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一十章 结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我是青州军的统领,你不能杀我,否则人族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齐长空稍稍镇定,然后看着牧易说道,似乎想要借此给牧易压力,让其不敢动自己。

    “青州军统领?很厉害吗?别说你只是初入伪天人,便是真正的天人,杀了你又有何妨?至于人族是否有我的立足之地,你还没有资格去评判。”牧易淡淡的说道,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让齐长空几句话吓住?

    “你····我二叔是祖城圣殿之人,你难道就不怕被报复吗?”齐长空又道。

    “祖城圣殿?正好,我要去那里,至于你那位二叔,我会找他好好谈谈的,看看他想不想替你报仇。”牧易仍旧不甚在意,就算他没有突破天人之前,也不会因此忌惮,更何况是现在。

    而且,此去祖城,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那就是姜家老祖所谓的阴谋,其中便牵扯到一些人族高层,哪怕当初拒绝了荆老成为圣子的提议,可作为人族的一份子,终究要做一些事情的,这也是他在仙墓前答应姜家老祖的事情。

    “你···”这下子,齐长空再也说不出话来,同时才明白过来,一个天人在人族中的分量,而他,远远不够,即便这件事情传到祖城,可他先贪图牧易的结界,然后勾结人图谋不轨,就算牧易真的杀了他,他也占不到半点理,甚至都不会有人同情他,一句咎由自取便足以概括。

    甚至如果牧易真的去祖城找他那位二叔,反而只会连累到对方,毕竟他那位二叔尽管已经达到伪天人极致,但也仅仅只是伪天人罢了,否则他若真有一个达到天人的二叔,怎么可能在青州集当一个小统领?

    不错,就是小统领,或许齐长空在很多人眼中都是大人物,但在人族真正高层眼中,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像这种青州集,阴间大地上不仅仅只有几个。

    “放心,我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不会要了你的命,也不会废掉你的修为,只是把你封印起来。”牧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这丝微笑在齐长空眼中却如同恶魔的笑容。

    不过在听到牧易不会杀了他,更不会要了他的命以后,他的心中也升起一些希望,毕竟活着才有希望,至于封印,他相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绝对可以找人解开,那个时候,哪怕失去了统领之位,可他照样是伪天人级别的强者。

    齐长空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瞒得过牧易,只见他再度轻声说道:“或许你觉得我的封印很简单,只要找人就可以解开,不过恐怕你想错了。”

    随着牧易的话,齐长空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而这个时候,牧易已经继续说道:“天人之境,我如今也勉强算是强者了,以我的手法封印,除非你可以找到人族八大长老,或者是半圣,否则休想破开。”

    牧易的这番话,直接让齐长空如坠冰窟,人族八大长老?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他怎么可能见到?别说是他,便是他那位二叔,一辈子也难得见过几次,但也仅仅只是见到罢了,至于说交情,那根本就是妄想。

    人族多少天骄,多少大人物想要见八大长老一面而不得,他区区一个统领,又怎么可能见到八大长老?更何况还是让对方帮忙解开他身上的封印,这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那半圣,他更是连想都没想。

    不过齐长空心中,未尝没有一丝侥幸,觉得这不过是牧易夸大其言,但这个时候,即便他还有什么心思,也只能压在心底。

    “好了,让你直接死去,不如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悔恨当中。”牧易说完,轻轻一指点在齐长空的眉心,金光屡然消逝,仿佛从未出现过,但齐长空却感觉自己脑海中仿佛多了些什么,身体的力量虽然存在,但这个时候,却一丝一毫都不受他控制,仿佛一潭死水。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尽管早就知道,但此刻惊慌失措之下,齐长空仍旧再度问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牧易已经不再搭理他,轻轻挥手,后者便飞出十几丈跌落在地上,尽管被封印了力量,但对方的身体毕竟经过了不止一次的淬炼,远远超过普通人,甚至光凭借身体,也远比那些二流高手强大的多。

    但别说二流高手,就算一流高手,跟伪天人相比也是天壤之别,等于直接将他打落凡尘,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接受?

