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二十五章 时机到来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牧易这一拳,震惊了众人,也为他赢得了喘息之际,实际上,此时的牧易已经称得上油尽灯枯,能够勉强维持住身形已经不错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出手,哪怕只是一重天,也绝对能让他狼狈不堪,前功尽弃。

    但是,刚刚那惊天一拳,那六重天巅峰强者临死之前的哀鸣仍旧回荡在他们的耳边,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树立这样一个恐怖强者,无疑是极不明智的,尤其是在阴阳玉还未出世的情况下,更不会有这样的傻瓜。

    所以,当牧易在半空盘膝坐下,慢慢入定之后,虽然仍旧不时有隐晦的目光扫过,但却没有人敢再出头,一时间,冥河上空再度恢复了平静,至于刚刚死掉的那名强者,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牧易留出一丝心神在外警戒,然后全力恢复消耗干净的心神力量,同时他也发现了薪灯跟玄冥泉眼的异状,两者明显遭受了极大的损耗,只差一点就会伤及根本。

    “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

    牧易压下心中的惊悸,忍不住开始想了起来,可惜关于这个问题,他注定找不到答案,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贸然使用心神力量探查身下巨大的阴阳太极图案引起来的。

    因此有了刚刚的教训,他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刚刚他是运气好,如果再来一次,能不能醒来都是一个问题,更何况周围群狼环饲,能够吓住一次,却绝对吓不住第二次,毕竟这些能够修炼到天人境界的强者,没有一个是傻瓜。

    在牧易入定的同时,也不断的有人到来,阴阳玉,三年一出世,每次多则三五块,少则一两块,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而且抢夺阴阳玉,实力固然重要,但运气也同样重要。

    所以只要达到天人之后,都会来凑个热闹,就算到时候得不到阴阳玉,在这冥河之上也能够起到历练的作用。

    “咦,这南明离火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入定中,牧易再度跟薪灯融为一体,只不过这次,薪灯却给他一种不同的感受,准确的来说,这丝不同来自于南明离火,之前,南明离火虽然晋升为了天火,但一直以来,牧易都无法将天火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主要还是他自身实力太低,加上薪灯最深处的那个封印。

    但这一刻,他却发现,南明离火居然多了一丝灵性。

    不错,就是灵性,天火所特有的灵性,而这种灵性最大的能力就是让天火拥有自主成长的能力,而且操控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甚至只要牧易心念一动便可。

    这种变化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当他化身朱雀的时候,所能发挥出来而动实力,也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如果说之前牧易因为修炼了九转金身决,这化身朱雀的能力已经渐渐无法跟得上,无法满足他,那么这次天火的变化,则彻底弥补了这个缺板,再次让这种能力成为牧易最强的攻击手段之一。

    对于牧易而言,自然是惊喜远远大过意外,以至于薪灯的消耗太过,也被他暂时忘却,毕竟只要没有伤到根本,就能快速的恢复,如果他残忍一些,当下炼化几个天人级别的强者,就能彻底恢复了。

    其实,不仅仅的薪灯,就连玄冥泉眼,跟牧易之间的联系也更加密切起来,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了他一把,让他省去了不少的时间。

    所以说,危险常常伴随着机遇,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像刚刚那种事情,牧易并不想再经历一次。

    整整一天的时间,牧易的心神力量才全部恢复,并且他的心神力量也比之前精纯了许多,可谓是意外之喜。

    当牧易醒来的那一刻,顿时吸引了不少注意力,这些人原本就在暗中关注着牧易,尤其是随着阴阳玉出世的时间越来越近,这种窥视的心思也就越强烈,毕竟以牧易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在众人间,绝对属于最顶尖的那一类。

    要是受伤也就罢了,如果恢复,那绝对是多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对于这些目光所透露出来的心思,牧易自然一清二楚,不过却只是心中冷笑一声,之前他最危险的时候都挺过来了,如今又怎么会畏惧?当知道阴阳玉对念奴儿有用之后,牧易就已经决定,不管如何,必须要得到,所以哪怕周围的竞争对手再多,他也不会退缩。

    随着牧易冷冷的目光扫视过去,那些隐晦的目光顿时退个干干净净,甚至还有一两个自负实力不输于牧易的强者朝着他点了点头。

    在人群中,牧易看到了司徒文镜跟剑九以及暗影,不过他们只是站在最外围,而且因为牧易脸上戴着面具,便是司徒文镜一时间也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司徒文镜到来的有些晚,所以并未看到牧易大发神威的场景,至于那些亲眼目睹的,却也不会说出去,他们甚至巴不得有人却招惹牧易,这样既损耗了牧易的实力,也能减少一个对手,何乐而不为?

