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222章设计春景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222章 设计春景

    司慕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手腕</a>上,扎了两支银针。

    “别动!”他听到什锦隔子后面,传来顾轻舟的声音。

    司慕没有动。

    他犹豫了下,慢腾腾坐起来,没有拔下手腕</a>上的银针。

    “怎么了?”司慕问。

    司慕脑袋深很沉,像是压了块石头,心口也跳得厉害,像是慌张。

    顾轻舟从什锦隔子后面转出来,手里捧了个小小的香炉。

    她正在用一张塑料袋,将香炉小心翼翼装进去,而她自己的鼻子两侧,各有一支银针,面上别了个巾帕。

    她这样的装束,让司慕吃惊。

    “发生了什么事?”司慕震惊。

    他这么一震惊,人就清醒了很多,眼前也更加清晰。

    顾轻舟将塑料袋系好,东西丢到墙角的一个箱子里,然后重新找了个香炉,放到了原位,这才摘了巾帕,问司慕:“你感觉如何?”

    “脖子疼。”司慕想到她偷袭自己,而且很顺利的成功了,不免心下罕然,同时有点尴尬。

    好歹他也是军校毕业的,怎么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偷袭了呢?

    他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当时很奇怪。她明明知道司慕看到了她,却像小孩子躲猫猫一样,藏在沙发后面。

    藏得太简单了,衣摆都没藏住。

    这么滑稽,让司慕觉得好笑,对她就放松了警惕。

    哪里知道,这点放松警惕,差点要了他的命。顾轻舟熟知各种穴道,她掌控先机的情况下,近身偷袭很容易的手。

    顾轻舟明白了他眼神的含义,解释道:“你进来的时候,中了轻微的毒药,神志没那么清楚,反应力也不太好,所以我才偷袭成功了。”

    “什么.......什么!”司慕震惊。

    毒药?

    他什么时候中了毒药?

    顾轻舟跟司慕解释。

    她的解释,司慕是不信的,可他的身体却有了明显的反应。

    单单是她靠近,司慕就有了欲念,可见她的话是不假。

    司慕尴尬叠起腿坐,略带遮掩。

    “谁做的?”司慕问顾轻舟。

    “你心中明白的。”顾轻舟道。

    她不会点明。

    同时,顾轻舟又说:“演出戏如何?你配合我,到时候就一清二楚了。”

    司慕沉吟了下。

    “.......少帅,你今天不演戏的话,以后这种事层出不穷。我知道你重视亲情,但有时候好心办坏事,亲人才是最麻烦的。不如你索性撕破脸,以后就避免一些了。”顾轻舟道。

    她的话,司慕犹豫了下, 还是听了进去。

    “好,我配合你!”司慕道。

    顾轻舟笑了下。

    约莫过了五分钟,顾轻舟将司慕手上的银针拔下来。

    顾轻舟收起银针,然后又拔下自己的发簪,一下子就戳破了司慕的手。

    很疼。

    血流了出来。

    放完这点血,司慕感觉脑子里更清楚了,至少自己没有那些绮丽的幻想,自己能掌控心绪。

    “怎样?”顾轻舟问他。

    司慕故意和她闹,说:“疼!”

    顾轻舟失笑,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认真说!”

    这个动作,让司慕不高兴:“不要拍我的头!”

    顾轻舟略带歉意笑笑。

    司慕警告完了,也认真道:“清楚了很多。”

    顾轻舟就放心了。

    西屋是供客人休息的,有一张老式的雕花木床,挂着银丝半透明的帐子,里面的锦被干净整齐。

    司慕决定配合顾轻舟演戏,他的耳朵贴着大门。

    听到脚步声时,他给顾轻舟做了个手势,顾轻舟就爬到了床上,放下帐子。

    等司慕进帐子时,顾轻舟正在脱外套,将一只雪藕般的胳膊露出来。

    司慕一惊,眸光顺势落到了她的肩头,圆润白皙,肌肤似有光泽。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他的呼吸顿时错乱。

    “干嘛?”顾轻舟眼神冷漠,“你别装蒜,你体内的药效早过了。快上来,脱衣裳!”

    司慕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脱衣裳。

    上次针灸的时候,她就让司慕脱了外套,然后她微凉的指腹按在上面,司慕至今还记得那点感觉。

    男人有时候很奇怪,哪怕不爱,也能对这个女人起欲念。

    司慕体内的药还残留四成,他脑子是清楚的,身体是不受控制的。

    顾轻舟装作没有瞧见。

    司慕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的胸膛,躺到被子里。

    顾轻舟也钻入被窝。

    她的手搭在司慕的胸口。

    小臂柔软、肌肤白皙凉滑,贴着司慕的肌肤,司慕全身都紧绷了。

    有团火,在他身体里快速游走、激荡,快要将他残存的理智击打崩溃。

    司慕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紧紧攥住手指,将方才戳破的伤口重新撕开,疼痛让他更清醒。

