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56章绮丽的误会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156章 绮丽的误会

    顾轻舟打开了房门,防止有人偷听。··暁·说·

    她和二姨太说话,声音并不大,二姨太也忍住了哭泣。

    二姨太跟顾轻舟说起了往事。

    这些往事,就是她作为戏子的往昔,并不光彩。

    二姨太到了顾家,知晓女人间的战火不起硝烟,所以从来不交底,她的事没人知晓。

    今天,顾轻舟帮了她,要不然顾圭璋真的会误会,从而会活活打死她。

    二姨太将顾轻舟视为恩人,她告诉顾轻舟说:“我们戏班全是孤儿,而且都是男的,女人家不吃这碗饭,别说小生,就是青衣花旦,也是要男人唱。

    师父不愿意养女戏子。苦心培养一个女戏子十年,刚唱红了,不是被这个军阀看上,就是被那个权贵瞧上,还没有回本,人就被抢走了。

    师父破例收我,只因我在戏班门口赖了半年,嗓子又好,中了师父的心意。我从小就混在一群小子堆里,大师兄起的头,他们都偏袒我,被师父打了也护着我。

    小凉月是三师兄,师父说他走步比我妩媚、嗓子比我袅糯,扮相比我惊艳,将来戏班的旦角,他唱青衣,我唱花旦。当然,若是他过不了‘倒呛’这关,青衣仍是我的。”

    唱戏这一行,男扮青衣,倒呛这一关很关键,就是男孩子的变声期。

    “......他唱得好,人们说起他,都说他的旦角媚而不妖,将来可以成名角的。他扮青衣小姐,我扮花旦丫鬟,一来二去自然是比其他同门感情深些。

    师父原说过,出了师就不管我们的,若是小凉月求着要我,师父就出面保个媒,我那时候也觉得此生便是如此了,不成想他去一户人家祝寿,却看中了人家的小姐。

    明明答应师父要娶我的,结果他跟人家小姐私奔了。于是,我在戏班接替了他,唱了青衣,可戏班少了青衣名角,从此就一蹶不振,我的青衣没红起来,师父说他砸了全戏班的饭碗。

    他们私奔之后,那小姐花销大手大脚,他供不起了,偷偷问我借钱。我心中一软,就把多年的积蓄都填补了他们,后来那小姐还是回家认错,听说嫁到英国去了。

    他人财两空,跟着那小姐学会了喝酒、抽鸦片,把嗓子折腾坏了,再也唱不了。我积蓄全没,戏班撑不下去之后散了,我就跟了老爷做妾。

    仔细想来,我从未亏欠过他。在戏班的时候,若是我风华正茂的那几年唱青衣,也许我就成了名角,但是我给他了。

    若是我存了钱,不为生计所迫,嫁人的时候也能有个挑选,何至于后来.......”

    何至于后来那么急迫勾搭顾圭璋?

    二姨太不觉得自己是好人,但是她对三师兄小凉月,是绝无亏欠的,甚至恩大于天。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

    就是这样的恩情,他居然为了钱,帮衬着秦筝筝,置二姨太于死地!

    这如何不伤心?

    二姨太一定觉得,小凉月是条毒蛇,自己想要捂热他,却被他反咬一口。

    顾轻舟这时候就想起了孙家和秦筝筝。

    当时秦筝筝走投无路,孙家收养了她,后来她联合顾圭璋,将孙家折腾得家破人亡。

    顾轻舟握紧了二姨太的手:“小凉月被青帮的人带走了,这次他凶多吉少,你放心吧!”

    二姨太不言语。

    “你是不是心疼?”顾轻舟问。

    二姨太道:“当年就疼完了,现在想起来,不够狠心果然会遗留祸害!”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她很感触似的,拉紧了顾轻舟的手:“轻舟小姐,你要记住我的话:不要为任何人牺牲前途!”

    顾轻舟心中一恸,慢慢抽回手,重新盛了碗甜汤给她:“吃点吧。”

    二姨太在顾轻舟的劝慰之下,吃了半碗甜汤。

    顾轻舟回房之后,想起二姨太的话,不免心生悲凉。

    男人都很薄情么?

    顾圭璋只当二姨太是被秦筝筝气哭的,反而安慰她,说:“你辛苦我是看在眼里的,放心,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二姨太就哭得更狠了。

    到了傍晚,顾圭璋已经想了个处理掉秦筝筝的方法,气也就消了。

    想他将来是司督军府的岳丈,再娶个年轻美貌的,不再话下。

    一想,越发觉得升官发财死老婆,真是人生三大喜事,顾圭璋眉梢噙了几分笑意。

    顾轻舟能猜到顾圭璋的打算,她也觉得秦筝筝该死,可顾圭璋的笑容,让顾轻舟心寒意冷。

    “最该死的,就是这个男人!”顾轻舟心中的怒焰,一层层</a>的撩拨起来,再也压不下去,她静静垂下眼眸,不言不语。

    可惜到了傍晚,秦筝筝和顾缨居然没回来。

    “阿爸,姆妈和缨缨肯定是出事了。”顾缃哭着求顾圭璋,“阿爸,要打要骂,您先把姆妈找回来再说啊。”

    顾圭璋也不愿意妻女流落外头,于是派人去裁缝铺寻。

    佣人回来说:“老爷,裁缝铺的人说,太太和四小姐早已走了。”

    顾圭璋浓眉紧蹙,知道秦筝筝带着顾缨逃跑了,烦躁又涌上心头:“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吗?”

