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二十三章 阴阳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岁月竹迎来晋升的契机,有些出乎牧易的预料,但随即便是狂喜,先不说晋升本命法宝之后的岁月竹如何强大,光是让念奴儿提前醒来,并且帮助她成就鬼王之位,就足矣。

    岁月竹是念奴儿的伴生灵竹,哪怕被牧易炼化成为本命法器,也没有丝毫改变,而念奴儿跟岁月竹更是荣辱与共,岁月竹晋升,也是她的一次晋升,对这小丫头而言,无疑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所以不管如何,哪怕放弃挑战圣子,放弃面见半圣的机会,牧易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帮助念奴儿,毕竟这等机会,对于念奴儿而言,实在太过重要,若是错过,她想要成为鬼王,谁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对于念奴儿,牧易早已将其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当初老道离开,便是这个小丫头一直陪伴着他,加上两人相似的命运,更让两人有种同命相连的感觉,牧易更是将小丫头视为自己的亲妹妹。

    “如何才能得到阴阳玉。”牧易毫不犹豫的问道,能够在冥河逆流之地形成的东西,自然脱不开一个宝物,尤其是阴阳玉,光听名字就知道不简单,可阴阳玉越是珍贵,便越是说明获得的难度。

    否则若是泛滥,也根本不值得司徒文镜提及。

    对于牧易的话,司徒文镜并没有意外,事实上,如果知道阴阳玉的功效,任凭是谁,都会如此,毕竟阴阳跟生死本身就有一定的相通之处,借助阴阳,感悟生死无疑会容易的多。

    但凡有志更高的天人,便不会放弃这种宝物。

    当然,司徒文镜并不知道,牧易之所以想要得到阴阳玉,并非为了自己,否则一定不会如此平静,毕竟大道途中,除了自己,都是敌人,如此机缘随随便便让给别人,只能说是愚蠢。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次圣子试炼的最终目标将会是阴阳玉,而想要得到阴阳玉,就必须深入冥河之中,那里别说是我等天人,便是修罗一族中的王者,也难以承受,被称之为禁地,死地。”司徒文镜缓缓的解释起来。

    “阴阳玉之所以珍贵无比,除了因为它的功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获取的难度实在太高,除非拥有半圣的实力,才能深入其中寻找阴阳玉,只可惜,除了修罗一族的半圣准帝,其余外族的半圣进入其中,便会受到整条冥河的压制,几乎九死一生。”

    “不过好在冥河每隔一段时间,那处深渊便会有潮汐涌动,同时也将阴阳玉带出,只要找准时机,未尝不能得到阴阳玉。”

    听完司徒文镜的叙述,牧易微微沉思,然后才问道:“想来在那深渊外围,等待捕捉阴阳玉的强者也不在少数吧?”

    “不错。”司徒文镜点点头,又道:“修罗一族,亡魂一族,还有阴间诸族,包括人族,都有强者在那里等候,所以每次阴阳玉出世,都会是一场腥风血雨,逆流之地下面的深渊每隔三年爆发一次,所以三年为一个周期,到时候这里将汇聚各族强者,将这里当成圣子的试炼对决之地,倒也有趣,可以最大限度的考验圣子各方面的能力。”

    司徒文镜看了牧易一眼,又继续说道:“所以你接下来将要面对的绝不是两个圣子,而是诸多跟你相同境界的王者,除非你想放弃阴阳玉。”

    “放弃?可惜我的人生里从来没有这两个字,不管多么困难,这次的阴阳玉,我都势在必得。”牧易坚定的说道,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念奴儿,他都必须倾尽全力,争夺阴阳玉。

    至于司徒文镜显然不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但之前却偏偏不说,恐怕也有看他热闹的心思,或许也是一场另类的试探。

    实际上,牧易并不需要真的夺得阴阳玉,便是圣殿让两大圣子来争夺阴阳玉,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得到,更多是只是一种试炼,等结束以后,两个圣子便会展开对决,胜利的那一位不仅能得到半圣的召见,更将成为这一届真正的圣子。

    而牧易,只需要在圣子对决的时候,击败两人,便可以获得半圣召见的名额,但不知什么缘故,司徒文镜居然怂恿牧易去争夺阴阳玉,恐怕也跟牧易一路上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有关。

    毕竟光凭他自己,已经无法断定牧易的实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牧易推出去,利用此次阴阳玉的争夺,一窥牧易的真正实力。

    司徒文镜用的乃是堂堂正正的阳谋,牧易也完全可以不上当,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放弃阴阳玉,只是这可能吗?

