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85章再次被拒绝的司慕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285章 再次被拒绝的司慕

    暮春的午后,金灿阳光落满整个墓地。135792460即将端阳节,不时有人过来祭拜,纸钱的香烟袅袅。

    顾轻舟独坐良久。

    她想起了李妈,想起了师父们。

    那是她的亲人,她人生的全部。

    顾轻舟不敢深想。

    她怔愣坐着,脑子里空空的,下意识避免去回想自己人生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

    直到隔壁墓地有人来扫墓,带着满满一大家子人,小孩子跑来跑去,顾轻舟坐在此处,有点碍手碍脚,她这才起身离开。

    顾轻舟回到了城里。

    犹豫再三,她去了趟五国饭店。

    婚礼结束之后,司督军包下五国饭店,守卫森严,将胡同贤夫妻安置住下。

    门口扛侍卫护卫严密。

    顾轻舟道:“我想见胡夫人。”

    她正准备解释时,几辆汽车缓慢驶入,司督军带着儿子和参谋们过来。

    “轻舟啊?”司督军瞧见这儿媳妇,当闺女一样疼,笑容亲切道,“怎么,替谁跑腿呢?”

    “不是。”顾轻舟低垂着眼帘,日光照在她鸦青色的长发上,泛出淡墨色的清辉,有暖意。

    她乖巧懂事,又柔软漂亮,很招人疼爱。

    “有事?”司督军又问她。

    顾轻舟道:“我找胡夫人有点事,一些私事。”

    司督军大手一挥,道:“进来吧。”

    顾轻舟扬起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整齐细糯的牙齿,像个小孩子般天真烂漫:“谢谢伯父。”

    司行霈跟在他父亲身后,金灿的阳光落入他眸子里,他眼神是温暖的。趁人不备时,他朝顾轻舟眨眨眼。

    顾轻舟低垂了头,唇角含笑,没搭理他,心中却有点温暖。

    顾轻舟如愿见到了胡夫人。

    谭文秀和邢森正陪着胡夫人,三个人不知说什么,都是笑容满面。

    顾轻舟进了房间,才知道是胡夫人拿了邢森小时候的相册,给谭文秀瞧。

    彼此打了招呼,顾轻舟坐下。

    “胡夫人,我有点事想问问您。”顾轻舟道。

    谭文秀冲顾轻舟使眼色。

    顾轻舟回视她,然后摇摇头:她不是想跟胡夫人说谭文秀的病。

    谭文秀稍微放心,拿起相册:“妈,我和阿森去隔壁看。”

    等他们俩一走,房间里顿时静下来。

    胡夫人对顾轻舟的到来丝毫不意外。她素手白皙紧致,端起汝窑描青花的茶盅,慢慢注入香茗,动作轻柔而娴雅。

    她给顾轻舟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轻轻抿了口茶,胡夫人眼帘微垂,不开口。

    顾轻舟就先问了:“您认识我外祖父吗?”

    “是哪一位?”胡夫人声音轻柔,笑容温婉。

    “孙端己。”顾轻舟道,“您和胡总长今天去祭拜过他。”

    胡夫人略感惊讶。

    她微微笑道:“我们今天是去了趟林海公墓。先生有位恩师姓宋,就埋在林海公墓。怎么,你外公亦是吗?”

    她否认了。

    顾轻舟沉默。

    她应该相信这话吗?

    顾轻舟非常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最近的几件事,都有人在暗示,她母亲还活着。

    这给了顾轻舟无端的希望。

    这个希望是渺茫的,海市蜃楼,亦如镜花水月</a>。

    可是她抓住了就放不下,像个执着的孩子。

    她实在太想要母亲了。

    小时候没有这种念头,那时候她常看到母亲的坟墓,李妈一次次告诉她,她母亲是如何惨死的。

    顾轻舟叹了口气,语气低落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胡夫人细细打量她。

    顾轻舟莹白如玉的面容姣好,最漂亮的是那双眼睛,圆溜溜的,眼珠子浓郁而水灵,像两颗宝石般。

    这样漂亮的眼眸,稍微流转急促,就有很妖娆的媚态。

    胡夫人瞧着顾轻舟,就仿佛时光倒流,她按住自己的闺蜜,笑话她:“你真像个妖精,生得不端庄,婆婆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儿媳妇,可是男人会掏心掏肺的爱你。”

    时过境迁,往日一幕幕浮上心头,胡夫人倏然眼眸微湿。

    她眨了眨眼睛,把感情收敛。

    再抬起眼眸时,已然是平静如初。

    “打扰了,夫人。”顾轻舟站起身,明亮的眸光黯淡,“我先告辞了。”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顾轻舟准备离开了。

    她的纠缠,显得可笑而荒诞。她母亲已经死了,李妈是绝不会骗她的。哪怕李妈真的骗了她,顾圭璋和秦筝筝也不会。

    秦筝筝临死前,亲口承认她害死了孙绮罗,此事没有错。

    就算胡夫人认识她的外公、她的母亲,胡夫人不是也说了,她的好友去世十几年了吗?

