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68章自打脸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268章 自打脸

    “老先生,您怎么也要开个方子再走啊!”朱大老爷很胖,追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肯求这位马老先生。135792460最新最快更新

    朱家是花了钱,托了人情请马冼来治病的,既然都来了,怎么如此不负责任,和一个小女孩子怄气?

    “大老爷,大夫和病家之间,最需要那点医。若是无,仲景在世也治不好风寒。老太太信任顾小姐,她跟顾小姐更有医。”马冼道,“我暂时无能为力。等顾小姐认错了,您再去五国饭店找我,我不离开岳城。”

    认错?

    难道顾小姐的诊断不对吗?

    朱大老爷急了,还要追上去,怎奈这位老爷子太执拗。

    “这叫什么事!”朱大老爷懊恼,“这位老先生,脾气也太大了,不顾病家的死活啊这是!”

    对马冼,也多了份怨言。

    马冼则不管,他就是要教训教训那个狗屁伪神医。

    马老先生带着他的徒弟们,住到了五国饭店,在楼下留了口信:“若是一位姓朱的老爷找我,就直接告知他门号。”

    五国饭店奢华昂贵,两位徒弟第一次住这等豪华之所,不免心中惴惴。

    “师父,咱们到岳城来,不治病还住这么好的饭店,钱怎么办?”年长点的徒弟问。

    马冼却很有信心:“放心,朱家会送钱给我们的,住饭店的房钱,肯定也是从他们家身上出。到时候,诊金我要他们翻倍的给。”

    两个徒弟听着兴奋,问马冼:“师父,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马冼就趁机教徒弟,以后出去行医,切不可犯这么大的错误,给师门丢人现眼。

    “痢不可止,温药是大忌。痢疾腹泻,但是你不能止泻,懂吗?你得排。导致痢疾的,都是肠道湿热,这湿热若是被止住,会越积越深,最终危害病家的性命。”马冼道。

    两个徒弟恍然大悟。最新最快更新,免费

    “可那位顾小姐用温药,她要害死朱家老太太啊?”小徒弟不忍心,“师父,您应该救朱家老太太,不能任由那女孩胡闹。”

    “糊涂!”马冼侧眸冷瞥徒弟,“病家和医者,讲究医。老太太亲口说,她信任顾小姐,你去跟她争,争得面红耳赤</a>,有什么体面?只会引起病家的反感,更加不信任你。

    你保留几分尊严和体面,让病家吃了庸医的苦头,她才会知道你医术的价值。放心,我看过那老太太的脉象,她一两天死不了,让那女娃娃折腾她一回。

    那个女娃娃,居然是岳城的神医,以后还不知多少人遭殃!为师这次就要教教她规矩,为中医清除败类!哼,痢疾用温补的药,她师父是哪里来的草包,这样教她的?”

    马冼是气得不轻。

    中医为何举步维艰?就是因为这种骗子太多了,伤害的人也太深,导致人人不信任中医,中医落寞。

    很多人说,世道变了,中医成了骗子,这本身就是糊涂话。

    从来都不是中医去做了骗子,而是骗子冒充了中医,诋毁了中医的名声。

    像顾轻舟这种的,就该折了她的双手,让她再也不能诊脉。

    马冼这边气得半死,顾轻舟却给朱老太太开了药方。

    “这叫‘保元化滞汤’,您之前的痢疾,的确是肠道湿热。我师父说过,痢疾用清热凉血的寒凉之药,将热毒排解出去,切不可用温药。

    但是,一旦病家脉沉而细,体内的热毒已经排泄干净了。那为何痢疾还是不止,而且更加严重呢?是因为寒凉之药攻下太猛了,导致极度的脾虚,犯‘虚虚之戒’,这种情况最容易出现在老年人身上,因为老年人的五脏六腑不及年轻人恢复快。

    这种情况很罕见,数百名痢疾患者,才可能出现您这样一例,所以有的大夫看错了,还用攻下的药,让您更加严重。最新最快更新

    有的大夫可能也看出来了,但是他们为了自保,不敢用温补的药,怕出事。医者艰难,不求大功但求无过。

    您若是信任我,我用温补的药下去,您明早起来,痢疾就能止住。我看过很多的病例,希望您能给我十二分的信任。”顾轻舟道。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又说:“您身体已经极虚,再攻下的话,只怕.......”

    朱大老爷听得愣住。

    密斯朱对顾轻舟是深信不疑的。陈三太太多谨慎的人,她顾轻舟的时候,那等语气和神态,非常推崇!