    司徒文镜并不意外牧易的回答,似乎唯有这样才正常。

    “这里只是逆流之地最外围,我们只要沿着这个方向,就会达到目的地,相信此时此刻,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强者。”司徒文镜说道。

    “此次争夺阴阳玉,我恐怕无法护持他们两个,所以就劳烦司徒城主了。”牧易突然说道,如果只是几个天人级别的强者,他还不会在意,但听司徒文镜之言,每次争夺阴阳玉,都会很惨烈。

    别看人族明面上只有八大长老,甚至阴间几乎看不到王者的踪迹,但这并不代表整个阴间的天人级别强者很少,有些真相远比你看到的还要惊人。

    到时候跟各族天人级强者争锋,牧易自然无法保护两人,尤其是剑九,他可是对其抱有很大的期望,自然不愿意他有什么不测,所以这个时候,司徒文镜无疑成为最好的人选。

    “放心,有我在,他们两个的安危不用担心。”司徒文镜点点头说道,以他的实力,如果不去争夺阴阳玉,想要护住两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为了避免被我连累,我看不如就在这里分别吧,事成之后,我自会找你们。”

    牧易说完,甚至都不给司徒文镜说话的机会,身子一晃,便已经消失不见,眼看牧易就这样离开,剑九脸上仍旧难掩失望,不过他很清楚,以他目前的实力,如果跟在牧易身边,恐怕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成为累赘。

    想到这里,剑九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踏入天人壁障,跨过这道天堑,成为真正的天人。

    至于暗影倒没有剑九想的那么多,他本身就是天人级强者,加上所擅长之道,未尝没有浑水摸鱼的资格,当然,也仅仅是资格罢了,如果他真正去争夺阴阳玉,九成九的可能都会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牧易对他并没有那么信任,远不如对待剑九那般。

    “好了,我门也走吧,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看到牧易道友大战四方的雄姿了。”司徒文镜颇为期待的说道,从牧易选择跟他们分别,就能够看出他的决心。

    毫无疑问,他的阳谋成功了,如果不出意外,他这次便能真真切切了解到牧易的实力,而不是之前那般镜中花,水中月。

    话说牧易在离去之后,从薪灯内部空间将当初荆老送给他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他身上的道袍也换成了当初在妖族大地上那般暗金色长袍,再改变发鬓,相信便是司徒文镜站在他的面前,也未必能够认出他来。

    毕竟此刻的他,就连气息也隐隐有了几分变化,唯有这样,牧易他才能夺取阴阳玉之后,还能拥有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否则他的身份一旦暴露,恐怕再无安宁,到时候不仅仅是各族强者,便是人族的天人说不定也会对付他。

    而牧易偏偏不喜欢麻烦,所以用这重身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牧易也从未想过自己这重身份能够瞒过全天下的人,不过多少也能够给他争取一些时间,只要他能够再进一步,让九转金身决达到第三转,并且彻底跟薪灯融为一体,拥有了巨头级别的实力,那个时候,半圣不出,谁又奈何?

    冥河之上,浪花朵朵,甚至到了后面,隐约可见一个个巨大的太极图案,不断的旋转碰撞,激起滔天浪花,这便是冥河逆流所带来的影响,而且这种碰撞不断搅动着上方的阴气,反而让冥河看上去空旷了许多。

    正如司徒文镜所言,牧易飞行了没多久,便看到了十几道身影,而且伴随着他的到来,不少目光同时望了过来,有敌意,有审视,有冷漠,甚至还有不屑。

    视线中,这十几道身影有的站在半空,有的盘坐在云团一类的东西上,有的站在法宝之上,甚至还有一叶扁舟,在冥河之上浮浮沉沉,其上有一名戴着斗笠的老者,微微低垂着头,看不清楚模样,他也是唯一没有因为牧易到来而抬头看的人,同时,牧易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惊悸。

    这十几道身影彼此相隔都很远,各自占据一方天地,互不侵犯,而在他们身下,则是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图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