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25章顾轻舟盯梢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225章 顾轻舟盯梢

    督军府的客人,来自昆明。最新最快更新

    顾轻舟想起前几天的事.......

    司行霈说过昆明,也说过飞机场,顾轻舟下意识觉得此事跟司行霈有关。

    而且那夫人还带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姐,顾轻舟很敏感,心里突突的跳了下。

    “轻舟,我给你们带了珠宝和点心。”颜洛水高兴迎接了出来。

    洛水从南京带了桂花鸭回来,这是顾轻舟念念不忘的。

    中午在颜家吃饭,洛水的二嫂子曼惠还没有回去,坐在旁边说起了之前离开的程夫人和程家小姐少帅。

    “姆妈,您说程夫人带着孩子们到岳城玩,不单单是玩吧?”曼惠问。

    颜太太心里非常清楚程家的目的。

    顾轻舟坐在旁边,颜太太不想提这个话,笑着打岔:“就是来玩的,程督军要去南京述职,他们路过来玩一趟,过几日还要跟着去南京呢。”

    “我看着不像,程夫人在打听大少帅呢,您没发现吗?”曼惠笑道。

    她话一说话,突然觉得大家都沉默了,所有人都低头吃饭,特别是颜洛水和霍拢静,顾轻舟则愣了下。

    颜太太给儿媳妇使了个眼色。

    曼惠一头雾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都不得要领。

    女人都喜欢八卦啊,怎么现成的八卦,她们全避而不谈?

    顾轻舟夹了块鸭肉,慢慢撕开来吃,味同嚼蜡。

    “昆明即将要建飞机场。”司行霈曾经用一种贪婪的目光,告诉顾轻舟。

    他在打昆明飞机场的主意,顾轻舟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他势在必得,可能会用尽手段。

    司行霈又说过:“过了年又两个重要客人到访,和你义父商量接待。”

    客人么,会不会就是昆明程家?

    司行霈早就知道他们来要,还是他出面请他们来的?

    顾轻舟又想起司行霈说,他将来要娶个出身世家</a>望族的太太,强强联姻,辅助他打过长江,一统华夏。

    程家显赫,而且有美国人撑腰.......

    顾轻舟想到这里,心中逐渐明朗。她的心好像覆了层厚厚的冰,透明清晰,什么都看得见;又冰凉寒冷,冻得没了生机。

    上次误会他要和蔡可可结婚的时候,顾轻舟大怒,不惜拿枪要杀他。

    现在却再也没这种愤怒了,心里很平静,甚至悲凉。

    越是看得清楚,越是无能为力。

    “南京好玩吗?”那边,霍拢静打破了沉默,问颜洛水。

    “和岳城相比,就像古城啦,哪怕是有总统府在,仍是古色古香的。我们去吃了几家有名的馆子,像六春堂;又去夜游秦淮河,去了趟清凉寺。”颜洛水笑道,“他大姐把几天的行程都安排好,简直是马不停蹄的。白天</a>吃喝玩乐,夜里不是舞会就是麻将搭子,我都没有一天十点之前睡觉过。”

    “才这几天,肯定要让你玩好。”二嫂曼惠接腔。

    话题就提起来。

    颜洛水说起南京的吃喝玩乐,新鲜有趣,颜太太和霍拢静又在旁边帮腔,顾轻舟也偶然插嘴一句,彻底就丢开了程家的事。

    颜洛水兴致很高,可以看得出她非常欢喜。

    西南程家的是,顾轻舟也装作不知情。

    她甚至想:“若是司行霈兢兢业业想占程家的便宜,甚至和程家结亲,那么我就更有机会逃走了。”

    那时候,司行霈会放松对顾轻舟的警惕。

    反正是要走的,这个大的前提不会改变,随便他娶谁了。

    顾轻舟即将开学了,吃了饭之后,颜洛水和霍拢静约着她去买衣裳、置办文具,顺便去看场电影。

    “南京什么都好,就是看电影不方便。”洛水道,然后又说,“这一点我倒是不介意。”

    她们绝口不提昆明来的程家,就好像没这回事。

    顾轻舟也不想扫兴。

    逛街的时候,霍拢静说:“回头去吉昌菜社吃饭吧?我阿哥说,吉昌的草头圈子味道不错,我最近挺想吃的。”

    “好啊。”顾轻舟附和着。

    她们到的时候,楼上的包厢用完了,霍拢静正在跟伙计交涉,顾轻舟看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是和某位男士一起下楼的。

    瞧见她们,司行霈略感吃惊,走过来道:“你们来吃饭?”