    “裁缝铺的小伙计说,她们叫了黄包车,好像是去了火车站!”佣人道。

    顾圭璋越发恼怒,居然还敢跑。

    “去查查,今天有几班火车过岳城!”顾圭璋道。

    他倒也不着急。

    一个两个的,都学会了逃跑,看来这个家里是没了王法!

    顾圭璋了解秦筝筝,她肯定是投奔亲戚去了,秦筝筝最惜命,而且她在乎家业,不会全部丢下跑远的。

    再说了,顾维跑出去,也许有男人会替她撑腰,秦筝筝半老徐娘,跑出去能跟谁?她不过是知晓顾圭璋气极,吓唬吓唬顾圭璋的。

    佣人去了车站查,回来告诉顾圭璋说:“今天只有两班火车离开岳城。”

    顾圭璋点点头。

    他先给自己老家拍了封电报。

    顾圭璋在老家有兄弟姊妹,还有位老母亲。

    他母亲是落魄地主人家出身的,最是泼辣,喜欢指手画脚,秦筝筝倒是投她的缘,只是顾圭璋自己受不了,就婉言将她留在下。

    顾圭璋是很孝顺的,也非</a>常听母亲的话。

    秦筝筝逃跑,第一个可能就是去了顾圭璋的老家。

    果然,第二天中午,他弟弟就借镇子上唯一的电话,打给了顾圭璋:“大嫂带着侄女回来了,听说是和你生气,姆妈担心得不行,让你赶紧来接大嫂!”

    顾圭璋烦躁:“我没空,你让她自己回来,否则永远别回来!这次就当回去替我尽孝,我既往不咎!”

    知道了秦筝筝的去处,顾圭璋的心思就彻底放下了。

    “秦筝筝果然去了老家。”顾轻舟听到这个消息时,明亮的眸子微闪,心知秦筝筝估计会请来护身符。

    顾圭璋的母亲,她会不会来呢?

    顾轻舟总记得李妈说:“你姆妈生你的时候大出血,是因为那老太太推搡了她一把,害得你早产,害得你姆妈从此就落下病根!”

    月子里的女人,落下病根,旁人再稍微用点手段,后面几乎就是性命难保了。

    想到这些,顾轻舟的心就痉挛,缩成了一团。

    老太太如果能来,自然是最好的,仇人都放在眼前。

    死并不可怕,让他们一无所有,才是顾轻舟的任务,她要让他们失去一切,让他们心甘情愿承认自己的罪孽!

    “但愿老太太能来。我母亲怎么在这屋子里受过的罪,他们都应该尝一尝!”顾轻舟想着,粉润的指尖划在墙壁上,响起一阵刺耳又刺心的声音。

    果然,两天之后,秦筝筝和顾缨回来了。

    和她们同来的,还有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就是顾圭璋的母亲,今年七十岁。

    顾轻舟从前觉得,老人家都应该很和善的,但是这位老太太眼皮虚搭,唇角弧度向下,面相上泼辣阴刻,跟和善一点也不沾边!

    “祖母!”顾缃高兴扑到了老太太怀里。

    “缃缃!”老太太很喜欢这个孙女。

    当然,她最疼的还是孙子,放开顾缃之后立马问:“阿绍呢?”

    继而,她的目光瞥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今天梳了长辫子,斜垂在胸前,一件月白色的斜襟衫,一条葱绿色的澜裙,温柔腼腆。

    她想,这样是不会出错的。

    不成想,顾老太太翻了个白眼:“这里哪里请的丫鬟,妖窕得不成样子!”

    顾缃噗嗤一声笑出来。

    跟着进门的顾缨也笑了。

    秦筝筝正要解释,顾老太又问:“这么个小妖精</a>,不是服侍阿绍的吧?”

    她很紧张,恨不能将顾轻舟乱棍打出去。

    秦筝筝等顾轻舟受够了侮辱,这才笑道:“姆妈,这是轻舟啊!”

    “什么轻舟?”顾老太蹙眉,“还真是阿绍房里人?你们也太没有成算,阿绍是要念书立业的,你们在他房里放这么个东西,岂不是耽误他的学习!”

    顾老太一进门就发火。

    所有的怒意,都在顾轻舟身上。

    而正在下楼的顾绍,将这些话都听了进去。他听懂了他祖母口中的那些老话,鬼使神差的,他突然心口乱跳。

    他的房里人,就是他的通房的意思.......原来</a>,世上还可以有这么绮丽的误会!

    顾绍心绪旖旎,一时间竟愣在原地,久久没有挪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