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366章 照片隐藏的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司行霈有种见血就狂躁的症,那是他小时候亲眼看着他母亲七窍流血而患下的。

    顾轻舟在他身边的两年,司行霈的心有了活力,血液里有了温情,他发燥的时候比较少。

    现在,他却整个人烦躁不安。

    “准备汽车!”他吩咐下属道。

    “团座,您要去哪?”副官问。

    司行霈的呼吸很不顺畅,似乎有口气出不来,他眼眸锋利无比,想要屠尽万物。

    副官觉得少帅犯了杀心,这时候没假人给他砍,也应该带他去打猎。

    “回岳城!”司行霈咬牙切齿。

    跟着司行霈到西南的亲信,面面相觑。昨晚他们还在商量,筹划要夺去程稚鸿的家业。

    程稚鸿的长子瘦弱,次子年幼,司行霈对他的势力蠢蠢欲动。

    他坚持不肯娶程二小姐,程稚鸿和程夫人对他都有点意见。特别是程稚鸿,很不放心他。

    司行霈还说要想点办法,解除目前程稚鸿对他的戒备。

    怎么不过半天,团座就改变了策略?

    只有罗参谋知道是怎么回事。

    “快去备车!”罗参谋对副官道</a>。

    副官不敢不从,当即去开了一辆汽车来。

    司行霈一把拽下了司机,自己跳上汽车的驾驶座,罗参谋立刻跟了上去。

    风驰电掣踩了油门,司行霈都没留意到罗参谋跟着他。

    车子开出去片刻,罗参谋才开口道:“团座,此事我一开始就知道,只是瞒着您。现在咱们回岳城,我跟您说个大概,如何?”

    司行霈只顾开车,双目赤红。

    司慕敢碰他的轻舟,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拍了照片,这是故意激怒他!

    他一定要回去!

    他根本没听到罗参谋说什么,罗参谋依旧絮絮叨叨,自顾自开腔了。

    “......是南京的报纸最先开始的,报道岳城的一具女尸,说是被司慕逼死的。”罗参谋道。

    司行霈回神。

    细细咀嚼这句话,顿时听出了味儿。

    “是阴谋?”司行霈气息稍微平稳,注意力从顾轻舟身上拉回来几分。

    罗参谋点点头:“对,一开始就是阴谋。事情从南京爆发,让军政府措手不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

    司行霈凝眸。

    他的理智,随着罗参谋的话,回来了一二分。

    “接下来的几天,南京方面步步紧逼,岳城等附近大城市的报纸,全在报道此事,都是头版头条。”罗参谋继续道,“有人想把事情闹大,让岳城军政府彻底不能收拾。”

    司行霈依旧不说话。

    他最近在筹划对付程家,没顾上岳城的事。他以为岳城风平浪静,不会有什么大动向。

    早点弄好昆明的事,早点回家去看顾轻舟,司行霈专注于程家,忽略了岳城。

    不成想短短前后不过二十天,军政府居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

    “岳城的反击,微弱而单薄,处在下风。哪怕是开庭前一天,司慕和军政府都饱受舆论压力。结果开庭的时候,聂芸站出来了,她没死。”罗参谋道。

    司行霈猛踩油门的脚,略微松了几分,车子速度也慢了些。

    “轻舟做的!”司行霈道。

    “应该是。依照督军的性格,半点亏也不能吃,让他隐忍那么久,不太像他。”罗参谋道。

    罗参谋猜测的,和实情是一样的。

    顾轻舟隐藏了聂芸,没有告诉任何人,最后才给对手</a>迎头痛击。

    “......司慕就是在这种大胜之下,惊喜过度,亲吻了顾小姐的额头。”罗参谋道。

    司行霈的车子,速度倏然又快了起来。

    罗参谋继续道:“我收集了岳城、南京以及上海的报纸,一共有十三家小报登了这张照片,可是照片全是一样的。”

    司行霈蹙眉,心情并没有好转。

    “十三家报纸,登一张角度一模一样的照片,少帅您说这是为什么?”罗参谋问。

    司行霈心思一动,就差不多明白了:“亲吻的过程很短,只是一瞬间,其他在场记者都没有捕捉到,只有一家捕捉到了。”

    罗参谋道:“正是如此!”

    司行霈心zhong紧绷的炫,好似松了几分。

    “少帅,司慕亲吻顾小姐是临时起意,他肯定知道顾小姐不愿意,故而过程特别快,甚至记者来不及捕捉照片,只有这个记者运气好而已。”罗参谋道,“这说明什么?”

