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460章 司芳菲的到来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vp章节内容,

    木兰从天而降,将司慕压倒,张口就要咬。

    司慕连忙伸手去挡。

    他吃饭的时候脱了外套,没有硬军装的抵挡,木兰的牙齿眼瞧着就要咬坏司慕的胳膊。

    “木兰!”顾轻舟疾呼,从身后抱住了木兰。

    木兰这才松了口,往后退几步,却不停冲司慕龇牙咧嘴。

    司慕狼口逃生,下意识摸出了枪。

    “司慕!”顾轻舟又疾呼他,转眸看他时,眸光幽冷如利箭。

    司慕扣动扳机的手指顿时就松了。

    气氛仍僵持,只能闻到两人一狼粗重的呼吸。

    “走,木兰,上楼!”顾轻舟惊魂未定,拍着木兰的脑袋。

    木兰就奔跑着上楼去了。

    顾轻舟紧随其后。

    司慕被将近一百多斤的狼扑倒,撞到了地板上,后脑勺剧烈疼痛起来。

    司行霈的狼,跟司行霈一样讨厌!

    司慕攥紧的拳头,指关节捏得发白,后脑勺的一阵阵疼痛,竟让他发晕,栽倒在地。

    佣人听到了这一声响,然后悄无声息,就从侧门伸头看了眼,便看到了晕倒在地的司慕。

    “少帅!”佣人厉声,“少夫人,您快来啊,少帅昏倒了!”

    顾轻舟这一天过得兵荒马乱,安抚好了木兰,又下楼送司慕去医院。

    司慕被她打了一巴掌,脸上还有很清晰的指痕,军医们看顾轻舟时,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顾轻舟难堪垂眸,无法言语。

    “无妨的,少帅已经醒了。”半个小时之后,军医出来告诉坐在门口静候的顾轻舟,“他让您先回去。”

    “我能去看看他吗?”顾轻舟问。

    军医道:“少帅无碍的,就是摔得脑子震荡了,留在这里观察一晚。我们照顾他,您应该更放心吧?”

    这就是说,司慕不想见她。

    顾轻舟也不想惹司慕不快,他已经受了很多折磨了。

    “你去忙吧。”顾轻舟道。

    军医道是。

    这晚,顾轻舟到底没有回去,就坐在走廊上的靠椅上。

    军医劝了两次无用,只得拿了件军用风氅给顾轻舟,让她别受凉。

    凌晨四点多,顾轻舟听说司慕醒了,还说饿了,军医再次检查,确定他真的没有大碍,可以吃饭,顾轻舟才放心。

    “我先回去了。”顾轻舟对军医道,“我在这里的事,别告诉少帅。”

    军医恭敬应是。

    顾轻舟坐了一夜,也是宿醉后清醒不久,现在又是饿得胃疼,又是头脑隐隐发胀。

    她坐在汽车里阖眼打盹。

    顾轻舟这边才走,那边司慕突然停下筷子,问军医:“她走了吗?”

    “已经走了,少帅。”军医道。

    一夜的观察,司慕的确只是轻微脑震荡,加上气到了极致才昏迷,没有大碍。顾轻舟陪坐了一夜,军医也告诉司慕了。

    军医乐得见他们感情好。

    司慕听到这里,表情是放松了不少,紧蹙的眉头也松开了。虽然他没有让顾轻舟进来,司慕的欣慰却是掩饰不住的。

    闹到军医院来,司慕面子上无光,人却也清醒不少了。

    他吃了东西,重新睡了个囫囵觉,睡醒之后就直接去了驻地,没有再回家了。

    顾轻舟中午的时候又派副官去打听,军医说了司慕彻底无碍,顾轻舟悬起的心,这才落地。

    她之所以如此紧张,还是因为郭半仙的话,说司慕命不长。

    “不过,郭半仙也说,司慕的危险在于枪支.......”顾轻舟的心又提起来。

    司慕整天带枪,怎么能避免?

    虽然砸晕了司慕,顾轻舟还是买了牛肉犒赏木兰:“木兰越来越厉害听话了!”

    和木兰相比,暮山就比较大爷,一般是使唤不动它的。

    木兰跳起来,接顾轻舟手里的牛肉。

    司慕三天之后才回家,他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不像上次那么气鼓鼓的;司行霈忙着修建铁路,也承诺会回报司慕救他的那枪,暂时不给他们添堵。

    一切相安无事!

    四月初十,顾轻舟准备明天去上海,处理蔡长亭的事时,司芳菲却突然来了。

    顾轻舟微讶。

    司芳菲是专门从南京赶回来。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洛水结婚时我忙着帮阿爸处理文件,没有恭贺她。”司芳菲笑道。

    司督军是派人送了礼物的,况且顾轻舟和司慕亲自出席了,听说司行霈也来了,司督军就没回来。

    他最近很忙,南京的空军已经在筹备了。

    “.......这次回来,是特意给洛水送份礼物。”司芳菲微笑,漂亮的眉眼全是温柔,“二嫂,你和二哥最近如何?”

