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434章 相爱相杀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时隔整整半年,司行霈再次见到了他的轻舟。

    顾轻舟站在沙发旁边,暖金色的斜照碎芒落在她的周身,她妩媚的眉眼充满了震惊,幻化出瑰丽。

    她穿着绯红色绣海棠花的斜襟上衣,那繁绣海棠花艳而不俗、娇而不媚,承露娇蕊盛绽,像极了顾轻舟,俯首扬眉皆有风情。

    时光荏苒,他的轻舟没有形销骨立,她依旧红润、美丽。

    司行霈心zhong莫名的满足。

    所有的离别,承受那么多的相思之苦,好像都有了意义——当时她在他身边,是钻入了死胡同,一天天消瘦狼狈,司行霈才不得不离开,给她时间疗伤。

    他知道,只要他离开,她就会慢慢恢复理智,而不是整日想着报仇。

    她终于活过来了。

    那些痛苦,她也熬过去了,司行霈知道她的轻舟,总能浴火重生。

    “轻舟.......”他疾步上前,将她牢牢搂在怀里。

    他身上有的味道并不那么好闻,似乎从泥土里滚过,又有雪茄的清冽。

    顾轻舟浑身的血管都在凝固,所有的血液全部停止,耳边的声迹亦逐渐散去,恍惚走在幽深的古森深处,阳光让人晕眩。

    路上没有尽头,四周的一切迷迷糊糊,没有任何响动,只有那淡淡木香。

    是他身上的味道。

    她没有动。

    回神般,她急忙去推他。

    司行霈松开了几分,一条长胳膊依旧将她圈固在怀里,另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深深</a>吻了上来。

    温热的气息覆盖,顾轻舟张口就咬,他已然是捏住了她的下颌。

    “轻舟乖,别闹。”他低喃,手指微微收紧,顾轻舟的牙关就无法动弹,甚至不能说话。

    司行霈的吻,缠绵悱恻。

    顾轻舟的手,悄无声息往他的脖子上探去。

    她手上有一根很细小的金针。

    司行霈察觉到了,顺势一压,将她整个人压在地毯上,握住她的手又捏住了她的下颌,吻得激烈。

    “轻舟,我很想你!”他从齿缝间呢喃着她的名字。

    顾轻舟被他压住的另一只手,倏然朝他的腰侧一刺。

    司行霈身子微僵。

    顾轻舟腰身灵活,推开他爬了起来,拼命摇铃。

    铃声一响,佣人会进来,然后副官们也会扛枪进来。

    司行霈从背后搂住了她:“轻舟,你又顽皮了!”

    顾轻舟这时候才发现,没有佣人。

    没有一个人过来!

    司行霈进入这房子时,他的部下早已把佣人打晕捆绑,关在倒座的小房子里。

    顾轻舟只顾愣神,根本没听到动静。当然,她哪怕不愣神,也听不到。。

    司行霈一双手箍住了她:“走了,轻舟!”

    说罢,打横将她抱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以及枪声。

    有人站在窗口:“团座,咱们被包围了。”

    司行霈一愣。

    他放下了顾轻舟,却见顾轻舟漂亮妩媚的眸子里,全是寒芒与杀意。

    “你的铃.......”司行霈这时候才知道,顾轻舟摇铃不是叫佣人,而是将她自己埋伏着的亲卫全部调动。

    更有甚者,一个庞然大物突然从楼梯上跳下来,狠狠将司行霈扑倒。司行霈微惊,却见木兰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他的喉咙就咬。司行霈急忙用手去挡,抽身而出的顾轻舟,早已从旁边沙发底下,摸出了手枪。

    枪上膛,顾轻舟的神色冷冽,动作迅捷。

    司行霈的胳膊被木兰咬住,牙齿几乎要刺破他的军装,陷入肉里。

    顾轻舟举枪对着他的头顶,司行霈才知道:原来</a>,她早以提防着他来,她并非单纯以为院墙能阻止他。

    司行霈忍不住笑了。

    他的女人啊,似乎把他所有的警惕都学会了。

    司行霈徒手一劈,劈zhong了木兰的颈,木兰晕倒在地。

    顾轻舟却毫不留情开枪了,对准了他的脑袋。

    “轻舟!”司行霈喊她。

    顾轻舟手稳稳的,扣动了扳机。

    千钧一发,司行霈急促避开,那子弹就在地板上打出一个大洞,黑黢黢的。

    顾轻舟一枪不zhong,再次开枪,依旧是不手软。

    司行霈心知今天无法掳走她,只得退而求其次,自己先走。

    顾轻舟一连数枪,一下也不停止,每一颗子弹都瞄准了他,让司行霈根本无法靠近。

    司行霈只得很利落滚到了窗边,然后翻窗而出。

    夜幕笼罩下来,庭院里的光线微淡,顾轻舟不敢去追,上前查看木兰。

    院子里起了枪声。

    顾轻舟安排在附近的人,与司行霈带过来的人交火。

    司慕急匆匆回来时,就看到家里满屋狼藉,到处都是枪眼,顾轻舟坐在地板上,她将木兰抱在怀里。

    “.......它死了吗?”司慕满腔的话,隐约只剩下苦涩,声音沉重万分,问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只是昏迷了一会儿,醒过来不太舒服,靠着我睡着了。”

    她轻轻抚摸木兰的毛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她并未抬头。

    司慕犹豫了下,坐到了顾轻舟的旁边。

    “......他原本是想要带你走的?”司慕问,“咱们家的防卫如何?”

