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二十二章 逆流之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剑九此刻已经昏迷过去,身体正不断的朝着冥河跌落,而血玉捕食者,却不愿意就此放过过,唯有彻底将其吞噬掉,才能解它心头只恨。

    不过就在血玉捕食者朝着剑九扑去的时候,速度却越来越慢,当到达剑九身边三丈的时候,已经彻底不动,同时,剑九也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防止他掉入冥河之中。

    毕竟以他此刻的状态,一旦落入冥河,恐怕只会是死路一条。

    血玉捕食者十六只眼睛里齐齐露出惊骇的目光,然后在它身前不远处,一个身影逐渐浮现出来,正是之前一直隐匿在旁边看戏的牧易。

    在看到牧易的那一刻,血玉捕食者心中便涌现出极度的恐惧,但它此刻身体被固定在虚空,便是想要转身逃跑也无法做到。

    “血玉捕食者?可惜了。”牧易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即屈指一弹,一点火星便落在它的身上,在牧易眼中,这头强大的捕食者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磨砺剑九,如今目的已经达成,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留给对方,倒不如将其炼化,以此成全剑九。

    顿时间,那血玉捕食者便被蓝色的火焰包裹,短短十几息,便彻底化为灰烬,一头堪比天人的血玉捕食者,就这般轻轻松松的化为灰烬,这一幕所带来的震撼,丝毫不比之前剑九发出至强一击差,尤其是暗影,更是浑身一颤,眼睛里明显闪过一抹畏惧,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便是司徒文镜,也仔细的观察着那蓝色的火焰,神情中露出一丝忌惮。

    对于这一切,牧易恍若未觉,将血玉捕食者炼化之后,他随后又对着陷入昏迷中的剑九轻轻一点,一道精纯到极点的力量便没入他的体内。

    顿时间,剑九的身体一阵鼓胀,浑身肌肤都变成红色,像是着了火一般,尽管此刻陷入昏迷状态中,但剑九脸上仍旧露出明显的痛苦之色,他的身体甚至不断的颤抖,一阵阵骨骼爆鸣的声音响起。

    见此,暗影脸上的畏惧渐渐转化为羡慕,他很清楚此刻剑九正经历着什么样的好处,说一句脱胎换骨毫不为过,这可是以一头天人级别的血玉捕食者为基,来推动这一切,同时更是一种弥补根基的过程。

    就算不能让剑九立即跨过那道天谴,可也至少让他成功的几率增加一两成,别看只是一两成,但要知道,正常途径想要弥补根基,动辄都是数以十年计,甚至更久。

    而剑九,只是在昏迷中便得到了一切,无疑是一场造化,对他的未来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暗影虽然已经达到了天人,可是他当初突破之时,潜力已经耗的差不多,这辈子除非有逆天的机缘,否则再想进步,难如登天,如果他能吸收这头血玉捕食者的精华,说不定就可以直接突破一重天巅峰,晋级到二重天。

    可惜的是,他没有这等机缘。

    足足半个时辰,剑九身上的变化才停止下来,只不过此刻看上去,剑九如同被包裹在一层血痂中,而他的气息,也在昏迷中强盛了数倍,毕竟整整一头血玉捕食者的精华,没有把他直接撑爆,还要多亏了牧易精心控制,否则剑九早就承受不住,直接炸成粉碎了。

    “噗通,噗通!”

    良久之后,剑九身上终于再起变化,他的心脏如同打鼓一般,震动着包裹着他身体的血痂,甚至隐隐可以看到,一道道细小的裂痕布满了那层血痂。

    “咔嚓!”

    终于,血痂化为无数碎片,在一股力量的包裹下,四散出去,而剑九的身体也再度出现,而且随着他的苏醒,他身上原本就已经强盛了数倍的气息再度暴涨,似乎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天人的边缘。

    “多谢大人成全。”

    醒来之后,剑九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那种汹涌澎湃的力量,脱胎换骨的身体,无不让他明白,自己经历了怎样的造化,几乎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给了他这一切。

    毫无疑问,之前他赌对了,而且他得到的好处并不仅仅只有这些,更多的还是在剑道方面,毕竟唯有剑道才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东西,那生死之间,还有那无悔的一剑,让他大大往前跨越了一步。

