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457章 我爱他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女子柔软温热的身躯,扑在自己怀里,司行霈耳边的枪声再也听不到了。

    他牢牢抱紧了她,一个翻身将她压下,护在身下。

    枪声停歇时,顾轻舟睁大了眼睛。

    司行霈看着她,眼zhong全是浓情,想要亲吻下她的唇。

    顾轻舟却回神般,使劲推他。

    她站起来,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杀手,被司慕一枪击毙。

    顾轻舟看司慕。

    司慕的眼神,孤寂而又冷漠,好似心灰意冷。

    小伙计抱着脑袋蹲在旁边,吓得面无人色,半晌才敢冒头:“我.......我不认得他,他是顶班的,胡四今天生病,请他的表弟顶班!”

    这边响了枪声,整个菜社都被惊动。

    司行霈的副官们,急匆匆进了屋子。

    “拖走,查明他的身份!”司行霈眉宇凛冽。

    “是!”副官应声,把人带走了。

    方才这人靠近司行霈,枪是上膛的,若不是顾轻舟推了那杀手一下,又拼了命将司行霈护住,司行霈挨这一枪是必不可少的。

    他素来警惕,今天却因为和顾轻舟、司慕吃饭,有点心不在焉。

    顾轻舟救了他一命。

    司行霈想到:顾轻舟第一次救他,是被迫的;第二次救他,虽然摔断了一根肋骨,也是因为他拯救她在先,她甚至是为了身后的颜洛水和颜一源。

    这次,顾轻舟却是心甘情愿的,只为救他。

    她明知道自己可能会挨一枪!

    她明明恨极了他,说他杀了她的亲人!

    千钧一发之际,顾轻舟为了司行霈,命都不要了。

    别说司行霈明白了,就连司慕也很清楚了。

    司慕想:“没用的,她永远不会是我的。顾轻舟多狡猾奸诈啊,而且惜命,她能豁出去命,这是多深的感情!”

    司慕不等结果,自己先走了。

    他不想知道是谁刺杀,也不想知道顾轻舟有没有受伤,他现在只想逃离这里,甚至顾不上带走顾轻舟。

    他单独把顾轻舟和司行霈放在一起了。

    “没事吧?”司行霈也不知司慕走了,他只顾去查看顾轻舟。

    顾轻舟却看到了司慕的背影,推开司行霈:“我要回去了!”

    她急忙去追司慕。

    跑得快了,被司行霈一把拽住,整个人就落入了他的怀里。

    “轻舟,不要挣扎了!”司行霈低声,轻轻吻她的耳垂,“你心zhong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为何不能给我点信任?”

    顾轻舟推他:“松开!”

    她重重踩了司行霈一脚。

    踩得很用力,她也趁机脱离了司行霈的怀抱,急匆匆下楼去了。

    司行霈没有动。

    顾轻舟慌乱,在菜社门口东张西望,却见自家的汽车还在。

    远处的墙角,有雪茄的清冽。

    顾轻舟微愣。

    她走过去,看到司慕站在阴影里抽烟。

    顾轻舟抿唇,想要开口,却被司慕打断了:“什么也不要说。”

    司慕轻吐了云雾,道:“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我都不想知道!你下楼了,没有留下来和他你侬我侬,至少你还是有点责任感。”

    他们的假婚姻,原本就只有责任和协议,是司慕要求太多了。

    既然顾轻舟保持她的责任感,她就仍然是司慕的妻子——名义上的妻子。

    “回家吧!”司慕将雪茄踩灭。

    他们俩上了汽车时,司行霈就站在菜社高高的台阶上,望着他们。

    司行霈极其英俊,面容被阳光渡上了金边,让他煞气邪魅的眉眼,有了几分温柔。

    司机开车,司行霈就消失在视线里。

    顾轻舟和司慕一路都没有说话。

    傍晚的时候,司慕一个人坐在孤零零的书房,没有开灯。

    这时候电话响起了。

    是司行霈打过来的。

    “.......你和轻舟今天救了我。”司行霈道。

    司慕想挂电话,到底还是没有挂,他想听听他说什么。

    “阿慕,在你们还有婚约的期间,我不会给你戴绿帽子,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司行霈认真道。

    司慕一下子就把电话给砸了。

    他不需要这种承诺!

    他需要司行霈不再惦记顾轻舟,他需要顾轻舟忘了司行霈,跟他好好过日子。

    可他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做不到,司慕也做不到放手。是司慕让他们陷入僵局,他不需要同情。

    他只想要顾轻舟!

    随后,楼上的顾轻舟也接到了司行霈的电话。

    “轻舟,是李wen柱的人想要杀我,我没事的,你放心。”司行霈声音温柔。

    顾轻舟却冷漠道:“不关我的事!”

    那个瞬间,她一定是疯了,被什么蛊惑着扑过去。

    司行霈死了不是更好吗?

