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57章侮辱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157章 侮辱

    顾轻舟向来喜欢老式的衣衫,今天在家是很平常的打扮。··暁·说·

    顾老太来了,她想着老式的衣着总归不会错,还特意编了辫子,却没想到被顾老太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顾缃姊妹俩快要笑死了!

    特别是顾缃,简直是扬眉吐气:“顾轻舟这小贱人,总是拍老人家的马屁,这回拍到马蹄子上了吧?”

    她要是顾轻舟,估计要气哭了。

    老太太说话毒辣,特别难听。

    顾缃打量顾轻舟,想看到顾轻舟气哭的样子。

    那样,肯定让顾缃更痛快,许久以来的怨气都能得到舒缓。

    而顾轻舟低垂着眉眼,雪肤胜雪,眸光幽静,似一潭无波的水。

    顾轻舟根本没有动怒,她平静如常。

    这让顾缃很泄气。

    “哼,装模作样!”没看到预想中的狼狈,顾缃恨恨咬了咬牙,快意好似减轻了很多。

    顾缃又想:“祖母来了,阿爸最孝顺了,而祖母又疼爱我!我要趁机把顾轻舟折腾死!”

    她愉快的盘算着,顾轻舟端着茶喝,态度安静。

    后来,顾绍下来了,帮顾轻舟说了很多的好话。

    “祖母,轻舟不知您喜欢女孩子怎样打扮,特意穿了老式的衣裳。”顾绍帮顾轻舟说情。

    没想到,顾老太却冷哼:“心机这么重,将来还得了?”

    就是不喜欢顾轻舟!

    秦筝筝回下,估计把她和顾圭璋的矛盾,都归在顾轻舟身上。

    顾老太当顾轻舟是丫鬟的时候,看不惯她这好模样,当她是狐狸精,第一面就没有眼缘;如今听闻是“顾轻舟”,就更不喜欢了。

    总之,第一印象差到了极点。

    顾绍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了。

    第二天,早膳的时候,顾轻舟看到坐在饭厅的老太太,上前叫了声“祖母”,声音糯软温柔。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顾老太却翻了个白眼:“你这狐狸一样勾人的声音,不要做给我看!大户人家的小姐,正派要端庄!你这骚模样,别人还当你是窑子里出来的!”

    满桌的人都静止了,有人尴尬,有人高兴,全部不说话。

    这老太太说话太恶毒!

    顾缃姊妹使劲忍住笑。··暁·说·

    秦筝筝的表情,终于有了几分舒缓,给太太盛米粥的动作更加优雅。

    几位姨太太紧张看着顾轻舟,觉得顾轻舟受到如此大辱,只怕是要发作的。

    这老太太也太刻薄了,顾轻舟到底是顾家的血脉,说她是窑子里的伎女,岂不是把整个顾家都给拉低了?

    昨晚,顾缃姊妹和秦筝筝陪着顾老太聊了半个晚上,估计全是说顾轻舟的坏话,导致这老太太先入为主,越发憎恨顾轻舟。

    所有人表情都变了,独独顾轻舟神色动都没动一下,她自顾坐下,笑道:“是,祖母。”

    好像老太太的话,她没有听懂。

    顾老太还想骂,顾圭璋也觉得他母亲太过分了,就说:“姆妈,轻舟她还小,您以后教导她就是了,别生气了。”

    “还小?我看她是底子坏了,从小就没人教!”顾老太转头去骂顾圭璋,“都是你,小家子气的,怕继母虐待她,不肯让她回来学规矩,放她在下享福!你看看,她现在什么样子!”

    下享福?

    这老太太也是下来的,她应该知晓下生活的艰苦。

    顾轻舟被遗弃,在这老太太的嘴里,反而成了她去下享福了。

    顾轻舟手里拿着雕花银勺,海棠花涂得红艳,落在她嫩白的指尖,她一点点喝着,嫩红的唇瓣犹盛娇花嫩蕊。

    她仍是古井无波,这些话好似打在海绵上,顾轻舟全然没听到似的,照样喝粥吃早饭。

    顾老太数落顾轻舟,又骂顾圭璋。

    最终,是顾绍开口:“祖母,这是您最爱吃的蟹粉包子,您快尝尝!”

    “还是我孙子懂事。”顾老太高兴。

    她一口一个蟹粉包子,吃得很开心,暂时也就没嘴来骂顾轻舟了。

    顾轻舟心想:“若是顾圭璋的薪水,你们未必顿顿能吃蟹粉包子。孙家的钱果然好花!”

    她淡然微笑,仪态娴雅,远胜过了顾缃和顾缨,这让顾老太更生气了!

    她看顾轻舟,就像顾轻舟看仇敌一样。

    顾轻舟笑了笑,并不把仇人的攻击放在心上。

    半下午的时候,顾轻舟要出门,顾老太瞧见了,又让她站住:“去做什么?”

    “祖母,我今天约了朋友。”顾轻舟笑道。

    顾老太呵斥道:“你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朋友?原来</a>你这轻浮的做派,都是浪出来的!岂有此理!”

    然后她对顾圭璋道,“听说她还念书?”

