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二十章 捕食者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听到果真有大能以冥河成道,牧易不由得兴趣大增,这种阴间隐秘之事,却不是剑九能够知晓的,而他虽然实力强大,可论起来甚至还不如剑九。

    反倒是司徒文镜,不管是之前圣子的身份,还是如今雍州城之主,全都是位高权重,也算是人族真正的高层,所以他知道的东西自然要远远超过牧易,便是一些极隐秘的事情,同样知道。

    “冥河,传闻中乃是阴间第一条河,伴随阴间而生,在上古之时,有位大能以冥河成道,登临大帝之位,其自称冥河老祖,只可惜,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冥河被截断,那位冥河老祖也消失不见,如今更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司徒文镜并未隐瞒,而是慢慢把真相告知了牧易。

    “把冥河截断?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牧易有些吃惊的看着司徒文镜,尽管第一反应就是本能的不信,但他更明白,在这种事情上,司徒文镜是不可能欺骗他的。

    也就是说,冥河截断确有其事,而以此成道的冥河老祖就算没死定然也受到重创,甚至如果想的再恐怖一些,那就是陨落,只不过这个猜测实在太过可怕,况且也没人敢确定,哪怕冥河老祖再也没有消息,司徒文镜也只敢用消失来形容,而不是陨落。

    这便是大帝的威能,哪怕数以万年不出,依旧令人闻之色变,这等存在在阴间,已经是站在巅峰了。

    “我也不知,或许整个阴间能知道真相的,也不过三两位而已。”司徒文镜摇摇头说道,他虽然知道的更多,却也有一个极限,像是关于大帝的隐秘之事,同样不是他能窥探的。

    “不过你若是以为冥河老祖失踪,冥河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那就大错特错了,当年,冥河老祖成道之后,却也创造了一个新的种族,名修罗,最擅征战,虽然如今修罗一族也随之凋零,但这冥河之内,仍旧以修罗一族为尊,除此以外,那些凝聚了神智的强大亡魂,同样难缠。”司徒文镜又说道。

    “修罗吗?”牧易点点头,收下司徒文镜的好意,他虽然自信,却也不会因此大意,毕竟一名大帝成道之基,再怎么简单也不可能简单到哪里去。

    而且那修罗一族能够让司徒文镜如此郑重,自然有其强大的道理。

    “多谢司徒城主告知,接下来一段时间,恐怕还需司徒城主多多照料了。”牧易直接说道,不管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还是那圣子试炼的地方,都需要靠司徒文镜带领才能找到。

    “彼此而已,不过那试炼之地,距离此处还有一段距离,以我等速度,最快也需两日才能到达,在这期间,只要不是深入冥河,危险并不大。”司徒文镜点点头说道。

    他既然敢领着牧易到来,自然是早已经清楚的知道了一切,就算司徒文镜眼下只是雍州城的城主,但他当年毕竟是圣殿圣子,在圣殿中,也有自己的人脉,想要知道这一届的圣子试炼详细资料,也不算太难。

    毕竟便是圣殿之人,也不会想到司徒文镜胆子这么大,敢打圣子试炼的主意。

    当然,在司徒文镜眼中,他的行为并不算破坏,只是为人族提供一个更适合的人选,若是圣子连牧易这一关都过不了的话,也就没资格当圣子了。

    圣殿不一直都喜欢拿大义压人吗?如今也该换成他拿起这根大棒了。

    如果说一开始,司徒文镜还没有把握的话,那么随着暗影的出现,以及漩涡通道中的发现,如今他对于牧易,已经信心十足,毕竟每一届的圣子,便是再强,也不过是前三重天而已。

    哪怕有一定的底牌,他相信牧易都不会让他失望的。

    而圣子若败,必然也会大大打击圣殿的威严,这也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足够让其老实一段时间了,至少在没有解决掉牧易之前,对方便不可能号令三大城。

    至于牧易会不会被圣殿镇压,司徒文镜同样没有太过担心,他跟牧易本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当然,牧易活的越久,便对他越是有利,而牧易一旦挑战成功,那么就会得到面见人族半圣的机会。

    相信以木易的资质,再加上他纯正人族的身份,人族半圣也会因此心动,说不定一个记名弟子也不是不可能,那个时候,便是强大的圣殿,也不敢再针对牧易。

    毕竟圣殿只是八大长老一手建立,而半圣,却是高高凌驾于圣殿之上,甚至可以说是人族的守护神,便是借给圣殿八个胆子,也不敢得罪半圣,否则圣殿的兴衰也不过是半圣一句话的事情。

