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66章:新房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顾轻舟到督军府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暁·说·

    她下车的时候,一脚深一脚浅。

    十月的夜风寒凉,从翠袖沁入,顾轻舟的小臂拢在大衣里,不愿意伸出来,她觉得冷,不知是心里冷,还是身上冷。

    她很胆怯。

    和司行霈相遇以来,顾轻舟觉得自己的处境是很难堪的。

    “司督军若是知晓我和司行霈的事,为了防止丑闻扩大,他会杀了我吗?”顾轻舟想。

    前途更是渺茫。

    她愣了一下。

    路灯亮起,高大的木棉树正值落叶,树叶铺满了街道,橘黄色的路灯光芒似纱幔萦绕。

    门口岗哨严密,五步就有扛着荷枪实弹的守卫。

    顾轻舟踩着落叶,脚步轻盈,进了高大威严的大门。

    远远的,可以闻到餐厅里食物的香味,顾轻舟却想吐,依旧是上次那锅汤的阴影浮动。

    司行霈带给顾轻舟的,痛苦总是远胜于欢乐。

    她忍着不适,继续往前走。

    餐厅的水晶灯,从透明玻璃窗里照出来,将庭院一株碧桃树染得晶莹剔透。

    “顾小姐。”女佣先看到了她,给她开门。

    顾轻舟环顾屋子,发现没有司行霈,而司督军满面笑容,正在和司夫人、司琼枝谈笑风生。

    司慕也在。

    看来今天不是坏事,而只是请吃饭,跟司行霈无关。

    她想:“难道督军请我吃饭,是想劝我给司慕治病吗?”

    不是算账,顾轻舟心情稍微轻松了几分,踏入了餐厅。

    “阿爸,顾姐姐来了。”司琼枝提醒司督军。

    她已经不再称呼嫂子,而是叫姐姐。

    这也许是个信号,司夫人可能说动了司督军,同意退亲。

    “难道是提退亲吗?”顾轻舟还在猜。她其实有点担心现在退亲。

    因为退了亲之后,她真的没有借口逃离司行霈,就彻底落在他手里。

    对司行霈的好印象,又因为那锅人头汤一扫而空,顾轻舟想起他又是胆寒又是反胃。

    “轻舟。”司督军冲顾轻舟招手。

    顾轻舟就走到了司督军身边。

    他身边的位置空着,专门给顾轻舟留着的。

    “督军,您气色挺好的,最近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吗?”顾轻舟道。

    “高兴的事,也没有多少,身体是比从前好了些。··暁·说·”司督军开玩笑道,心情愉悦,估计是南京一行,收获颇丰。

    然后他又问顾轻舟,“听说你摔伤了?”

    “已经好了,督军。”顾轻舟道。

    “是瘦了。”司督军打量她,“好些日子没请你吃饭,一家人就该多聚聚。”

    顾轻舟低垂眉眼,心想今天是怎么回事。

    司督军不像是找事的,反而和颜悦色,就连司琼枝和司夫人,也收起来她们的冷傲,态度温和。

    司慕坐在顾轻舟的旁边,他目光放空,既不看顾轻舟,也不看其他人,好似置身事外。

    佣人端了菜上来,司夫人让佣人给顾轻舟盛汤,顾轻舟脸色大变。

    她实在不能看到汤......

    “怎么了,这汤不对吗?”司夫人看到了顾轻舟的表情,觉得她太矫揉造作了,忍不住问道。

    这就带着几分责问。

    顾轻舟尴尬:“不是,我不太喜欢喝汤。”

    “尝尝吧,这是督军自己猎的山鸡,味道不错。”司夫人坚持,似乎非要顾轻舟喝下去。

    顾轻舟脸色发白。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将顾轻舟的汤碗稳稳接了过去。

    是司慕。

    司慕端起这碗汤,咕咚咕咚一口气全喝了。

    “你这孩子,像什么话!”司夫人恼怒,瞥了眼自己的儿子。

    她给顾轻舟立规矩呢,没想到她儿子这么没眼色!

    好好的,他喝顾轻舟碗里的汤做什么!

    难不成他看上了顾轻舟?

    司夫人脸色顿时不太好。

    司督军则笑了,说:“他们年轻人,就是别人碗里的比较香。”

    这话,只是替司慕说情,顾轻舟却做贼心虚,愣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她想,若她不是司慕的未婚妻,也许司行霈对她会没兴趣。

    对司行霈而言,顾轻舟也是别人碗里的汤。

    她精神有点恍惚。

    这顿饭,顾轻舟吃得比较拘谨,一会揣摩司督军请客的目的,一会儿又想到司行霈,都没吃几口。

    司督军和司夫人只感觉她吃得比较少,也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饭后,司督军单独把顾轻舟叫到了书房,有事和她说。

    “轻舟,你喜欢哪里的房子?”司督军稳稳坐在沙发里,气度轩昂,带着慈父的温柔,问顾轻舟。

    顾轻舟不解,心想难道司督军也知道司行霈那栋花园洋房吗?