    最后,牧易看到了一艘大船,上面站着一些人族的身影,虽然未见其面,但从其身上的穿着,就能够看出对方的来历,圣殿。

    也唯有圣殿,才有资格参与进来,至于那两个参加试炼的圣子,牧易却没有看到,毕竟周围各族强者都变化成人族的模样,除非显露真身,否则光凭肉眼根本看不透他们的本来身份。

    不过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正隐藏在人群中,等待着时机到来,对此,牧易并不担心,他相信那两名圣子早晚会冒出来的,只要人族那艘大船逃不掉就足够了。

    那艘大船应该是一件法宝,悬浮在半空中,旗帜猎猎,虽然威势不凡,但看上去多少有些张扬,而且这种的战船在这里的作用并不大,更多的是一个象征,同时也让那些圣殿执事有一个立足之地,否则以他们只有伪天人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到这里。

    尽管没有亲眼所见,但牧易也能够猜到,那战船之中,定然有一位人族绝顶强者,为那两名人族圣子护法,所以牧易同样没有小觑人族一方的势力。

    此时,聚集冥河上方的强者至少也有近百,这股势力如果放在阴间,绝对可以横扫,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牧易的猜测,那就是阴间的强者远比明面上暴露的多的多。

    牧易醒来的时间刚刚好,没过一刻钟,冥河便陡然变得平静起来,再也看不到一朵浪花,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压力将众人笼罩,仿佛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在场的强者,有的甚至不止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情景,所以表现正常,但那些新来的,甚至包括牧易,感受到那股浩瀚,几如天威般的力量后,纷纷色变。

    “这是整条冥河的力量。”牧易心中了然,也唯有冥河的力量才能给他这种压力,只不过这股力量尽管浩瀚,但却缺少一股统一的意志。

    冥河虽然变得平静起来,但牧易却隐隐约约感觉到在冥河深处,正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酝酿,想来应该就是司徒文镜说起的深渊,那阴阳玉便是从其中喷涂而出,然后进入冥河内。

    至于说飞出冥河,那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眼下众人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然后进入冥河,争夺阴阳玉。

    之所以没人率先进去,而是苦苦等候所谓的时机,除了因为冥河可以吸收生命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深渊在喷涂阴阳玉的时候,那股震动的力量,便是天人级强者也很难抵消,甚至会直接震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那种平静背后的压抑越来越重,几乎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不少人已经施展法宝,抵消那股压抑,但也有人并不在乎,似乎很享受这种压力。

    牧易无疑属于后一种,他的九转金身决本就淬炼体魄,尽管只是修炼到第二转,但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远远超过同境界的强者,所以当那股压力近身的时候,他并未激发薪灯,而是用身体硬扛着这股压力。

    “轰隆。”

    终于,冥河深处传出一道剧震的声音,原本平静的冥河,像是要颠覆过来,一道道恐怖的力量肆虐着,而在冥河深处,众人无法看到的地方,直接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而更深处,隐隐约约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数道明亮的光华从其中飞出,转瞬便落入冥河之中,并且在力量的推动下,直接散开。

    就在这时,那近百天人级强者,有三人率先动了,只见他们毫不犹豫的没入冥河中,其中一个,正是之前踩着扁舟,让牧易隐隐感到忌惮的老者。

    而且从三人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中,牧易已经知道三人的实力,八重天。

    相比这三大强者,牧易的速度无疑要慢了一些,只不过这种慢则是根据实力来决定,否则进入太早,直接会被冥河中残余的力量震死。

    不过即便如此,牧易也属于第二波,而第二波进入的强者,一共有七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