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62章特殊的哄丈夫手段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62章 特殊的哄丈夫手段

    顾轻舟的话,让颜新侬很高兴。··暁·说·最新最快更新

    旧式的教条,在颜新侬心中地位很高,只可惜现在人视为弊端。

    突然顾轻舟的一席话,让颜新侬看到,年轻一辈人,并没有彻底丢弃祖宗的智慧,文化还能得以传承,他很欣慰。

    “我很敬佩顾小姐,督军能有您这样的儿媳妇,真是司家的大幸!”颜新侬道。

    顾轻舟微笑。

    她得到了颜家的人脉。

    同时,颜新侬极力将小首饰匣子给她:“这不是酬金,你就当是颜伯伯给你的见面礼吧!”

    顾轻舟再次推辞。

    她的推辞,毫不犹豫。

    颜新侬就更坚持:“轻舟,颜家和司家乃是至交,你是司家的儿媳妇,到我们家来了,按照礼数,应该给你一份见面礼,你就收下吧,听话!”

    抬出了礼教的大帽子,颜新侬这份礼物给得很诚挚,顾轻舟再推诿就辜负了颜新侬的善意,她收了。

    她再三道谢。

    顾轻舟离开之后,颜太太小憩了片刻,醒过来之后精神抖擞。

    颜新侬到了她床边,颜太太低声问:“顾小姐收下礼物了吗?”

    “收下了。”颜新侬道。

    同时,颜新侬把顾轻舟那番大医精诚的话,告诉了颜太太。

    颜太太听完之后,惊喜道:“那孩子,真是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颜新侬点点头,复又叹气。

    “怎么了?”颜太太不解。

    颜新侬就把司夫人和司琼枝想害顾轻舟,结果顾轻舟歪打正着,开了个有效方子的事,告诉了颜太太。

    “.......她们未必是想害你,多半是想害顾小姐!”颜新侬道。

    颜太太气极,咳嗽了起来。

    咳嗽之后,并没有吐血,是彻底好了。她愤愤然:“司夫人的眼光太高了,容不得人!顾小姐没了生母,娘家也不显赫,是挺可怜的。”

    “不如,我们认她做义女,如何?”颜新侬道,“她对你可是救命之恩!她是颜家的大恩人,若是还在前清,咱们应该给她立个生祠,现在不流行这样了。”

    颜太太眼睛微亮。

    “这自然很好!”颜太太道,“只是,她将来是督军的儿媳妇,咱们是督军的下属,她会不会嫌弃咱们?”

    “儿媳妇?”颜新侬沉默想了想,“我看此事很难。督军是喜欢顾小姐的,夫人却未必乐意,此事八成是要有变故。”

    想到司夫人为了陷害顾轻舟,不惜捧杀她,颜太太不寒而栗,她丈夫的话,她深以为然,顾轻舟很难嫁给司慕。··暁·说·

    颜太太更可怜顾轻舟了。

    “我让洛水去试探试探顾小姐的意思,若是她不嫌弃,我们倒也可以做她的义父母,将来有什么事,好歹能撑腰不是?”颜太太笑道,“再问问她父母同意不同意.......”

    晚夕的时候,颜太太把她的第四女颜洛水叫到了身边,问了她此事。

    颜洛水今年十七,只比顾轻舟大一岁,性格沉稳内敛。

    “姆妈,这太好了!”颜洛水很喜欢顾轻舟,不仅是因为顾轻舟投她的眼缘,更是顾轻舟治活了她的母亲。

    颜洛水离不得母亲。

    “我后天去看望顾小姐。”颜洛水笑道,“姆妈,我真喜欢她,愿意她做我的义妹!她救活了你,她是菩萨转世!”

    颜太太轻轻摸了摸爱女的脸,笑了起来:“你这傻孩子!”

    ——*——*——

    司督军回城,首先想起了颜新侬的家事。

    不知颜家现在如何了。

    “去颜公馆。”司督军对副官道</a>。

    督军府的汽车,就开到了颜家大门口。放眼望去,没有瞧见白幡,也没有听到哀乐,司督军一颗心稍微安定几分。

    还好还好,颜太太暂时还没有走!

    “颜新侬和他太太感情太深,别出事才好,我真怕他受不住打击。”司督军心想。

    颜新侬深情,要是顾轻舟真治死了他太太,这梁子就结下了!

    和颜家结下梁子的话,其实会很糟糕。颜新侬是总参谋,如督军府是一座皇庭,颜新侬就是位高权重的丞相。

    皇子的未婚妻得罪了权臣,司慕的前途堪忧。

    督军来了,颜新侬很快迎出来。

    “今儿气色甚好,弟妹的病情好转了?”司督军问。

    这是客套话,宽慰家属的心。

    司督军的经验看来,颜太太那病估计没什么起色。

    哪怕是顾轻舟看了,也未必可以好转,毕竟顾轻舟只是大夫,又不是神仙。

    不成想,颜新侬立马喜上眉梢:“是啊,全好了!督军,您的儿媳妇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这是新时代,若是后退五十年,我非要给她立一座生祠不可!”