    “你就是剑九?剑阁之主?”牧易这会看着剑九问道。

    “不错,我名剑九,至于剑阁之主,也勉强算吧,既然我败了,那要杀要剐,还是封印,任凭处置。”剑九倒是颇为硬气,尽管半跪在地上,却仍旧不愿意弯下脊梁。

    剑九看上去不过四十岁左右,面容坚毅,身上更透着一股剑的凌厉,分明是把剑练到了骨子里,至少在剑道上,他已经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便是牧易也远远不如,毕竟牧易走的可不是剑道。

    不过牧易对剑九却没什么杀意,反而有些兴趣,以前只是听闻剑修如何如何强大,可他却是第一次见到,而刚刚剑九的攻击也证明了这点,在如今修炼界,还坚持走剑道的,绝对不多了,牧易自然不愿意将这柄利剑折断。

    “此事你虽非罪魁祸首,但你既然敢向我出手,自然要收受惩罚,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将你封印,只需要你在我身边当个侍从,至于时间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牧易直接说道。

    听到牧易的话,原本已经抱着跟齐长空相同结局的剑九也呆住了,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牧易会想出这样的办法,侍从?

    如果说这话的是青州集的其他人,剑九早就直接拔剑了,让他当侍从,那是对他的侮辱,他堂堂伪天人巅峰,剑修,更是剑阁之主,怎么可能当别人的侍从?

    但说这话的偏偏是牧易,一个天人级别的强者,哪怕剑九再怎么自负,也知道自己能够晋升天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他的实力跟天人相比,更是如同隔着天堑一般。

    所以称为一个天人强者的侍从,绝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甚至很多人求之不得,毕竟跟在天人身边,如果能够得到指点,将来晋升的可能性绝对会大大增加。

    至于剑九所谓的种种身份,顿时就显得不值一提。

    只是,让剑九主动答应下来,实在有些为难,他的性格本就执拗,否则也不会走上剑修这条崎岖之路,毕竟阴间人族这些天人级别的强者,可从未听说有人是走剑修之路的。

    所以很多人在知道剑九之后,敬佩的同时,也为其感到可惜,毕竟如果不是剑修,以他的资质,说不定真的可能踏入天人之境,但现在,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见剑九不说话,牧易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的目光抬起,掠过周围的青州军士,这些军士见牧易望来,纷纷低下头,似乎不敢与其对视,尤其是孔仁,郑聪等人更是如此,甚至心怀忐忑,生怕牧易会惩罚他们。

    但没想到,牧易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便说道:“若是以我以前的性格,今天说不定早就将你们全部灭掉了。”

    牧易虽然说的平淡,但千数青州军士俱都一寒,他们丝毫不怀疑牧易的话,心中不由得有些庆幸,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牧易的潜意思?如果真要杀他们,早就杀了,怎么可能还会跟他们在这里废话?

    “不过如今人族处境艰难,你等俱都是人族精英,死在这里未免可惜,所以今天我不杀你们,只希望你们能够记住你们的职责是什么,你们需要守护的又是什么,人族跟妖鬼二族,终究会有一战,希望到时候能够在战场上看到你们的身影。”牧易说的很慢,所有的军士已经情不自禁的挺直腰,满脸肃穆。

    正如牧易所说的那般,他们加入青州军,他们有今天,自然也肩负着他们的责任,尽管他们的心性可能有好有坏,有自己的小心思,但面对妖鬼二族这等大义之时,却都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点从之前齐长空说出他乃妖王所变,让众人施展禁术,而没有人有犹豫,或者露出畏惧的神情就能够看出一二,而人族想要崛起,就需要千千万万这样的存在。

    “我等谨遵大人之命,将来战场之上,斩尽人族之敌,纵死无悔。”

    一开始,声音奚落,但到了最后,已经众口一词,一股强烈的意志冲天而起,让人色变。

    “不错,不要坠了青州军的威名。”

    丢下这句话,牧易便转身离开,这次的事情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齐长空得到应有的惩罚,而那千人,此生也不会忘记今天的教训,相信有此经历,更能激发他们变强,将来在人族战场上杀敌。

    而剑九,则纯属意外收获了。

    见牧易缓步离开,剑九犹豫了片刻,终于一咬牙,提着自己的长剑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