    顾轻舟的心情很灰败。

    哪怕司行霈杀了她的全家,她还是爱他。

    她不孝且无能!

    真正有本事的,应该能做自己的主,至少不会让自己陷入混乱的爱情里。

    顾轻舟觉得自己像个废物,她辜负了师父和乳娘的栽培。

    司行霈的电话,提醒顾轻舟,她有多么懦弱,这点感情都放不下。

    “不要再打过来!”顾轻舟眉宇凛冽,“下次,我还是要杀了你!”

    司行霈低低笑了,笑得很暖。

    他的笑声,在告诉顾轻舟,这是不可能的。

    顾轻舟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把电话也给砸了。

    一声巨响,住在她楼下的司慕听得一清二楚。

    旋即,司慕听到顾轻舟下楼。

    楼下酒柜那边有动静。

    顾轻舟拿了两瓶威士忌,一转身就看到司慕站在她身后。

    司慕夺过了一瓶。

    “你有什么好借酒浇愁的?”司慕冷漠问。

    顾轻舟语塞。

    她始终有点心虚。

    不管是什么不得已,她今天都做错了,她不应该当着司慕的面,奋不顾身想为司行霈去死。

    她沉默着。

    司慕却道:“喝一杯如何?”

    顾轻舟抬眸看着他。

    司慕道:“我没吃饭。”

    顾轻舟也没吃,可惜她毫无胃口。

    闻言,她知道这是司慕的示好。出了这样的事,司慕还能心平气和,对他这种总爱气鼓鼓的小河豚来说很不容易。

    “我叫佣人准备。”顾轻舟摇铃。

    厨房有下酒的小菜,佣人们手脚麻利,很快就摆满了一桌。

    顾轻舟和司慕各自倒酒。一口气喝了两杯,酒意就上来了,顾轻舟心zhong更加空虚。

    司慕问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你喜欢他什么?”

    司行霈粗鲁野蛮,毫无风度,顾轻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爱慕他?

    顾轻舟则凝眸。

    司慕使劲盯着她,似乎想要她给个答案。

    顾轻舟道:“我跟我哥哥去跳舞</a>,被他误会了,他骂我哥哥是小白脸,我打了他一巴掌,他没有还手。”

    司慕微愣。

    他想了想:自己能做到吗?

    不知道,至今还没有女孩子敢打他耳光!

    说能做到,其实很难的吧?

    “........我在乡下生活多年,见惯了汉子打婆娘,有的往死里揍。他没有打我,我觉得他很好。后来,我被汽车甩出去,身上擦伤了,他给我上药,喂我吃饭。

    我的乳娘从来没喂过我,我很小就是自己吃饭。哪怕是眼馋其他人,乳娘也绝不容许。她想要我坚强,而不是骄纵。我第一次被人喂饭,就是司行霈了。”顾轻舟道。

    这些往事,很清晰印在她的心里。

    她不承认自己从那时候就爱司行霈,可记忆不会欺骗她。

    她记得和司行霈的点点滴滴。

    她很努力守住自己的心,不让自己沉沦,不让自己沦为他的玩物。

    顾轻舟在坚持,也在掠夺。

    司行霈侵占她,她也在侵占司行霈,她把那个花花公子给收服了。

    她一步步的坚持,最终得到了司行霈。他为了她,不惜杀人,不惜放弃自己的理想。

    想到这里,顾轻舟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爱情重要,还是亲情重要?

    “我爱他!”顾轻舟哭着道,“我很没用,我就是爱他!他为什么要自己动手,他可以找人.......”

    她已经是醉得不成样子了。

    司慕看着她,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惊愕到了极致。

    她甚至能接受司行霈派人去杀了她的亲人?

    她为了爱情堕落到了如此境地?

    “你清醒一点!”司慕厉声道。

    他的声音,让顾轻舟回过神来。

    她脸色微白,也知道自己陷入了一种魔魇里,完全失去了本心。

    她变成了一个不知感恩和轻重的不孝子。

    顾轻舟擦了眼泪,不再说什么。

    司慕也喝了几口。

    顾轻舟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

    司慕沉沉叹了口气。

    “.......你们家接我回城,就是为了退亲。要不是督军喜欢我,让你母亲有所收敛,她早就害死我了。

    我一见面就出卖了你,随后的两年里,你一直对我敬而远之,现在又为什么突然喜欢我?”顾轻舟问。

    司慕说不出话来。

    他不想承认自己的感情太单薄,可喜欢分很多种情况,有的人是慢慢积累,有的人是一见钟情。

    而他司慕,似乎是不符合这两点。

    他是在某个瞬间,心弦被顾轻舟拨动,很简单的心动之后,他发现自己得不到她,她一直拒绝他。

    于是,在顾轻舟拒绝之下,这份感情一点点的酝酿发酵,慢慢变成了他的执念。

    他爱顾轻舟吗?

    司慕第一次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