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6章我要你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106章 我要你

    司行霈站了起来,一阵哗啦啦的乱响,椅子差点被他推倒。··暁·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悠闲喝酒的顾轻舟,顿时花容失色。

    司行霈眼底的狠戾和炙热,让顾轻舟知晓了他的意图。

    顾轻舟想跑!

    她浅黛色的蛾眉,拧成了一团,皎皎眉目全是震惊和害怕。

    司行霈看了眼顾轻舟,想到了她的话:“我家世不显赫,我还要念书,若是被退亲,我在学校会受人排挤,无立足之地。”

    她说过的话,司行霈都记得,而且很努力放在心上。

    他答应过她,让她好好念书的。

    他不能毁了她的生活,也不能毁了她的矜贵。

    别人瞧不起她,司行霈会想把学校给炸了。饶是炸了,仍是有人会轻视她。

    司行霈可以害所有人,他却绝不想害他的轻舟。

    他希望轻舟尊贵,她若是受到委屈,司行霈会比她更难过。

    今天闹起来,司行霈平添一段风流韵事,司慕戴添些闲言碎语,却臭名昭著却是顾轻舟的。

    受伤害的,只有顾轻舟。

    冲动微敛,司行霈已经站起身了,众人都看着他,他就身子一转,端起了酒盏去找朋友喝酒了。

    顾轻舟这才敢松一口气。

    回神之际,她后背都湿透了,一身的冷汗。

    何时才能真正摆脱司行霈?

    她捏住筷子的手更紧了,几乎要把筷子折断。

    好被动!

    在司行霈面前,顾轻舟被动得毫无自主。

    片刻之后,司行霈又回来坐下了,他也恢复了冷静。

    准新人过来敬酒,司琼枝笑盈盈拉起了司微霜的手:“姐姐,我看下你的戒指。”

    定制的婚戒,点缀着一颗很大的钻石。宴会大厅的水晶灯照下来,那钻石璀璨灼目,能闪耀人的眼睛。

    司琼枝颇为艳羡。

    顾轻舟也情不自禁望过去。

    “这颗钻戒好值钱,可以买好几栋花园洋房。”顾轻舟心想。

    想到这里,她眼神就有点放光,看得入了眼。

    她想,她所有的财产加起来,也买不起这只钻戒。

    司行霈在旁边看顾轻舟,就觉得顾轻舟很爱那钻戒。

    “原来</a>我的轻舟喜欢钻石。”司行霈心想。

    钻戒是求婚的,司行霈不能送给她,但钻石项链、耳坠子,他可以送很多,讨她的欢心。··暁·说·

    他轻轻抿了一口威士忌,心中就有了主意。

    敬酒之后,舞池里响起了乐章。

    男男女女都滑入了舞池,锦衣蹁跹,舞姿优雅。

    司琼枝早已挽住了她哥哥司慕的手,兄妹俩跳舞</a>去了。

    顾轻舟就坐到了老太太身边。

    “轻舟,你怎么不去跳舞</a>?”老太太问她,“你瞧,他们都去跳了。”

    “我不喜欢跳舞</a>,我就喜欢陪着老太太。”顾轻舟道。

    老太太笑,亲热握住了她的手:“你这孩子,最是有心的!”

    司夫人就暗骂顾轻舟谄媚。

    顾轻舟这般费尽心思讨好老太太,真叫司夫人鄙视,甚至烦躁--以后想要处理掉顾轻舟,老太太这里就要费一番心思解释。

    正巧司行霈到了跟前。

    “祖母,我请轻舟跳舞</a>?”司行霈笑道。

    司慕已经下了舞池,司行霈作为司家的人,邀请顾轻舟跳舞</a>,是合乎礼数的。

    “好,你带轻舟去玩,别冷落了她。”老太太笑道。

    顾轻舟则一万个不想去,她看了眼司夫人。

    “少帅,您何不先请夫人跳舞</a>呢?”顾轻舟笑道。

    司夫人犀利刮了眼顾轻舟。

    身为继母,司夫人是很讨厌司行霈的,特别是司行霈行为狠戾,把司慕逼得黯然失色。

    司督军在外人提起儿子,基本上都只会谈论司行霈,这叫司夫人更憎恶他。

    跳舞</a>,并非同龄人可以,晚辈男士请长辈女士跳舞</a>,也是礼仪之一。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司夫人又是时髦派的人。

    顾轻舟如此说了,司老太也觉得先请司夫人,免得司夫人做冷板凳。

    司老太就给司行霈递了个眼神。

    司行霈虽然混账,在他祖母面前,他尽可能做个正常人,于是他就先请司夫人了。

    顾轻舟松了口气。

    正巧秦筝筝带着孩子们,到了司老太跟前说话。

    顾绍立在一旁,问顾轻舟:“舟舟,你跳舞</a>吗?”