    顾轻舟和司慕结婚以来,这院子并非随意放着的,他们做了些布防。

    他们说是防止刺杀,毕竟军政府的布防比这个严厉多了,实则是防止司行霈登门,这点顾轻舟和司慕心知肚明,却没有点破。

    “挺好的,至少木兰很听话。”顾轻舟喃喃,声音轻不可闻,而且嘶哑。

    司慕知道,她的情绪受到了波动。

    他很想告诉顾轻舟,司行霈杀了她的家人,她应该要理智一点,可他很清楚这话杯水车薪,对顾轻舟来说没什么分量。

    “你.......现在很难过?”司慕沉吟片刻,问道。

    问完了,心口就似被什么堵住,堵得严严实实的,让他透不过气来。

    “嗯。”顾轻舟承认。

    司慕猛然站起身。

    他想要发火,想要说你是我的妻子,你不应该为他的到来难过。哪怕难过,你也不要告诉我,别让我知道。

    我不想知道,这样我才可以继续自欺欺人。

    可转念间,司慕又想起他们俩的协议——这是白纸黑字的假婚姻!

    顾轻舟没有任何义务来照顾他作为假丈夫的尊严,正如司慕生气的时候,也不曾顾虑她。

    司慕阔步走了出去。

    他吩咐自己的副官:“查到了吗?”

    全城已经戒严了,司慕想要挖地三尺找到司行霈,虽然他觉得司行霈早已逃走了。

    不甘心,司慕一定要寻到他!

    “还没有.......”副官小心翼翼。

    “再去找,找不到你提头来见!”司慕厉喝。

    他自己跳上了车,开车出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想要不停的逃离,逃离这个家,逃离了岳城!

    最终,他在亲信的副将家门口,停下了车子。

    这位副将叫丁振,今天换防回到了城里,家里热闹极了,好似在开办宴会。

    “少帅您怎么来了?”丁振吃惊,“驻地出事了?”

    司慕回神,摇摇头道:“没有,我就是随便走走.......”

    他脸色很难看。

    丁振道:“快请进。”

    看到屋子里暖意融融,一张张年轻漂亮的脸,司慕情绪更加低落。

    热闹,更显得他此刻的荒凉孤独。

    丁振道:“今天是犬子二十岁生日,他的同学朋友,还有亲戚,来了一大家子!少帅,您这边请。”

    说罢,就将司慕领到了旁边的主席位坐下。

    丁太太急忙过来寒暄。

    丁振还想让孩子们过来时,司慕摆摆手,道:“不用,我讨杯酒喝。”

    他心情不好,丁振也看得出来。

    于是,主席上的人纷纷离开,只剩下丁振和司慕。

    “那是不是司少帅?”不远处的席位上,有女孩子悄悄打量司慕。

    “是他,报纸上登过他的照片!”另一个少女红了脸。

    “他真英俊。”

    丁家少爷二十岁生日,故而他的朋友们,多半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司慕今年二十三,跟他们算是同龄人。

    他一进门,穿着军装的他,高大轩昂,宽肩长腿,站在那里自有风骨,早已将若干风流公子比了下去。

    女孩子们看到了司慕,再看其他的男士,顿时觉得他们太阴柔了。

    不少人在看他,议论纷纷。

    司慕却谁也不瞧,满腹心事的人,看上去很冷峻,更招女孩子的喜欢。

    司慕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

    “少帅,您没事吧?”丁振担心问。

    司慕摇摇头:“我没事,我罪有应得!”

    他曾经对顾轻舟很平淡,他曾经也践踏过顾轻舟的尊严。

    这天晚上,司慕没有回家。

    顾轻舟带着木兰上楼。

    木兰跳到了床上,虽然步履稳健,却带着几分无精打采。

    顾轻舟轻轻抚摸着它的脑袋,心想:“明天带木兰去看看兽医。”

    如此想着,心思又转移到了司行霈身上。

    他的吻落在唇瓣,是梦境,还是真实?

    顾轻舟默默独坐,后来感受手边一片湿濡,才知道流了一晚上的眼泪,将胸襟前都浸湿了。

    没什么好哭的,偏偏控制不住想要流泪。

    他回来了,近在平城的他,半天就能出现在顾轻舟面前,跟从前一样。

    他从前常出门办事,一走就是半个月,和现在又有什么差别?

    顾轻舟迷迷糊糊睡着,后来是床头的电话响起,惊醒了她的睡意。

    顾轻舟接起电话,对方说了几句,顾轻舟彻底清醒:“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