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57章傲气

时间:2018-04-22作者:明药

    第57章 傲气</a>

    顾轻舟认认真真诊脉,完毕之后对众人道:“我们借一步说话。看最快章节就上   小 說  an n a s.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很是熟练的样子。

    司琼枝好笑:“她倒是装模作样,我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颜太太这时候开口了,她对顾轻舟道:“顾小姐,我这个病已经百无禁忌,他们都是些孩子,您的诊断直接告诉我吧。”

    饶是长子快三十岁了,颜太太眼里,他仍是孩子。

    颜太太怕孩子们对她的病还抱有希望,被顾轻舟蒙蔽了。

    顾轻舟看了眼司老太,心想:“最近碰到的病人,都要求当面说病情。”

    司老太点点头。

    这个时候,取得病家自己的信任更要紧。

    颜太太最是不相信顾轻舟。她不是对顾轻舟有意见,而是因为引荐顾轻舟的是司夫人和司琼枝。

    颜太太不信任司夫人。

    顾轻舟就道:“那我直言不讳了。吐血很很多种情况,有外感吐血、内伤吐血、阴虚吐血、劳心吐血等。

    颜太太您脉象细软无力,手足冰凉,舌淡红而苔薄黄,此乃阳气不守,是虚症,您这是阴虚吐血!应该健脾温阳。只要吐血止住,胃痛自然就停歇。”

    顾轻舟说得头头是道。

    颜太太这些年一直吃西药,没见过几位中医,顾轻舟的说话,颜太太和颜家众人无法明白对错。

    他们都不懂医术。

    “顾小姐果然是医术高超。”颜太太敷衍着,抬举了顾轻舟几句,“请顾小姐开个方子吧。”

    顾轻舟开了“金匮肾气丸”,以及“香砂六君丸”

    金匮肾气丸是温阳的,香砂六君丸是健脾的,都是对症下药。··暁·说·

    这些药,都能从各处的成药铺子里买到。

    药方写好之后,顾轻舟交给了颜太太。

    “多谢您。”颜太太收好了。

    司琼枝冷眼旁观,见颜太太大约是不相信顾轻舟,这药方应该不会吃的样子,微微一转眸,心中有了另一个主意。

    她准备过几天再来看望颜太太。

    这药,司琼枝一定要让颜太太吃下去。

    只有颜太太吃下去,再病死了,司家才能收拾顾轻舟。

    也许,可以给顾轻舟判个枪毙?

    从此就永绝后患了呢。

    “西药胜过过中医,颜太太吃了两年的西药都无用,眼瞧着就不行了。顾轻舟给她的中药方子,不会有效果的。颜太太只有这几日的病情,但愿她能吃了顾轻舟的药再死,这样,顾轻舟就永远也洗不清了。”司琼枝想。

    她有法子让颜太太吃顾轻舟的药,只是需得等几天。

    司琼枝唇角有个淡淡的微笑,踌躇满志。

    颜太太将药方收好,表情很敷衍。

    颜家的孩子们都不说话。

    顾轻舟淡扫一眼,已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她心里全明白了。

    她非常清楚,颜太太绝不会喝她开的方子。

    中医治病讲究缘分。

    若是病家和大夫无缘,怎么也不肯相信大夫的话,那么这病就难以痊愈。

    同时,顾轻舟看了眼司琼枝,她也明白,司琼枝最终会帮她。

    这是司琼枝的目的。

    来看颜太太,还是司琼枝提议的,她早已有了万能的应对之策,必须让颜太太喝下顾轻舟的药。

    “我的药绝对有效,而司琼枝不会明白的,她肯定想让颜太太喝下,然后盼着颜太太去世,把罪过推给我。”顾轻舟心想。

    司琼枝等机会,顾轻舟等司琼枝,众人各怀心思,离开了颜公馆。

    路上,司老太还对顾轻舟道:“轻舟的辩症很好,颇有大医风范。”

    顾轻舟微笑:“您喜欢我,怎么看我都觉得很好,旁人大概以为我卖弄。”

    “谁敢?”司老太故意瞪目,惹得顾轻舟大笑起来。

    司老太又安抚顾轻舟说:“当初轻舟给我开了方子,我心里懵懵懂懂的就明白,一定能治好我,结果就好了。

    轻舟,这就是医缘。若是颜太太不肯相信,那也是她的命,你不必难过。你年纪还小,以后的路很长,医术迟早</a>会扬名天下</a>的。”

    顾轻舟心中温暖,道:“是,老太太,我明白的。”

    顾轻舟跟司老太离开不过半个小时,颜总参谋就带着他的长子,以及一位名医,回到了颜公馆。

    颜总参谋长直接去了他太太的院子。

    他向他太太引荐一位中医。

    “这是徐其真,他就是南京有名的徐一针,医术了得,针灸更是一绝。你从前用中药,病情稳定,这几年吃西药,我也觉得你是被西药治坏了,我重新请了位神医,再给你把把脉。”颜总参谋长道。

    颜太太看着丈夫,心绪起伏。

    他们的挣扎,让颜太太难过又心酸。

    都说久病无孝子,久病无恩情,怎么她的丈夫和孩子们,还是不能接受她的离开?

    他们接受不了,颜太太就更舍不得了。

    她内心的求生欲望全起来了,为了丈夫和孩子,她也要争一口气。

    收敛好心绪,颜太太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家里来了两位中医!”

    “还有谁啊?”颜总参谋长问。

    “是督军府二少帅的未婚妻顾小姐,听说她也是位中医,曾经给老太太看过病。”颜太太道。

    “是吗?”颜总参谋有点吃惊,“顾小姐还会看病?”

    颜总参谋知晓司家新近接了位顾小姐回来,听说是二少帅司慕的未婚妻,他却没见过。

    旁边站着的徐神医,眉头微锁,淡淡道:“太太,一病不烦二医,要不我还是算了,先回去了!”

    神医都有怪癖,他的病家不能在他面前夸其他的医生。

    他在南京认识很多的权贵,根本不把岳城一个总参谋放在眼里,转身就要走。

    颜家求他来的,他需得端起架子,颜家才能更信任他。

    医者最需要的,就是患者的信任。

    颜总参谋长拉住了他,笑道:“神医莫怪,内子不通人情世故,我给您赔罪!内子的病,还求您妙手回春!”

    这位神医好傲气</a>!

    医者不是应该仁慈宽容吗?

    颜太太有点不喜,从心里怀疑这位医者的人品,就更不相信他的医品了,微微蹙眉。

    颜总参谋看出了妻子的不耐烦,他悄悄跟妻子嘀咕:“徐一针是给南京的高官看病的........”

    “他太傲气</a>了,不像个大夫!”颜太太低声道,“从前在京师,慕神医几乎是药到病除,为人却和和气气的。”

    颜太太口中的慕神医,是指北平第一神</a>医慕宗河。颜太太出身北平望族,当年她家中显赫,慕宗河常去给她祖母看病。

    可惜慕宗河死了十几年,慕家连个传人也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