    他相信,等他彻底把这次好处消化以后,即便再对上之前的血玉捕食者,哪怕仍旧不是对手,可想要逃走也并非不可能。

    “这是你应得的。”牧易淡淡的说道。

    这个时候,司徒文镜跟暗影才来到近前。

    “恭喜。”司徒文镜微微一笑说道,眼下的剑九已经表现出足够让他拉拢重视的资格,所以示好也是必然的,哪怕现在剑九还只是伪天人,但谁能肯定,过几年以后他不会真正踏出那一步?成为剑道天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剑九的身后,还有一座大山,那就是牧易。

    虽然心中有些嫉妒跟羡慕,但暗影也向剑九表示了恭喜,两人毕竟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剑九的遭遇,也让他看到了一丝突破的希望,只要心中还有欲望,就没有人能够拒绝这种诱惑。

    “之前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还是早点赶过去吧,免得迟则生变。”在简单的恭喜之后,司徒文镜便开口说道,眼下在这冥河之地,并不是叙旧的好地方。

    对于司徒文镜的提议,几人都没有意见,随后便继续启程赶路。

    别看之前一行人遇到了一头血玉捕食者,但这并不代表冥河中到处都是这等强大的存在,要怪只能怪他们运气太好了,所以才碰到血玉捕食者,而最后,这头刚刚晋级没多久的血玉捕食者更是成就了剑九。

    事实上,冥河中虽然强大的存在不在少数,但多数都在冥河深处,轻易不会外出,这等级别的存在,就犹如地面之上各族的高层,基本都是常年隐居,很少会露面。

    半天之后,牧易等人在一处奇妙之地停下,之所以说奇妙,便是因为这一段冥河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原本冥河根本看不出高低起伏,便是站在其上,也感受不到冥河的流动,仿佛一潭死水。

    但实际上,冥河是有周期的,同样也在不断的流动,之所以无法发现,是因为表面平静罢了,但是深处,反倒是暗流汹涌,而越是往下,危险也就越大。

    但眼下,整条冥河似乎在这里有了一个明显的起伏,无数浪花打着旋飞出,然后破灭,远远看上去,煞是好看。

    “这里便是冥河逆流之地,也是这一届圣子考核之地。”看着那无数飞旋的浪花,司徒文镜缓缓说道。

    “冥河逆流之地?”牧易仔细观察,很快便发现了端倪,整条冥河仿佛在此地形成了一个分割层,上面的水依旧不断的往下流,而下面的水,在这里却诡异的朝上流,一正一反,便形成了眼下这一幕奇特的现象。

    “莫非这逆流之地有什么玄机?”牧易问道,否则这里也不会成为圣子试炼之地。

    “不错,冥河虽然是极阴之地,但万物阴阳平衡,极阴之上便是纯阳,所以冥河中也有不少阴阳一类的宝物,而眼下这处逆流之地便是在阴间也极为有名,因为这里盛产一种宝物,名叫阴阳玉。”司徒文镜并未隐瞒,而是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毕竟此刻就算他不说,相信用不了多久牧易也能知道真相,与此如此,倒不如由他来揭开这一切。

    “阴阳玉?”牧易一愣,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识海中的岁月竹轻轻一颤。

    说起来,这根岁月竹可谓是牧易的本命法器,不过估计这次蜕变之后,就能晋升法宝,只不过因为有薪灯的缘故,所以一直以来,他使用岁月竹的机会都不是很多,更多的是把其当成念奴儿的藏身之所。

    但这并不代表岁月竹没有用处,相反,岁月竹的真正功效其实一直都没有被彻底的开发出来,之前法器时期,那种能力太弱,纯粹是鸡肋,但如果成为法宝,相信它的特殊能力绝对会得到增加,那个时候,便是牧易也不敢小觑。

    只不过法器晋升法宝实在太慢了,哪怕因为一系列的巧合,再加上念奴儿的缘故,所需要的时间,也远远超出了牧易晋升的时间,所以自从进入阴间以后,岁月竹便处在一种缓慢的晋升当中,而念奴儿也一直都在沉睡,帮助岁月竹晋升。

    如果按照正常来说,岁月竹想要彻底晋升,至少还需要几年的时间,而几年的时间让一件法器晋升为法宝,传出去绝对吓死人,尤其是这还是一件本命法器,一旦晋升,直接就会成为本命法宝,省去了无数祭炼的苦功, 真要论起亲近了,甚至还要超过薪灯。

    但眼下,岁月竹的突然异动,却让牧易隐隐看到了希望,人有心血来潮的时候,像岁月竹这等灵物自然也能感受到机缘变化,所以在牧易知道了阴阳玉以后,才会突然颤动,提醒牧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