    有人轻轻开了房门。

    司慕的呼吸屏住。

    而后,那人脚步轻盈,站在帐子外面看了半晌,最后悄悄撩起一角。

    帐内,两个人并头而睡,被褥盖在他们的下半身,顾轻舟一边身子缩在被子里,另一边胳膊搭在司慕身上。

    那人悄悄放下帐子。

    什锦隔子后面,有个小小的香炉,里面的香已经燃尽了,那人将这个香炉带了出去,同时推开半扇窗户,等冷空气涌入,她才不急不忙的出去,关好了房门。

    顾轻舟和司慕立马坐起来。

    两个人快速穿好衣裳。

    顾轻舟从后窗翻了出去。

    后窗有点高,司慕托起了她的身子。她身子柔软纤瘦,司慕的手臂倏然无力。

    “快回去躺好。”顾轻舟道。

    司慕颔首。

    前头院子里的宴席已经开始了,热菜上了两道,却不见了今天的两个小主角儿--顾轻舟和司慕。

    “这两孩子哪里去了?”老太太着急,让佣人去找。

    司琼枝道:“方才我去找手套,顾姐姐要陪我去的,后来二哥来了,要说几句话,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说忘记了。”

    “在哪里说话?”老太太问。

    司琼枝道:“在您院子里的西屋。”

    老太太就指了女佣阿娴,让阿娴快去找:“肯定还在西屋!”

    然后又道,“他们年轻人,说起话就没完没了的,都忘了时辰了,也不饿吗!”

    司督军笑道:“饿了会来找吃的,又不是两个小傻子。”

    众人都笑了。

    既然知道去向,他们也就放心,一边吃饭,一边听着戏台上的热闹喧嚣。

    片刻之后,阿娴慌慌张张进来了,脸通红,几乎要哭出来:“老太太.......”

    司老太吓一跳,还以为她的宝贝轻舟和孙子出事了,筷子不知不觉掉在桌子上,一口气憋住:“怎么了!”

    这话问得声色俱厉。

    “......就是.......就是.......”阿娴实在说不出口,支支吾吾的。

    司夫人一拍桌子:“快说啊,慕儿怎么了?”

    她这下有点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包括隔壁那桌的顾家姨太太和孩子们。

    顾圭璋也蹙眉,怕顾轻舟惹事。

    阿娴难堪又尴尬,在司夫人的厉喝之下,她噗通跪在老太太脚边,大声说:“老太太,二少和顾小姐,他们......他们在并头睡觉.......没穿衣裳.......”

    她很紧张,像是被司夫人吓得,其实不然。

    不过她这点紧张恰到好处,声音很大,保证整个花厅的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阿娴的意思,大家都懂了。

    顾圭璋先反应过来,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张脸气得惨白,嘴唇哆嗦骂道:“这个小贱人,她居然这么不要脸!”

    顾轻舟还没有过门,就和司慕睡了,如此下贱!

    顾圭璋担心司家不要她了,他到手的富贵荣华飞了。

    哪怕她跟司慕感情再好,就不能选个其他日子吗?

    顾圭璋的心,从高处跌落,摔得粉碎!他不能任由顾轻舟这么毁了他!

    他豁然站起身,要去找顾轻舟,活活打死她!

    “站住!”司督军厉喝。

    顾圭璋就停下了脚步,真不敢走了。

    “走,我们去看看!”司夫人迫不及待站起身,好似很生气,急匆匆出了花厅。一出来,她唇角就有淡淡的笑意。

    还不错,这件事办得挺顺利的。

    司夫人脚步快捷走了,老太太这时候才回神,怕司夫人厮打顾轻舟,顾轻舟吃亏,当即对司督军道:“你是死人啊,快去拦住你媳妇!”

    说罢,老太太也要去。

    司家的二太太搀扶住她。

    其他人或震惊或幸灾乐祸或担心,纷纷跟着司老太,出了花厅。

    司督军拉着司夫人。

    司夫人气急了,稍微等了老太太几步,最终先冲到了屋子里。

    她就是要让众人看看,顾轻舟和司慕睡在一起,故而一把掀开了帐子,想把屋子里的春景,全部展现出了。

    帐子一掀开,司夫人自己傻眼了。

    跟着司夫人进来的司督军、老太太和顾圭璋,站在床前,也有点傻眼。

    大家都没有动,好似被定住了。

    床上的光景,跟他们想象中完全不同。

    后面的人也挤了上来,却不太敢往里挤。

    “我一定要看到顾轻舟的狼狈!”只有顾缃,使劲扒开众人,甚至把司夫人挤了个踉跄,挤到了床边。

    顾圭璋瞪了她一眼,她视若无睹。

    顾轻舟毁了,她敢做这种出格的事,以后司家不会要她,全岳城的男人也不会要她。

    顾缃简直是神清气爽,她一定要看到这么痛快的一幕。

    千辛万苦挤进来,看清楚了床上的情景,顾缃和众人一样愣住,她一时间没控制住,失措惊呼:“怎么会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