    不过被半圣收为记名弟子,也只是司徒文镜一闪而逝的念头罢了,半圣存在的眼光何等之高?从圣殿选拔圣子开始,虽然半圣指点过不止一次,但却只有一位圣子,被某位半圣收为记名弟子。

    其后,这名圣子便脱离圣殿,跟随半圣一心潜修,对于圣殿而言,也不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

    冥河之上不见日月,其存在更像是在一片独立的空间之内,而且冥河上空百丈的距离,仿佛有一层看不到的结界,便是以牧易的实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而在结界跟冥河中间,不时有灰色的云彩飘过,那些云彩无一不是极阴之气所凝聚,偶尔甚至还能在那云雾中看到一些强大的亡魂,不过在感受到牧易一行人的气息之后,纷纷狼狈而逃。

    亡魂凶狠不假,但那也要分遇到什么样的敌人,像牧易这种举手投足都能毁灭无数亡魂的强大存在,除非是傻,否则这些已经凝聚了神智,聪明程度不下于人族的亡魂,又怎么可能会故意送死?

    冥河中,没有任何落脚之处,只能靠御空飞行,牧易跟司徒文镜都能够坚持住,暗影无疑就吃力多了,至于剑九,虽然可以御剑横空,让他在伪天人极致的时候,就能够飞行,但这种飞行方式也极为消耗力量,所以这一路上,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出手,遇到什么不长眼的亡魂,基本都是暗影出手绞杀掉。

    这个过程中,牧易并未帮助剑九,这对他而言,也是一场考验,如果剑九连这点考验都坚持不住,那么也没资格跨越天堑,踏入真正的天人之境,也更没有资格追随牧易。

    毕竟伪天人在牧易眼里,只能算是炮灰,没有多大的用处,唯有他达到天人,才有一些利用价值。

    尽管听上去太过赤果果,但这就是现实。

    这个道理剑九同样也明白,所以尽管这两天数次差点坚持不住,可最终仍旧凭借自己的意志挺过来的,同时他也发现,短短两天的时间,自己的修为居然精纯了一分,这在平时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尤其是到了他的境界,哪怕一丝的提升都是千难万难,但现在,却只用了两天。

    当然,这或许也跟冥河的特殊环境有关,加上他数次耗尽修为,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凭借自己的意志挺过来,也等于是激发了潜力,能够有所进步,也就可以理解了。

    “捕食者。”

    这天,就在一行人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冥河之中,突然荡起一阵涟漪,然后钻出一活物。

    这活物牧易并不陌生,早在漩涡通道中的时候,他就见过不止一次,正是那像蜘蛛一般的小东西,只不过眼下看到的这只,却足有一丈大小,而且贝壳也由白玉般变化成猩红之色,甚至看上去仍旧晶莹剔透,如同红翡。

    八足,十六只眼睛,此刻正死死盯着牧易一行人。

    而司徒文镜更是直接惊呼出来。

    “捕食者?”

    名字虽然有些怪异,但却不难理解,毕竟之前牧易见到的时候,对方就在通道中捕食亡魂,既然通道中有,那么冥河中自然也有,甚至更加强大。

    “看来我们的运气倒是不错,居然能够碰到血玉级别的捕食者。”司徒文镜看了牧易一眼,然后不等牧易问,便继续说道:“这捕食者乃是冥河一大特色,专以亡魂为食,普通的捕食者都是白玉级别,而血玉捕食者,便是捕食者中的王者,比起我等天人来,也毫不逊色,甚至借助冥河的地利,只会更加难缠。”

    “并且这捕食者极为记仇,一旦被其盯上,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不过好消息就是,这头捕食者应该是刚刚晋级没多久,实力还不算太强,而且血玉级别的捕食者浑身是宝,更是难得一见。”

    话到此,司徒文镜已经是解释的很清楚了,而他之所以没有说怎么处理,便是等待着牧易拿主意,毕竟只是一头刚晋级的捕食者而已。

    “机会难得,司徒城主不介意我这随从练练手吧?”牧易却是直接说道。

    “哦,道友做主便可。”司徒文镜虽然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剑九,却也没有意见,这两天,他跟牧易多了几分熟悉,称呼也变成了道友。

    不等牧易继续说话,一旁的剑九就已经站了出来。

    (嗯,年初二,继续拜年,另外感谢曈姐,越过山丘,还有那位匿名兄弟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