    上次约顾轻舟跳舞</a>,结果被司行霈打断了。

    顾绍半句话也不敢说。

    整个顾家,只有顾绍知晓,那天带走顾轻舟的,并非她的未婚夫,而是司行霈。

    这就太敏感了,泄露半个字,都会叫顾轻舟被流言缠身。

    顾绍从来没想过害顾轻舟,他嘴巴很紧。只是遗憾,他从未跟顾轻舟跳过舞。

    “好啊。”而顾轻舟,正愁怎么避免和司行霈。顾绍的邀请,简直是雪中送炭。

    她跟老太太说了句,就挽着顾绍的手,步入舞池。

    司行霈个子高大,他比舞池中九成的男人都要高,所以一眼就看到了顾轻舟。

    顾轻舟眉目含笑,将雪藕一样的胳膊,搭在顾绍的肩头,另一只小手,被顾绍握住,司行霈的右手,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他眼眸阴冷。

    他和司夫人没有半句交谈,两人都憎恶对方。

    一曲结束,司行霈送司夫人回去,转颐却见顾轻舟又和顾绍开始了第二支舞曲。

    司行霈给自己倒了杯酒,斜倚在椅子上,身姿随意却优雅,慢腾腾抿着酒,一点点吞噬入腹,宛如是喝顾轻舟的血。

    他阴狠的眼眸,像锋利的箭。

    他焦虑等待着,等这一曲结束,下一个舞曲就是他的。

    等待让他妒火熊熊!

    酒精点燃了他的怒意,嫉妒让他发狂。顾轻舟和顾绍跳舞</a>,她身姿优雅纤柔,舞姿非常的优美,比在场的女士都美。

    司行霈的女人,无疑是最好的。

    他慢慢喝酒,眼睛一刻也不离顾轻舟。

    终于舞曲结束,顾轻舟回眸,看到了司行霈灼热恼怒的眼神,她心里发颤,走到了老太太身边。

    司夫人、秦筝筝等人,都围在老太太身边说话。

    司慕和司琼枝跳了两支舞,也回来了。

    秦筝筝有意巴结司家,就对顾绍道:“你请司小姐跳舞</a>啊?”

    顾绍顿时不自在,脸通红。

    司琼枝不喜欢顾家的人,可顾绍跟秦筝筝和顾轻舟等人不同,他不够圆滑世故,也不会阴险狡诈,好看、干净、腼腆,让司琼枝对他少了些敌意。

    顾绍很尴尬,他母亲说了,他就怯生生邀请司琼枝。

    司琼枝犹豫了下,答应了。

    等司琼枝和顾绍进了舞池,又有男士邀请顾缃和顾缨,顾轻舟、司慕和司行霈就成了三脚鼎立之势。

    “你们也去跳舞</a>吧,围着我这个老太婆做什么呢?”老太太笑道。

    司行霈的另一个堂妹,十四五岁,上前就拉了司行霈的胳膊:“大哥,你教我跳舞</a>!”

    于是,顾轻舟和司慕落了单。

    老太太又有意给顾轻舟和司慕往一处凑,就道:“慕儿,你请轻舟去跳舞</a>!”

    语气不容置喙。

    司慕无法,只得邀请了顾轻舟。

    顾轻舟把手放入司慕的掌心。

    司慕回来之后,一直在军营里集训,他的手掌和他哥哥司行霈一样,布满了粗粝的薄茧。

    掌心温热,像极了司行霈,顾轻舟心里莫名就很抵触。

    她下意识抽回手。

    司慕却猛然一握,拉住了她的手,将她带入了舞池。

    老太太吩咐的,若顾轻舟临时逃了,估计老太太又有问东问西,司慕不喜欢听人聒噪。

    早点完成任务要紧!

    司慕面无表情,冷漠疏离,跳舞</a>的时候始终和顾轻舟保持很礼貌的距离,客套生疏。

    而顾轻舟,也想着早死早超生,赶紧跳完,注意力慢慢回到了舞步上。

    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总是追逐着她。

    顾轻舟顺着感觉望过去,就见大厅的西南角,高大粗阔的大理石柱子,能倒映出人影,司行霈依靠着石柱,慢慢喝酒。

    威士忌很烈,他的目光更烈,一寸寸似要活剥了顾轻舟。

    顾轻舟的每一个舞步,就像踏在司行霈的心头。

    他透不过来气。

    等顾轻舟再回眸的时候,司行霈已经不见了。

    可顾轻舟心里却七上八下。

    她知道司行霈生气了。

    司行霈最忌讳顾轻舟和司慕靠近。

    一直到了黄昏,晚宴上来了;众人吃了筵席之后,这才陆续散场。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灯火葳蕤。

    顾轻舟正要走,倏然一个力道,她被人猛然拽了过去。

    她的嘴巴被捂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顾圭璋喝得醉醺醺的,没发现顾轻舟不见了;而顾绍则以为顾轻舟上了秦筝筝他们那辆车。

    秦筝筝母女也以为顾轻舟乘坐顾圭璋那辆车。

    顾家根本不知道顾轻舟被人掳走了。

    带走顾轻舟的,仍是司行霈。

    司行霈喝了很多的威士忌,他开车开得能飞起来,车子摇晃得顾轻舟想吐。

    满车都是酒香,熏得顾轻舟也微醉。

    到了他的别馆,司行霈一进门,反手就把顾轻舟抵在大门上。

    他轻轻摸她的脸,没有迫不及待的亲吻,没有火急火燎的抚摸,而是静静看着她。

    很反常。

    屋子里很暗,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他却紧紧盯着她。

    他的呼吸粗重而压抑,一下下的,他喷出来的热气,能烫到顾轻舟。

    他没有动作,反而叫顾轻舟很害怕,她心中怯怯的,手边没有枪,一时间心思乱转,她就听到司行霈说:“轻舟,我要你,就今天晚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