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二十一章 剑出无悔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剑九一步步的走出来,随着他的脚步,身上的剑意不断的高涨起来,当他跟那血玉捕食者相对的时候,剑意已经提升到极致,无数细小的剑痕围绕着他的身子游走,将周围的雾气不断的绞碎,远处的雾气源源不断的加入进来,这样就形成了一副震撼的画面。

    无尽的冥河之上,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半空,在他的周围,仿佛一个漩涡,不断的搅动着,隐约成为这片天地的中心。

    至于牧易等人,此刻已经退出百丈之外,隐隐跟周围隔离开来,所以即便是血玉捕食者,也无法发现牧易等人的踪迹,否则若是感受到牧易身上的气息,恐怕它早就逃了。

    千万不要小看捕食者的智慧,血玉捕食者的智慧丝毫不下于那些老谋深算的人类,如果因为它乃异类就小觑他,到头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刻,这头捕食者饶有兴致的看着剑九,虽然捕食者以亡魂为食,但不代表不喜欢生机一类的东西,而剑九在它眼中,就是它的猎物,所以哪怕感受到剑九身上的气息,它也没有在意,反而仔细观察着剑九的变化。

    之前司徒文镜说话的是,剑九便在旁边,所以也听得清清楚楚,知道眼前这头捕食者乃是相当于天人级别的强者,哪怕只是刚刚晋升,也远不是伪天人能够比的,可即便如此,随着牧易的一句话,他还是站出来了。

    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除了那些早就活够的,没人会不怕死,尤其是在剑九窥到一线希望之后,更是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可他同样明白,唯有表现出足够的价值来,他才能继续留在牧易的身边。

    眼下,虽然看似危险,但却并非必然,牧易不会让他故意送死,此举的本意却是为了磨砺他,强者不是坐在家中闭关就能成就的,而是如百炼精钢一般,不断的磨砺,于生死之间,超越自我,这才是强者的本质。

    剑九想要突破,除了要依仗牧易之外,更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同时也要超越自我,所以,这捕食者,便成了他当下最好的历练对象,哪怕真的不敌,他也有一半的把握,在最后关头牧易会救他。

    当然,把握只有一半,至于另一半,就是死。

    因此,这一战由不得他不慎重,发挥出十二成的实力来。

    当剑意积蓄到极点之后,剑九猛然挥动手中的长剑,一剑直劈而下,那剑意如同九天之上的长河,浩浩荡荡倾泻而下,在这灰色的天地间,照耀出一片光明之地。

    眼看着这道浩浩荡荡的剑河就要落下,那血玉捕食者却突然消失不见,其速度之快,几如瞬移,便是剑九的眼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一丝痕迹。

    虽然看不清楚血玉捕食者行动轨迹,但剑九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毕竟是伪天人极致强者,本身又是修炼的剑道,让他比一般的伪天人霸主强上不少,再加上追随牧易这么长时间,实力再度精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剑九仍旧距离天人之境遥远,但也明显超越了伪天人的极致。

    换成一般的伪天人霸主,此刻恐怕还挡不住他的一剑。

    剑光一转,直接包裹着剑九的身子消失在原地,而就在他消失的同时,两只纤细的长足从虚空中穿透出来,随后才见到血玉捕食者的身体慢慢清晰起来。

    如果刚刚剑九没有离开,恐怕此刻已经成为血玉捕食者的口中之物。

    随后,剑九毫不犹豫的施展了一门秘术,他的实力陡然暴涨起来,尽管仍旧没有摸到天人的门槛,但实力却比刚刚强了数倍,同样,也因为他是剑修,所以攻击更加凌厉。

    依仗着剑修,以及秘术,或许再加上血玉捕食者并未认真,以至于让他勉强跟上了血玉捕食者的节奏,看上去也只是落在下风罢了,至少还能有来有往,这等事情如果传出去,绝对可以让他的名声大振。

    只可惜,这里是冥河,而目睹着也只有寥寥几人,偏偏这几人不可能把事情传出去,倒是司徒文镜,看着剑九,眼睛里露出一抹沉思,这剑九的表现一再出乎他的预料,或许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很快,数十招过去,剑九也开始渐渐不支起来,秘术毕竟有各种限制,不可能随心所欲的使用,而且代价也很大,眼下剑九能够在血玉捕食者面前支撑数十招,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哪怕血玉捕食者并未全力出手,这等战绩也是不容抹杀的。

    “施展秘术马上就要到极限了,不过这最后,我却还能施展一剑,这一剑,可谓是生死一剑,如果不能逼退血玉捕食者,恐怕再无侥幸,唯有将其逼退,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而且这一剑也是证明我自己的一剑,唯有如此,大人才会出手救我。”

    “所以,这一剑当勇往直前,有我无敌,不管前面有什么危险,我都当坚信,这一剑,都能够斩开。”

    决心一定,剑九身上的气息也隐隐有所变化,他手中的长剑,更是直接跟他融为一体,所谓人剑合一,不外如是。

    “斩!”

