫养了男学生。

    为何魏清寒觉得他离过婚的姐姐还是那么冰清玉洁?因为他很清楚,她姐姐和姐夫从未睡过。

    这大概也是魏清嘉为什么那么大胆,想要最好的前途吧!

    现在,顾轻舟却要如此对付他,魏清寒不能忍受。

    他宁愿一头撞死!

    “不要这样做。”顾轻舟微笑过了之后,严肃告诉牢卒,“我很不喜欢用这种事来折磨人的。”

    牢卒有点尴尬。

    “我的话,不是开玩笑。”顾轻舟又补充,生怕牢卒会错了意。

    她总觉得,这样的手段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顾轻舟可以手染鲜血,却不能接受自己的格调降低到这种程度。

    从前她不会这样对付魏清嘉,现在也不会这样对付魏清寒。

    她有无数的手段可以收拾他,叫他惨痛,而那种手段,顾轻舟不喜欢。

    魏清寒那颗愤怒又忐忑的心,倏然一紧。

    他怔怔看着顾轻舟。

    牢房里光线很暗淡,只能看到顾轻舟柔媚的轮廓,魏清寒怔愣,良久没有动。

    顾轻舟已经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