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44章针灸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1章 针灸

    李家做了两手准备。··暁·说·

    老太太同意让顾轻舟去看李韬,命人开棺。

    老年人忌讳开棺的,李家的老太太现在却同意了,可见老太太对孙子复活的期盼,比李太太还要深,深到冲晕了她的脑袋。

    李太太也想孩子复活啊,那是唯一的儿子,李家唯一的男丁。

    但是她知道不可能了。

    她读过几天书,明白生命是无法死而复生的。

    李太太就让佣人,去把法租界巡捕房的巡警找来。

    她们这次不叫军政府的警备厅了。

    “祖母,我害怕!”李家的三小姐,搀扶着老太太的胳膊,眼泪簌簌滚落,“为何还要折腾韬韬?”

    “有人说韬韬可能活过来,哪怕是渺茫的希望,也不能错过。”老太太对孙女道,更像是对儿媳妇道,“否则,将来你们和姆妈一样悔恨终身。”

    李太太眼泪又滚下来。

    老太太想看看李韬是否有复活的可能,同时也想再看一眼孙子。

    也许,再看孩子一眼,才是老太太最终的目的。

    李太太想到这里,万箭攒心的疼。

    李韬今天下</a>午才入殓的,还没有念过往生咒,棺木只是虚阖,还没有上钉子。

    棺木很厚重,佣人推开了,顾轻舟往棺材里看,就瞧见打扮得很整齐的李韬躺在里面。

    李韬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长衫,一双精致绣云纹的双梁布鞋,脸色铁青着,像是死过多时。

    “我的儿啊!”李太太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她一哭,姑娘们全哭了。

    老太太也是老泪纵横。

    佣人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全跟着抹眼睛。

    顾轻舟上前,伏在棺材上,试探了李韬的鼻息,已经气息全无了;而后,她又抓住了他的手。最新最快更新

    他四肢僵硬,手腕</a>冰凉,也全无脉搏。

    正是因为如此,李家才断定他真的走了,没有其他的可能。

    顾轻舟起身,转到了棺尾,伸手去脱李韬的鞋子。

    李太太大惊,立马扑过来:“你已经看过了,为何还要脱他的鞋?”

    死人之后,入殓的时候要一双好鞋,这样阴间的路才好走。

    “太太,人有十二脉,除了手上的六脉,还是足上的六脉。··暁·说·假死,呼吸和手上的六脉全无,可足上的六脉若还有,就能救活。”顾轻舟道。

    已经开了棺,也让顾轻舟碰过了死者,再阻拦是毫无意义的。

    老太太轻咳,道:“让她看看!”

    就在这时,巡捕房的人已经来了。

    李家的大小姐二十五岁,上午从此婆家回来,稍微镇定几分,去接待了连夜赶来的巡捕。

    大小姐对领头的巡捕道:“就是那个人,她家的掌柜毒死了我弟弟,现在她又要闹事。等会儿诸位长官见我的手势,再上去抓她。”

    说罢,她塞了一些钱给领头的巡捕。

    巡捕拿在手里一掂量,这趟油水不错,就道:“小姐放心。”

    巡捕们也凑到灵堂一角,只是不凑近棺材。

    他们看到了顾轻舟。

    李家去报案的时候,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

    巡捕们就觉得好笑,低声议论道:“李家信了这么个小丫头的话,说他们家死去的孩子能复活?”

    “好像是。”

    “这小丫头怎么哄骗的,自称是观音菩萨跟前的玄女?”

    几个巡捕偷笑,觉得李家蠢不可及,这种当也能上。

    当然,他们不过是来一趟,就能拿丰厚的酬谢,他们也不在乎,站在旁边议论纷纷看热闹、看笑话。

    李家那边哭成一团,也没人听到他们的议论。

    顾轻舟得到了老太太的首肯,开始脱李韬的鞋袜。

    李韬年纪小,才十岁,一双脚很小,干净单薄。

    顾轻舟很容易就摸到了他的足三阴脉。

    然后,顾轻舟淡淡舒了口气,果然是假死!

    足三阴脉还在跳。

    只是很微弱,若不深取,也探不到。

    “是假死。”顾轻舟抬起头,看了眼李家众人,声音特意提高,洪亮有力道,“老太太,太太,少爷可活!”

    她这话说完,灵堂里蓦然一静,所有人都愣愣看着她。

    直到灵堂角落的巡捕,发出一声“噗”的嗤笑声,才惊醒了众人。

    那个巡捕实在忍不住了,因为顾轻舟表情严肃,好似真的一样,令他发笑。

    这巡捕从未见人敢如此吹牛皮的,果然世道变了,骗子越发大胆了。

    “真的吗?”老太太眼泪滚得更厉害,上前攥紧了顾轻舟的手,一双手颤抖不停。她也不管巡捕们怎么耻笑,只想抓住微薄的希望。

    李太太心生疑窦,她此前还不知顾轻舟到底搞什么花样,是要钱吗?