    母亲已经死了,没必要心存这样的痴念。

    下楼的时候,在楼梯蜿蜒处遇见了司慕。

    顾轻舟略微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和司慕错身而过。

    她的长发摇曳,有淡淡的玫瑰清香。

    司慕不知被什么魅惑着,转身去拉她的胳膊,拉得顾轻舟一个踉跄,差点跌入他怀中。

    顾轻舟眉头微蹙。

    她蹙眉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眸光凛冽却又充满了媚态,似一朵罂粟,能勾起人心中的欲念。

    “怎么了?”顾轻舟挣扎。

    司慕顺势松开了手,往下走了两个台阶,立在她面前时,微微扬</a>起脸,就能和她对视。

    这样,他把她放在地理位置比较高的台阶,她心中会踏实几分。

    “你好像很难过,没出事吧?”司慕问。

    司慕扬起脸的模样,没有盛气凌人,的确不讨厌。

    顾轻舟位置比较高,心中也莫名有点优越,对司慕不反感。

    她努力笑了笑:“我哪有很难过?”

    居然不承认。

    “这边的会议,没我什么事,我送你回家吧。”司慕道。

    司督军今天和胡同贤商量的,是一些南北和谈的旧话。

    司慕和司行霈不同,他无法进入军政府的核心决策,故而今天的会议,司慕只是坐在外头旁听。

    他下楼抽根烟,碰到了顾轻舟。

    “多谢你。”顾轻舟道,“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万一督军有事找你,却寻不到人的话,只怕要骂你了。”

    司慕略微失望。

    顾轻舟绕过他下楼。

    司慕心中感觉无味,一再被拒绝,面子上是有点尴尬。

    他没有再坚持了。

    顾轻舟回到家中,去了趟顾圭璋的书房。

    正巧顾圭璋也回家了。

    “找什么?”顾圭璋问他。

    “阿爸,从前外公有没有书籍留下来?”顾轻舟道,“我想看看外公的笔迹。”

    顾圭璋心中有鬼,警惕道:“你找什么?”

    顾轻舟道:“就是随便找找,想看看从前的旧书,可有值钱的古籍。”

    顾圭璋观察她的神色,没有看出端倪,心中微定。

    “你外公的东西,都在楼下的库房,书籍也在,你下楼去找找。”顾圭璋道。

    顾轻舟去找了。

    她在库房里呆了半天,闹得满头满脸的灰。

    外公私人的账本和随笔</a>,全被顾圭璋烧了;珍贵的书籍,已经被了。

    剩下的,都是些废纸,没有任何价值。

    顾轻舟弄得满头满脸的灰,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这是怎么了?”顾轻舟洗澡的时候,任由热水浇在肌肤上,她怔怔的想,“我是在怀疑李妈和师父吗?”

    因为瞎子几句话,因为胡夫人错认了人,顾轻舟就怀疑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李妈?

    这太不公平。

    “养恩大于生恩。”顾轻舟告诉自己,“哪怕我姆妈还活着,她永远也不及李妈和师父对我的恩情。”

    想到这里,顾轻舟就丢开了乱七八糟的情绪。

    过了几天,她去给谭文秀把脉,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

    谭文秀的疯病,顾轻舟找不到原因。

    “......连你都不知道病因?”颜洛水忧心忡忡,“那表姐岂不是完了?”

    “不会的!”顾轻舟道,“我也不是神仙,不是所有病都会。中医也分类别,就像我,心脑疾病我就不太会,估计表姐这病,在心脑上吧?”

    颜洛水稍微松了口气。

    中医治不好,西医也许可以。

    谭文秀跟着邢森去英国,将来总能痊愈。

    婚礼后的第五天,胡同贤和胡夫人离开了岳城。

    临走的时候,胡同贤给了颜新侬一大笔钱。

    这笔钱足够婚宴的花费、买栋花园洋房、买辆豪华汽车,甚至接下来邢森和谭文生十几年柴米油盐的都不愁。

    这些钱,胡同贤给了颜新侬,等于交给了谭文秀。

    他们夫妻希望谭文秀能安心和邢森过日子,别思量其他。

    顾轻舟和颜洛水则每天上学。

    周末放学回家,顾轻舟仍去颜家,陪着谭文秀玩。

    谭文秀和邢森准备过了端阳节就回英国去。

    没想到,这次看谭文秀,顾轻舟终于看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表姐,你把手伸出来。”顾轻舟道。

    谭文秀疑惑着,还是把手递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为她把脉。

    颜太太、颜洛水和邢森都坐在旁边不说话,没打扰她们俩。

    良久之后,顾轻舟问谭文秀:“表姐,你今天是不是来了月事?”

    邢森还在场,谭文秀有点尴尬,道:“是啊,昨日来的。”

    顾轻舟松了口气:“那我知道你到底什么病了。你这个不算难症,只能算罕见的杂症了。”

    “什么病?”谭文秀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