    他眼睛看着顾轻舟,见她的衣领被披肩弄得折进去了,司行霈伸手,想替她抚平衣角。

    顾轻舟警觉,往后一躲,司行霈的手就停在半空中。

    “是啊,少帅。”颜洛水回答。

    跟他一起的男人,也走过来打招呼。

    “行霈,你认识的?”这男人约莫二十七</a>八岁,成熟稳重,肌肤有点白,却像是没有血色的惨白。

    他气色很差,颇有点虚弱,眼睛没什么身材,阴森森</a>的。

    “嗯。”司行霈笑道。

    女孩子是淑媛,司行霈也不介绍,只是喊了老板,让他跟她们安排包厢。

    “长头发的那位,生得好看。”他们上楼的时候,男人试探着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动作的亲昵,落在旁人眼里,是很明显的,他跟顾轻舟关系匪浅。

    几个女孩子里,只有顾轻舟是放下头发的,长长软软的披散在肩头,捂住了脖子,暖融融的。

    司行霈转过头,眸光深邃,不露痕迹道:“是吗?你倒是很有眼光。”

    他声音平和,眼神却锋利无比,让这人心头一震,下意识发怯。

    这个人叫程艋,是西南督军程稚鸿的长子,司行霈跟他有过一点交往,帮过他一点小忙。

    这次他们全家北上,路过岳城时,司行霈很主动接待他,程艋也感念司行霈的恩情。

    说实在话,司行霈不喜欢这个程艋。

    程艋此人,外貌十分阴柔,没什么男子气概,倒像是阴狠柔毒之辈,和他父亲完全不一样。

    他们正说着,有辆汽车停在门口。

    一个穿着粉红色风氅、脚穿鹿皮镶嵌白狐毛短靴的女孩子,轻盈盈落在他们面前。

    “霈哥哥!”女孩子恨不能立马扑到司行霈身上。

    她就是西南督军的独女程渝,性格活泼开朗,和顾轻舟同龄,却比顾轻舟天真很多。

    她喜欢司行霈,从她的眼神里就能看得出来。

    司行霈下意识往二楼瞥了眼。

    二楼的包厢雅间,有个人光明正大趴在窗口往下看。

    是顾轻舟。

    顾轻舟立在窗口,光明正大盯梢,长长的头发迎风缱绻,摇曳着淡墨色的波浪。

    司行霈心中莫名的踏实,温暖,甚至想爬上楼去,将她搂在怀里亲吻。

    他就喜欢她这么大张旗鼓盯着,就好像他是她的,也只是她的,她盯得理直气壮!

    司行霈不动声色,笑着将程渝推开:“买好了?”

    “是啊!”程渝继续贴上来,像八爪鱼一样,“霈哥哥,我们去看电影好吗?”

    “我从来不看电影。”司行霈道,“要看,我只陪我老婆看。”

    程渝的脸,刷得通红。

    她误会了,羞赧中带着雀跃,道:“霈哥哥,你这个人顶坏,占我便宜!大哥,你帮我说句话呀!”

    程艋实在受不了他妹妹的矫揉造作,想要离她远点。

    程渝漂亮开朗,落落大方,怎么在司行霈面前,这些优点全没了?程艋真想装作不认识她。

    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就跟白痴似的,各种做作。

    那辆车里,还坐着程夫人和程家的三少爷程逵。

    “阿渝。”车上,程夫人声音婉柔动听,喊了程渝。

    程渝没办法,只得上车去了。

    旋即,这辆车开走了;程艋坐司行霈的车,司行霈的车子紧随其后。

    离开的时候,司行霈将手伸出车窗外,朝着楼上的女人勾了勾,然后再挥挥手告别。

    唇角微翘,司行霈的心情好到了顶点。

    顾轻舟看了半晌,一开始有点恼怒,后来听到他说“只跟我老婆去看电影”,心里莫名照进来些许的阳光。

    他冲她比划的时候,顾轻舟看到了。

    她不想笑的,甚至有点失落生气,但是她忍不住扬了唇角。

    司行霈一定知道,一定知道他比划的动作她会开心。

    “盯好了?”身后,颜洛水看到顾轻舟露出笑容,就打趣她,“怎样,小妖精</a>有没有吃了你的男人?”

    “什么话!”顾轻舟嘟囔。

    她和司行霈之间,是不能见光的。

    颜洛水和霍拢静好似知晓这是忌讳,也从来不在她面前调侃,直到这一刻。

    她们吃完饭离开时,顾轻舟刚要上车,就听到背后有喇叭声。

    一回头,她瞧见司行霈的车停在不远处。

    颜洛水好笑,推顾轻舟:“快过去吧。”

    “我又不认识他!”顾轻舟道,她钻上了颜家的汽车。

    结果,司行霈的车子就跟了一路,不声不响到了颜公馆的门口。

    顾轻舟下车时,就感觉有人影冲向了她,司行霈捏住了她的胳膊。

    顾轻舟一惊。

    “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抱你走?”司行霈低声问。

    颜洛水很识趣的快步往家里跑,不等顾轻舟了。

    顾轻舟道:“松手,我跟你走!”

    上了汽车,顾轻舟坐在副驾驶座。

    司行霈的车子开出去,顾轻舟突然说:“你这个人真缺德!”

    “我怎么缺德?”司行霈失笑,“我又做对不起你的事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