    “她真是华佗在世。你别看她年纪小,中医就是这样的,天赋比什么都重要,我估计她背后有个很神秘的师父。”

    密斯朱也是精心调查过,才去找顾轻舟的。

    朱老太微眯眼睛,细细打量顾轻舟,然后笑道:“你这个丫头,投我这刻薄老太太的脾气。”

    她同意了。

    老太太同意了,朱大老爷什么多余话也不敢说了。

    顾轻舟给她开了药方:“诃子肉三钱、炮姜一钱、白术三钱、甘草一钱、党参三钱。”

    药方开好,她递给了密斯朱,说:“这药用来煎水服用。我再开个食疗的方子,放在饭面上蒸,直接吃就好了。”

    她开了人参一钱、南枣一枚、莲肉三粒。

    顾轻舟还告诉密斯朱:“去何氏药铺抓药,那是我家的亲戚,他家的药我信得过,也照顾他家的生意。”

    密斯朱和老太太失笑。

    照顾生意这种话,顾轻舟说得理所当然,倒是没有遮遮掩掩把病家当傻子。

    密斯朱连夜派人去取药。

    何梦德雇了个小伙计,夜里住在大堂,听到敲门声,说是顾小姐开的方子,把何梦德叫起来抓药。

    药抓好了,朱家的佣人替老太太熬好。

    朱大老爷在旁边说:“姆妈,就吃两贴,若是不行的话,再去请马老先生。我听马老先生那意思,顾小姐的方子只怕没用。”

    “同行是冤家,他诋毁顾小姐呢。”老太太笃定道。

    朱大老爷不敢违逆母亲,应诺出去了。

    到了第二天,马老先生早早起,哼着几段戏词,心情很好的收拾行医箱,把朱老太的药方写好,药材从行医箱里拿出来。

    想到顾轻舟,马老先生不觉又好笑:“一个女娃娃,自称能起死回生,连行医箱也没有,居然有人相信她是神医!可笑,世人居然可笑到这等地步!”

    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忧国忧民了。

    他心情不错的吃过了早饭,剔牙的时候心想:“朱家那老太太,昨儿肯定拉了一整夜的痢血。”

    “师父,朱家什么时候来请咱们啊?”他的小徒弟沉不住气。

    马老先生看了眼墙上挂钟,气定神闲道:“不出九点。”

    刚到九点的时候,就有人敲门。

    马老先生面容上,有了个笃定且从容得得意的微笑。

    两个小徒弟大为赞服:“师父好神算!”

    “旁的事不敢说,中医用药这方面,你们师父称第二,华夏就没人敢称第一,除非他是慕家的传人。”马冼得意,从容不迫笑道。

    徒弟们一边恭维师父,一边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时,却吃了一惊。

    不是朱大老爷,而是五国饭店的经理。

    “贵客,今天十点房间到时了,您还住几天?请您移步大堂,把房钱交了。”经理客客气气道。

    马冼的徒弟愣住,马冼自己也有点失望。

    在徒弟面前吹牛,当场被打脸。

    “再去交两天的房钱。”马冼咬牙,对徒弟道。

    他脸色不太好看。

    徒弟也不敢说话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中午十二点,朱家并没有来人接马老先生去看病。

    “不可能啊!”马老先生自己也有点吃惊,“他们家老太太的命不救了吗?昨天温补,今天应该发作,不可能拖这么久!”

    他又想,“是不是朱大老爷没听清我住的地方,或者找过来,楼下的人忘记告诉他?”

    马老先生饭也顾不上吃了,对小徒弟道:“你去趟朱公馆,问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老太太的命,他们如此不当回事吗?”

    小徒弟道是。

    这一去,来回要一个半小时。

    马冼的心情也慢慢平复。

    “哼,温补治痢疾,荒唐!”马冼再次笃定道,“肯定出事了,是不是老太太死了?”

    若是死了,朱家肯定不会再来找他了。

    马冼觉得自己应该出面,去把这件事闹大,证明就是顾小姐治死了朱老太太。

    想到这里,马冼坐不住了,带着另一名徒弟:“走,我们也去朱家。”

    等他们到了朱家时,路上和之前的小徒弟错过了。

    “马老先生,您徒弟回去了。”佣人告诉他道,“大老爷说了,辛苦您跑一趟,诊金还是会给您的,您不必来催,大老爷现在在老太太跟前服侍,晚上抽空去见您。”

    马冼见这佣人从容,没有半分焦虑,问:“你家老太太的病怎样?”

    佣人一听就大喜:“全好了!老太太昨日夜里喝了药,只起了两次夜,平时要起十七八次的。从早上到现在,一次也没腹泻,真真全好了!”

    马冼只感觉被人当头敲了一棒。

    全好了?

    怎么可能全好了?

    温补的药治痢疾?这是什么世道,这是什么医术?

    不可能!

    马冼眼前直冒金花,只差要晕倒,他不敢置信。自己学医从医几十年,从未发生过这等怪事。

    痢疾,他少说也看了七八十病例,怎么会有差错?

    “那个顾小姐呢?她是哪里人?”马老先生神色惨白,问佣人。

    好像他要去找顾小姐拼命一样。

    佣人被他吓一跳,退后一步关紧了大门,骂道:“发神经啦,吓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