    顾圭璋是既怕母亲,又烦得不行,因为这老太太太喜欢管东管西的:“姆妈,现在不念书没前途。”

    “胡说,缃缃和缨缨怎么不用念书?”顾老太厉喝,“她这么不规矩,都是你放纵</a>的!”

    顾圭璋哑口无言。

    这个问题,跟老太太是解释不清楚的,她根本不懂,却坚持自己的曲解。

    顾圭璋很为难。

    顾老太到顾公馆还没有十二个小时,已经给顾轻舟下了很多的定义:风骚、轻浮、浪荡、不规矩,从来没问过她在下好不好,如今回家可习惯吗。

    顾轻舟笑了下,对顾圭璋道:“阿爸,今天颜小姐和霍小姐约我,好像是什么联谊会,很多人家的小姐都去,要不我改日吧?”

    “你去吧!”顾圭璋一听,全是权贵门第的,不好好巴结怎么行,当即就同意了。

    “你不许去!”顾老太则大怒,“你今天敢出这个门,我就叫人打断你的腿!”

    秦筝筝站在后面,心想:应该早点把老太太接过来。

    若是早点接过来,估计顾轻舟这会儿骨头都不剩了。

    还是老太太好使!

    顾老太那边骂着,秦筝筝以为顾轻舟会懂得轻重,不成想顾轻舟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看看,你看看!”顾老太气得发抖,然后就大哭起来,扯着顾圭璋道,“你女儿还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吗?她如此没有尊卑,这是要造反呐!”

    她大哭大吼。

    这老太太在下就是个泼妇,十里八闻名遐迩的。

    顾圭璋当然不会嫌弃自己母亲,从小只觉得母亲厉害,就是太爱管束他了。

    这会儿,顾圭璋一个头两个大,也后悔让顾轻舟出门了。

    “那孩子,一点也不懂事!”顾圭璋骂远去的顾轻舟。

    秦筝筝和顾缃姊妹俩也跟着哄老太太,搀扶老太太上楼,又添油加醋说顾轻舟的坏话,导致老太太逼迫顾圭璋替顾轻舟休学。

    “姆妈,这个不行的。”顾圭璋为难道,“这是督军府的意思!”

    “我去找那个督军!”顾老太道。

    顾圭璋吓了一跳,生怕老太太闹到军政府去,把顾轻舟的婚事给搅合黄了,故而再三安慰。

    “好好,我让她先休学几天,跟您学学规矩。”顾圭璋无奈道,“等您觉得她学会了,再放她去学校,您说可以吗?”

    “不许去学校,她那个鬼样子,还不知去学校勾搭谁!”顾老太道,“跟她那个死鬼娘一样,仗着自己家里有钱,长得又好,从来不把我们下人放在眼里!”

    顾轻舟在门口叫了黄包车,她抱臂坐着,心思千回百转。

    她的辫子已经解开了,长发萦绕在脸侧。

    她想着心思,唇角略有略无挑起淡笑。

    很快,黄包车就到了一处戏院。

    今天是名角徐瑾的《霸王别姬》,徐瑾扮演的虞姬,红遍了大江南北,颜一源弄到了票,特意请顾轻舟和颜洛水、霍拢静看。

    其实,颜五少主要是想请霍拢静,顺带着他两个妹妹。

    顾轻舟直接上了三楼的包厢。

    包厢是雕花木门,虚掩着,颜洛水和颜五少已经到了,两个人吃着瓜子,趴在栏杆上看。

    楼下还是在暖场,戏尚未正式开始,大厅里已经人声鼎沸,里三层外三层。

    “你们早到了?”顾轻舟脱了外套,里头是一件中袖月白色绣折枝海棠的旗袍,她拿了条长流苏披肩搭在肩头,就坐到了颜洛水身边。

    “到了十来分钟。”颜洛水笑道,“徐老板的戏,爆满成这个样子,怪不得戏票难弄!”

    “他红嘛!”顾轻舟笑道,“我多次在报纸上看过他的扮相,真惊艳,虞姬果然倾国倾城!”

    颜五少对倾国倾城的名伶并不感兴趣,只是问:“阿静什么时候来啊?”

    “快了吧,她答应来,就不会失约的。”顾轻舟道。

    等了片刻,霍拢静果然来了。

    她不是独自前来的。

    她哥哥霍钺跟着一块儿来了。

    霍钺一袭长衫,儒雅温柔的走了进来,却愣是把颜五少吓一跳:“霍龙头?”

    “.......我哥哥说,他买不到这场的票,想跟我们一块儿看。”霍拢静解释。

    堂堂青帮龙头,说他弄不到票,这种解释哄小孩子呢!

    顾轻舟等人都觉得,霍钺是猜到了颜五少的心思,替他妹妹镇场来了。

    颜五少也是这样猜测的,顿时坐立不安,不知该热情点,还是问沉稳点。

    霍钺看到他们几个人的表情,余光却在顾轻舟脸上一掠,不漏痕迹。

    他们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又被打开了。

    司行霈阔步走了进来。

    大家都有点吃惊,只有顾轻舟神色微变,差点失态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