    说明顾轻舟和司慕之间,没有私情。

    司行霈担心的事,完全没有发生。在那种情况下,受过西式教育的司慕发乎情,很正常。

    司行霈的车子,慢慢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已经快到了城西,再过片刻就要出昆明了。

    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罗参谋点点头。

    司行霈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五辆汽车,都是他的下属跟过来的,他对罗参谋道:“你下车吧,我坐一会儿。”

    他把汽车开到了城外。

    正月的阳光温暖,司行霈下车依靠着车门,才惊觉自己一身的汗。

    毛衣里面的衬衫已经汗湿了。

    他轻轻抚摸着这毛线,一只袖子还没有收针,他用线头穿起来的,看上去不伦不类,却温暖极了。

    柔软如她的头发。

    他缓缓抽烟,想起了轻舟。

    她美丽而聪慧,岳城那么大的风波,她帮司慕处理完毕了。

    司行霈默默站了很久。

    另有汽车出城。

    罗参谋等人见日头偏西,司行霈还没有回城的打算,带着人出来找他。

    “团座,您没事吧?”罗参谋问他,“要不要回去?”

    司行霈正在筹划一件事,他不能半途而废。

    这件事早点做完,他统一江南江北</a>的愿望就能早点实现。等统一了,他就带着他的轻舟去苏州置办一栋宅子。

    从此以后,两个人相依到老,为柴米油盐争吵。他煮饭给她吃,她弹琴给他听。

    “团座,您想什么呢?”副官邓高问。

    司行霈笑了笑:“想女人了。”

    邓高道:“团座,我去窑子里给您请几个回来,您忙一夜都行。”

    罗参谋瞪了邓高一眼。

    司行霈则哈哈大笑。“回去吧。”司行霈终于放开了心结。他想,再过三个月,他就能见到轻舟了。

    那时候,她的气应该消了。

    她想他吗?

    刚刚到西南的那段日子,司行霈几乎每天都能梦到轻舟。

    顾轻舟一连几天,也都梦到了司行霈。

    醒来的时候,泪流满面。

    她的两匹狼还是睡在她自己的卧室,早起还没有洗漱,顾轻舟就用牛肉干喂木兰和暮山。

    司慕在家里做了些调整,用了点小计策,抓住两名军政府内应的副官,送回了督军府。

    司督军原本正月十六就要上任,可岳城的军务他还没有交代完毕,特意给总统打了电话,申请二月初一再上任。

    因为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部是临时设立的,司督军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就正式开始,没有任何事务,拖半个月也无妨。

    司督军处理政务之余,也把顾轻舟叫到了督军府。

    “南京政府给岳城的海军派了位元帅,他叫董晋轩,曾经在北洋海师任职过。董大帅是全家到任上,你姆妈要随我去南京,以后你就是岳城军政府的女主人,你安排一个宴会,接待董大帅和董夫人。”司督军道。

    这是趁着他和司夫人还在岳城的时候,给顾轻舟一个练手的机会,顺便看看她的社交能力。

    假如顾轻舟不行的话,司督军和司夫人会另做安排;若她能胜任,司督军就可以放心把岳城暂时交给他们两口子了。

    “是,阿爸。”顾轻舟答应了,“董大帅哪一天到?”

    “他已经到了南京,办一些手续,这几天会电话跟我联系。你先操持起来,我这边有了消息再告诉你。”司督军道。

    司督军知道董大帅哪天到,但他不告诉顾轻舟,他还是想考验顾轻舟的应变能力。

    聪明是一方面,见识是另一方面,督军还是想亲眼瞧瞧她管家的能耐。

    顾轻舟在司督军说话的时候,一直和他对视,从他眼底看到了这点情绪。

    她笑笑:“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了。”

    顾轻舟约了颜洛水和霍拢静,一边安排宴席,一边逛街吃喝。

    说到底,顾轻舟只需要拿出方案,说怎么办就行,剩下的全部交给管事,又无需亲自去买办。

    顾轻舟先到了一家咖啡馆。

    她点了咖啡,又要了一块黑森lin,正准备吃的时候,顾轻舟瞧见隔壁桌子上,有个人正在看她。

    他带着宽檐帽子,遮住了眼睛,还用报纸挡住面容。

    顾轻舟心头一跳:好眼熟。

    那人却起身了。

    他路过顾轻舟时,随手拿走了顾轻舟放在椅子上的手袋,低声快速道:“顾小姐,借一步说话。”

    顾轻舟的枪和短刀都在手袋里,不能叫人顺走。

    对方叫她顾小姐,而非少夫人......

    顾轻舟心念一动,抓起桌子上的叉子,藏在袖子里,当即追了出去。

    那人走得很快,把顾轻舟往胡同里引。

    顾轻舟亦步亦趋的跟着。

    直到胡同底,他停下来,摘了帽子给顾轻舟敬礼:“顾小姐!”

    顾轻舟一愣,竟然是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