    司督军愕然。

    同时,他的心里又豁然开朗。

    “轻舟的药起效了?”司督军忍不住笑。

    “是啊,非常有效,内子现能吃饭睡觉,一天天好起来了。”颜新侬笑道。

    司督军眼角有得意堆砌。

    对于顾轻舟的医术,司督军是有七分相信的,司家的老太太就是顾轻舟治好的。若不是他女儿那番话,他根本不怀疑顾轻舟。

    现在看来,顾轻舟的医术,应该能得到九分的信任。

    “如此甚好,合该你有福气。”司督军欣慰,拍了拍颜新侬的肩膀。

    颜新侬眼睛却转了下。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下,还是对司督军说了。

    颜新侬对司督军道:“此事,我还应该当面给夫人和琼枝小姐道谢。我们之前见顾小姐年纪小,以貌取人,不太敢用她的药。

    是夫人和琼枝小姐极力引荐。特别是琼枝小姐,天天往我们家跑,催促着用顾小姐的药,这份苦心,才是救回内子的根本........”

    他说罢,抬眼去看司督军。

    果然见司督军微愣,像是想起了什么,继而脸色阴沉了下去。

    这点情绪,司督军很快就遮掩了,随意说了句:“应当的。”

    颜新侬微笑,他知道司督军想什么。

    司琼枝的用心,就这样被颜新侬戳破了。

    上次司琼枝诬陷顾轻舟逞能的话,也不攻自破。

    司督军去内院看了一回颜太太。

    颜太太还是那么消瘦,眼睛却有了神采,这是好转的迹象。

    轻舟的药,真的起效了!

    回想起琼枝的话,以及颜新侬的话,司督军就明白:这次治病,不过是他的夫人和女儿给顾轻舟的一个陷阱。

    幸好顾轻舟真有医术,要不然治死了颜太太,颜新侬跟司督军也有罅隙。

    “无知妇人!”司督军心中大怒。

    汽车到了督军府的官邸门口,司督军跳下了汽车,迫不及待进了后院。

    他气势汹汹。

    司夫人正在看书,眉头紧锁,见司督军进来,她站起身道:“督军回来了?”

    “到我书房来!”司督军脸色铁青,亦如他身上那件笔直挺括的军装。

    司夫人心中有数,跟着司督军进了书房。

    司督军很严厉:“夫人,你不喜欢轻舟吗?”

    司督军很生气,既气司夫人,也气司琼枝。但是琼枝是姑娘家,男人教子不教女,女儿应该交给妻子去教育。

    琼枝做错了,她的罪过都在司夫人身上。

    司夫人早有准备,对这话并不意外。她生得美艳动人,杏目微垂时,竟楚楚可怜,有些少女的娇憨委屈。

    “不喜欢!”司夫人道。

    这话,反而叫司督军微愣,没法子接口。

    司督军没想到司夫人如此坦诚。

    司夫人声音柔婉,喃喃低语:“我跟着督军的时候,家境并不优越,慕儿小时候吃了很多苦。

    他念书苛刻,日以继夜。而后意外出事,至今不能言语,所有的倒霉事都被他碰到了。

    我是个没有主见的母亲,只盼着我的儿子好。他这般努力刻苦,却要他娶一个下女子为妻,他的朋友、同学甚至将来的下属都会笑话他。

    我不喜欢轻舟,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但是,督军重诺,为了您的诺言,哪怕再不喜欢,我也忍了,慕儿也忍了.......”

    说罢,眼泪就簌簌落下来。

    若是她狡辩,坚持自己没有害过顾轻舟,司督军会大怒;但是,她这么一番软语表白,言语中又真情实意,司督军反而软了。

    “好了好了,不要哭!”司督军拉过她柔软的身子,将她抱坐在腿上,“我知道你委屈,为了我,为了司家!是我没有体谅过你的心意,没有察觉到这些。”

    司夫人哭得更狠。

    仓促中,她去寻司督军的唇。

    夫人娇柔的唇,覆上了司督军的冰凉干裂,让司督军浑身一颤。

    司夫人有一头浓稠的黑发,披散在肩头,似朵盛绽的妖娆罂粟。

    这魅惑的风情,烈烈灼目,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司督军再也想不起其他,只有眼前的盎然。

    副官站在书房门口,听着里面从怒吼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而后是激烈的动静,不知不觉裤子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督军好体力。”书房里不知止歇,副官煎熬着。

    一番云雨之后,颜家的事就算翻篇了,司督军不喜欢吵剩饭,一件事不会反复提及。

    司夫人和顾轻舟的问题,司督军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是家务事,是婆媳矛盾。

    婆婆媳妇的问题,已经上千年了,不是光司夫人和顾轻舟有,一般人家都有。

    司督军也解决不了这个千年的难题,只能看以后的造化了。

    至于司琼枝,司督军是有点失望,暂时不太想原谅她。

    司夫人算是圆满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哪怕督军有五个姨太太,最让他销魂</a>的,还是司夫人这具极品魅惑的娇躯。

    只要司夫人宽衣解带,司督军连命都会给她的。

    倒是司老太听说颜太太好了,登门看望之后,回来打电话给督军府,请司督军来司公馆。

    来了之后,老太太道:“轻舟的医术,咱们都瞧见了,她是真厉害。慕儿那病,不如也请轻舟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