    一声轻吒,剑九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在冥河上空这片天地间一闪而逝,这一瞬间,所展现出来的速度,便是比之血玉捕食者也丝毫不逊色,甚至要更快,更猛,更加的凌厉。

    其中更是夹杂着一往无前的惨烈,这一剑,剑出无悔,更是在不知不觉间,融合了剑九这一生的所领悟的剑道。

    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同时也有大机缘,但是真正能够抓住这大机缘的却是寥寥无几,十有八九都是死亡的结局,剑九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抓住了机缘,此时此刻,他无思无念,甚至都不去想,那剑光也悄然的发生了转变,变得更加内敛,但威力却直线提升。

    原本一副毫不在意的血玉捕食者在这一刻也陡然惊醒,十六只眼睛中齐齐发出光芒,同时它的身体不长反缩,由原本一丈大小,瞬息变得只有三尺左右,但其身上的血色光芒却层层叠叠,更加的凝练。

    “嗤!”

    一声轻微的响声顿时传来,接着就见到血玉捕食者身上的光芒陡然破碎开来,然后它那变得只有三尺大小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这一剑,显然已经有了天人级别的实力。

    这种变化别说是血玉捕食者,便是隐藏在旁边的几人也神色各异。

    牧易让剑九挑战血玉捕食者,压根就没想着他能获胜,便是当初他自己,之所以能越级挑战天人,靠的也是三大真意融合,同时还有薪灯这件至宝,但剑九除了剑修的身份之外,手中的长剑也只是普普通通,只是初入法宝阶段而已。

    但谁也没想到,他最后一剑居然跨越了那条天堑,直接达到了天人级别,并且能够将血玉捕食者击退,这一剑的威力可想而知。

    当然,剑九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多方面的缘故,首先便是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伪天人,再加上剑道本就最擅攻伐,然后便是剑九最后施展秘术,让实力陡升。

    而归根结底还是剑九在最后那一刻的领悟,让他对于剑道的见解大幅度的提升,那一剑中更是灌注了他所有的精气神,如此才能发挥出这等惊天动地的一剑。

    至少对于剑九而言,这一剑,已经足以称得上惊天动地了。

    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发出一剑罢了,并没有真正将血玉捕食者击杀,如果没有牧易等人在身边,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成为血玉捕食者的食物,再也谈不上什么未来。

    司徒文镜眼中闪过一抹锐利,他心中所想却是跟牧易截然不同,坐在雍州城之主的位子上,他考虑的东西无疑更多,之前剑九只是的表现只是让他稍稍惊讶,但也仅此而已。

    但此刻,他对于剑九便是郑重了,之前在他看来,剑九想要重铸根基,踏出那一步,只有一线希望,但如今,至少也有三成的几率,尽管听上去三成的几率有些低,但其实不然,便是他当初突破到天人前,也不过三成半,至多四成的把握,由此便能看出剑九的潜力了。

    更何况剑九修炼的是剑道,一旦让其突破,不单单是实力突飞猛进,其更代表着当今天下,第一剑修的身份。

    在阴间,选择剑道的绝非剑九一人,否则当初在青州集也就不会有剑阁这个组织了,一旦剑九突破,那便是天下所有剑修的希望,只要他愿意,便可将这股大势握在手中。

    一个天人级别的剑修,再加上成千上万擅长攻伐的剑修,这股势力,便是他也不得不郑重以待,如果能够拉拢到剑九,那么在跟圣殿的对抗中,他也将占据更多的先机。

    只可惜···

    司徒文镜忍不住看了旁边的牧易一眼,毕竟眼下剑九可是牧易的侍从。

    与此同时,那血玉捕食者终于反应过来,身上涌出一股暴虐的气息,十六只眼睛齐齐盯住剑九,显然,这一刻的它彻底被激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