    不应该啊,司行霈那地方挺隐秘的。

    “......我对岳城不太熟。”顾轻舟如实道。

    司督军微笑,意料之中:“我打算今年过年就和你阿爸商量,明年七八月,将你和慕儿的婚事办了,新房也要准备。

    慕儿一向是不计较,他住哪里都无所谓。倒是轻舟你,以后你要替慕儿掌家,你若是有了中意的地方,就跟慕儿说,让他告诉我。”

    顾轻舟倏然迭眸,不言语。

    司督军还以为她害羞,笑着道:“婚姻是大事,轻舟。老式的人,什么都是父母准备好,可你和慕儿是时髦派的,你们自己的意见也很重要。”

    新房,以后顾轻舟和司慕要住一辈子,司督军想问问她的意见。

    顾轻舟心头发涩,她眼神暗淡的低垂着,搅动自己披肩的浓流苏。

    她和司慕的婚姻,真的要提上日程的吗?

    这就意味着,该到了退亲的时候。

    她答应过司夫人的,真的要结婚时,她会退亲,自己揽过所有的责任。

    “轻舟,我知道夫人对你有点偏见。”司督军突然道。

    顾轻舟愕然,忍不住抬起眼帘,看了眼司督军。

    司督军声音微低,似有秘密般,对顾轻舟道:“当年司顾两家定亲,为的不是你父母,而是你外祖父,他对我有再造之恩。”

    顾轻舟不太懂,疑惑看着司督军。

    显然,这个再造之恩,司督军暂时是不打算详细说明的。

    “夫人她是女人,女人天生就对其他女人很苛刻,这点我明白。”司督军道。

    正如他母亲也不喜欢他的夫人,司夫人不喜欢顾轻舟,情理之中。

    “你放心,你一定会是司家的儿媳妇,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任何人都会知道,司家娶了你是大福气。”司督军道。

    顾轻舟立马拒绝:“督军,我不要,无功不受禄。”

    “谁说你无功?你治好了老太太,就是救了我母亲一命;治好了颜太太,就是替我挽住了总参谋长的家庭,这都是大功。”司督军道,“况且,将来慕儿的病,我也要指望你。”

    司督军说,他给顾轻舟准备了大礼,却没有说是什么,只是告诉顾轻舟,尽管准备结婚就是了,司夫人的反对无用,这桩婚事他首肯,就能办成。

    他这么自信,顾轻舟反而茫然。

    顾轻舟也在考虑,怎么跟司督军解释,她并不想嫁给司慕。

    她只想顾家的人受到报应,她得到了外祖父的家产,远远离开岳城,离开司行霈的掌控。

    当然,现在什么也不能说。

    顾轻舟笑容糯软,心中却十分煎熬。

    他们俩正在说话,司督军兴致很好,估计是真的起了娶儿媳妇的念头,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司督军道。

    一阵细微的香风,倩影推门而入,有热可可的清香飘渺而入。

    高挑纤柔的女子,穿着一件月白色素面旗袍,头发挽成低髻,年轻的面容干净,肌肤净白剔透。

    “督军。”女子柔声,将一杯清茶和一杯热可可放下,“请喝茶。”

    然后,她将热可可端给顾轻舟,素手纤巧嫩白,皓腕凝雪,推送了过来。

    顾轻舟接住。

    “这是五姨太。”司督军介绍道。

    司督军的五姨太叫花彦,今年才二十五岁,跟了司督军五年多,无子嗣。虽然不及司夫人风华绝代,花彦的容貌耐看喜庆,一张圆圆的脸很讨喜。

    五姨太的眼睛深邃,眸光盈盈,似秋水澄澈,看上去很干净。

    “督军,我听说顾小姐擅长医术?”

    花彦坐在司督军身边,问道。

    司督军点点头:“不错,轻舟的医术很高超。”

    “督军,我从三月中旬腹痛,到现在还是隔三差五的发作。”花彦道。

    司督军一愣。

    显然,花彦没有告诉过司督军。

    “没去看医生?”司督军蹙眉,“生病了可不能硬扛。”

    “去看了。”花彦温柔道,“每次吃了药没事,过段日子又犯,总是不能断根。听闻顾小姐医术很好,想麻烦顾小姐帮我看看。”

    看病是顾轻舟分内的,她并不介意。能解了世间含灵的疾苦,是顾轻舟学医的责任,她从小就是这样发誓的。

    “姨太太,您现在还疼吗?”顾轻舟问。

    “不疼,不过三天前才发作过的,下次不知又要何时发作。”花彦笑道。

    她笑容甜美款款,眼眸低垂,睫毛像两把小扇子。

    司督军看了眼顾轻舟,再看了眼花彦,突然觉得这两个人神态有点相似,不免失笑。

    顾轻舟道:“既然不是急病,那我明日来瞧可以吗?今天都这么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