    她心中一半是强烈的希望,一半是清醒的理智,相互牵扯中,李太太反而看上去呆呆的,任由她婆婆哀求顾轻舟救李韬的命。

    李家的大小姐则蹙眉,不相信,又不敢说话。

    她是嫁出去的女儿,祖母和母亲在场,也轮不到大小姐说什么。

    其他小姐们,年纪都不大,没什么主见,则是和她们祖母一样,喜极而泣:“小姐,您快救救我弟弟!”

    司慕看了眼顾轻舟,又看了眼棺材里死透的孩子,心想:说话这样冒失,她要怎么收场?

    若不是跟何家有关,司慕现在早已甩手走人。

    何微托付他照顾顾轻舟,司慕答应了,就会做到。

    这是司慕对何家的报答。

    他面无表情看着顾轻舟作死。

    那些巡捕里,有个正义的巡捕看不下去了,上前几步道:“这位小姑娘,骗人也要讲点江湖规矩,人家少爷都入了殓,你就不怕缺大德,将来下十八层地狱?”

    “我不曾缺德,我在行善。”顾轻舟道。

    那巡捕又看了眼李家老太太。

    而李家的人,好似很相信顾轻舟,那巡捕就恨铁不成钢,退了回去,任由她们受骗。

    顾轻舟不受闲言碎语的影响,她取出银针,不等李太太答应什么,就在李韬的手明阳脉和足明阳脉上,以平补平泄的手法,刺入银针。

    “留针三十分钟,三十分钟之后再见效。”顾轻舟道。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巡捕们甚至拿出了怀表。

    司慕也默默看了下手表。

    李家众人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

    看顾轻舟的态度,她没有索取任何东西,也没有谈任何条件,只是说“可活”;可是,她又怎么可能让死者复生呢?

    等三十分钟!

    所有人都在等。

    巡捕们等着看笑话,司慕等着替顾轻舟收场,李家等着最后的希望破灭。

    这三十分钟,气死难熬,整个灵堂里没有任何人说话,甚至能听到呼吸声。

    佣人们不敢进去,全部等在门外,自然也不敢说话了。这会儿肃然,只有秋虫阵阵吟叫,渲染了秋夜。

    顾轻舟也在看表。

    到了第二十五分钟的时候,顾轻舟起身,往棺材里探,然后轻声对李太太道:“已经有了鼻息。”

    李太太住在旁边的蒲团上,听闻这句话,猛然挣扎站起来,这动作快得惊人。

    其他人也听到了,并不太相信,却也好奇往棺材旁边凑。

    李太太趴在棺材上,一双手抖得特别厉害,试探着李韬的鼻息。

    她震惊得差点滑下去:她感受到了,她死了一整天的儿子,有了鼻息了!

    她无法相信,故而再次去试,这次更清楚了。

    “姆妈,韬韬有了鼻息,韬韬活了!”李太太厉声尖叫,像寒枭夜啼。她也不想叫得这么可怕,但是她的声音已经控制不住了。

    老太太颤颤巍巍的,也要上前去试探鼻息,可惜她太老了,胳膊不够长,腰又弯不下。

    顾轻舟就上前,轻轻将李韬的上半身抬起来。

    老太太试了下,果然,李韬有了鼻息。

    “有了有了!”老太太也是震惊万分,又惊又喜。

    顾轻舟见她们相信了,重新把李韬放回去。

    “他何时醒?”李太太追问顾轻舟。

    “再过十分钟。”顾轻舟道。

    她拔出了手足明阳的银针,然后以同样的手法,将银针刺入百会穴。

    百会穴乃是手足三阳督脉之会,位于高巅,总督诸阳。

    这时候,灵堂里就再也安静不了,所有人都窃窃私语。

    李家的小姐们围绕着老太太和李太太问:“真的有鼻息?”

    “鼻息是怎么来的?”

    “韬韬都走了大半天,怎么可能回阳呢?姆妈,您探清楚了吗,真的是鼻息吗?”李家的大小姐不相信。

    她也想去看看,却被李太太拦住了。

    李太太厉声道:“别打扰神医给你弟弟治病!”

    李家的长辈已经深信不疑了。

    巡捕们则好奇。

    “这把戏</a>有点高端啊,怎么让死人生鼻息呢?”巡捕们想知道顾轻舟的骗术。

    “我也是第一回见到这种骗术,且等等吧,看她十分钟之后怎么收场。”

    “十分钟之后,她肯定要说,需要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的药材,才能继续救人。”

    “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鼻息?光这一点就够厉害的,回头将她带到巡捕房,仔细问问。”

    巡捕们见过无数的骗子,顾轻舟这骗术,他们还没有见过,都挺稀奇的。

    只有司慕,眸光落在顾轻舟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深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