    顾轻舟估摸着这话的含义。

    难道司芳菲这次回来,是为了顾轻舟和司慕?

    司慕当初被送到军医院时,脸上带伤,是不是军医告诉了督军?

    “我们挺好的,就是有时候胡闹,我手上没个轻重。”顾轻舟笑道,“姆妈还不知道吧?”

    司芳菲表情有点疑惑。

    她不知道顾轻舟在说什么。

    顾轻舟就微微眯了眯眼睛:难道猜错了?

    “.......姆妈最近都在忙着打牌,都没什么空闲。”司芳菲笑道。

    到了南京之后,司夫人终于感觉四周的贵妇</a>人小姐能配得上她的身份,故而交际越来越多了。

    司芳菲说罢,试探着看了顾轻舟:“二嫂,您最近没丢什么东西吧?”

    顾轻舟摇摇头:“没有啊。”

    她被司芳菲说得满头雾水。

    司芳菲所言,顾轻舟半句也听不懂,当即开门见山问:“芳菲,是不是出了事?”

    顾轻舟很直白问了。

    然而,她并没有得到司芳菲同样直白的回答。司芳菲只是笑道:“我听说二哥娶了姨太太,二嫂你没把二哥的心给丢了吧?”

    说罢,她自己笑了起来,笑声娇媚动听,似轻摇银铃。

    顾轻舟就断定,一定是有事的。

    “......姨太太长什么样子?”司芳菲巧笑,非要顾轻舟带着她去见见司慕的姨太太潘韶。

    顾轻舟就领着她去了。

    司芳菲看着挺满意的,道:“还不错。”

    然后她褪了手腕</a>上的卷草纹金镯子下来,送给了潘姨太,算作见面礼。

    除了见顾轻舟,司芳菲也单独去见了司慕。

    她去驻地找司慕。

    具体谈了什么,顾轻舟就不知道了。

    顾轻舟回头就问司慕:“芳菲说了什么?”

    “就是说,姆妈和阿爸关心你怎么还不怀孕。”司慕冷漠道。

    顾轻舟和司慕不同房的事,司督军现在未必不知道。

    他一直没说什么,任由顾轻舟和司慕平和过渡,现在却派了芳菲过来,到底是为什么?

    “芳菲应该不是督军派过来的吧?”顾轻舟揣测。

    司芳菲在岳城过了周末,周日的下午乘坐火车返回南京。同行的,还有另外几个女孩子,她们都是家在岳城,跟着父亲在南京任上,周末回来探视亲戚的。

    司芳菲与另一位姓蒋的名媛同车厢。

    列车开出之后,司芳菲默默发呆。

    “.......看二哥和二嫂的态度,他们俩是真蒙在鼓里。”司芳菲想,“到底是谁做的?”

    这么大的事,当事人不知情,父母不知情,真是滑稽!

    司芳菲不知该告诉谁。

    她试探了顾轻舟和司慕那么多句,假如他们知情,亦或者说愿意告诉她,早就说了,不至于半点口风也不露。

    他们俩不肯说,司芳菲去说的话,一定会得罪二哥。

    妹子将来都要依仗兄长的,司芳菲不愿意冒险。她和司慕是异母兄妹,有些事就需要避讳。

    “芳菲?”她这边出神,那边的蒋小姐已经笑着喊了她数声。

    司芳菲回神。

    “怎么了?”司芳菲笑道。

    “你没事吧?我看你一直在发呆。”蒋小姐笑道。

    司芳菲道:“没事,就是在想一首琴谱。”

    蒋小姐自然知道她的敷衍,也不好多问。

    中途,司芳菲去了趟洗手间,她的手袋在火车颠簸中从床上掉下来。

    蒋小姐去捡,却鬼使神差想看看司芳菲平素用什么粉,肌肤能那么好。

    她偷偷打开了司芳菲的包。

    粉没有找到,却在司芳菲的包里找到了一张纸。

    “是情书吗?”这位蒋小姐性格活泼,还有几分小孩子的稚气,好奇驱使她打开了。

    “好像不是情书,还有政府的红公章呢,是什么机密文件吧?”蒋小姐更好奇了。

    刚打开,就被司芳菲一把夺了去。

    “你做什么?”温柔恬静的司芳菲,冷脸看着蒋小姐。

    蒋小姐被她吓了一跳,又尴尬又胆怯,支支吾吾的。

    “你看到什么了?”司芳菲又追问,眸光里有幽烈,叫人不能小觑。

    “没没,我什么也没看到。”蒋小姐忙道。

    她是真的没看到。

    司芳菲仍是很生气,一路上不再搭理蒋小姐了。

    蒋小姐坐不下去了,去了其他包厢,找一个同行的人哭诉司芳菲的冷漠,丝毫不记得是她先偷偷翻司芳菲的包。

    司芳菲一个人独坐。

    她拿出这张纸,又看了几眼,最终决定还是带在自己身上,贴身藏好。

    她也最终下定了决心:“暂时不能告诉阿爸,我就当不知情好了,反正我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