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零九章 翻手为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随着战斗,齐长空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胜券在握,因为游走在军阵中的牧易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显得游刃有余,甚至时不时的停下,体会军阵的变化及威力。

    但这个时候,他已经骑虎难下,唯有全力把牧易斩杀才能收场。

    “出手。”

    突然,齐长空高喝一声,只见一道璀璨的光芒亮起,军阵露出一条缝隙,让那道光芒直冲牧易而来,极致内敛的力量,带着森然的杀机,再加上突然,论起威胁来,反而还要强过齐长空驾驭的军阵。

    这是一名纯粹的剑修,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实际上,在上古有段时间,剑修也闻名天下,有过一段时间的辉煌,剑主攻击,一剑可破万法,甚至更有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种种传说。

    总之,剑修讲究的纯粹到极致的攻击,身便是剑,同等修为,剑修的实力明显要更胜一筹。而且眼下出手的这名剑修,修为俨然达到了伪天人的极致,也就是所谓的霸主。

    面对这凶猛的一剑,牧易不闪不躲,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上面。

    “叮!”

    一声轻响传开,便是周围的破军军阵也似乎为之一僵,虽然很快就恢复运转,但作为军阵的核心,齐长空仍旧感受到了那种变化,但最让他震惊的无疑还是牧易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了这一剑。

    要知道,即便是他自己,哪怕拥有千人军阵的帮助,想要挡住这一剑也有些困难,可看牧易的模样,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至于那剑修,更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乃是青州集三大势力之一,剑阁的阁主,剑九,乃是青州集中实力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可谁也没有想到,剑九亲自出手,居然被牧易轻易的挡了下来。

    便是连剑九,这一刻也瞳孔陡缩,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长剑直接弯曲,这把跟剑九性命交修的神兵乃是一件法宝,威力强大,如今不但连牧易的手指头都无法破皮,甚至传来不堪重负的声音。

    右手轻轻一抖,长剑蓦然消失,继而剑九身子快速的出现在另一个方位,但没想到的是,牧易如影随形,在他刚刚站定的时候,就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一刻,剑九心中的骇然提升到极致,本能的再度全力斩出一剑,但这一剑,仍旧被牧易轻描淡写的抵消,如今给剑九的感觉便是大人跟顽童嬉闹,而他,则是那个顽童。

    “这到底是谁?哪里跑出来这么一个怪物?还有他的实力绝对不是什么伪天人。”剑九心思快速的转动着,他对自己的实力有很清楚的认知,更何况此刻牧易还在大阵的压制中,可即便如此,他在牧易面前都没有半点抵抗之力,那对方的实力几乎可以呼之欲出了。

    天人!

    唯有真正的天人才可以轻易的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也唯有真正的天人,才可以如此轻松的在军阵中游走。

    当剑九心中生出这个念头之后,便再也无法抹去,此刻他想的已经不再是帮齐长空对付牧易,而是有多远逃多远,伪天人跟天人之间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两者之间的差别,却无异于天壤云泥,便是十个,百个他也绝对不是天人的对手。

    更何况,对方拥有传说中的结界,那代表的更是天人中的强者,只是为何他从未听说人族中还有这等强者?显而易见的是,牧易绝对不是什么八大长老,那就有可能是人族暗中的底牌,或许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的通。

    但可惜,他此刻醒悟的已经太迟,当他对牧易出手的那一刻,形势便再也无法回转,哪怕心中充满了悔恨,不该答应齐长空,也已经晚了,唯有怎么逃走,才是根本。

    剑九能够想到的东西,自然也瞒不过齐长空,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一只猎物,怎么转眼间就掉了个个?如果早知道牧易有这等实力,甚至是那高高在上的天人强者,他又怎么可能得罪对方?

    这等存在就算当成祖宗供着也不足为奇,但偏偏,他成了那个有眼无珠之人,只要一想到之前的那些话,齐长空心中就有些恐慌,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此人乃妖王所变,众军士听令,施展禁术,不惜代价斩杀对方。”

    就在剑九想着如何逃走之际,半空中突然传来齐长空决绝的声音,那一刻,整座大阵似乎有了一丝停滞,但下一秒,一股更加惨烈的气息从众人身上爆发出来。

    他们没有剑九跟齐长空的眼力,所以无法看出牧易乃是天人强者,而听从命令早已成了他们的本能,尽管施展禁术代价太大,但是却也不敢违背,更何况齐长空已经说明,牧易乃是妖王所变,那就算拼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妖王代表着什么含义,众人全都明白,那可是相当于人族八大长老一级的存在,便是他们大统领也远远不如。

    如果说此刻三千青州军在此,加上大统领驾驭,或许可以一拼,但只有三分之一的青州军,绝对敌不过一个妖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齐长空的话,选择施展禁术,甚至是牺牲自己。

    而他们此时甚至都来不及去想,如果牧易真的是妖王所变,那齐长空怎么敢带着他们追来?之前那些话又代表了什么含义?本能之下,已经有人开始运转禁术了。

    “齐长空,你敢。”

    剑九同样听到了齐长空的话,脸色顿时大变,他很清楚,一旦施展让其得逞,或许对方拥有一线生机,可以逃离,但是他,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惹怒一个天人级别的强者,所代表的含义,没人可以承受。

    但齐长空又怎么可能因为剑九的一句话就停下?在知道牧易的实力之后,唯有破釜沉舟,舍弃一切,舍弃剑九跟一千军士的性命,他才有可能逃掉,只要逃回青州集,那就还有希望,到时候是非对错,还不是由他一言而定?

    只可惜,他终究只是刚刚迈入伪天人,对于真正天人的手段无从想象,更何况牧易还拥有领域,也就是他口中的结界。

    与此同时,牧易脸上也多了一丝怒意,他没有想到齐长空居然想要牺牲自己的手下,尽管人在危急之时,会不择手段,但这种不择手段却不是牧易喜欢看到的,尤其是那一千军士都是人族精锐,就算真的要牺牲,也应该是抗争妖鬼的战场上,而不是眼下这种为了一个自私的小人而无所谓的牺牲。

    “定。”

    牧易轻轻呼吸,随着他的话,一道金色光芒以他为中心不断朝着四周散发出去,瞬间便笼罩所有整个战场,不但是那一千名准备施展禁术的军士,就连剑九,以及齐长空,都瞬间被锁定,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体内的力量更是如同被封印。

    这种手段并非全是力量领域的运用,其中掺杂着他的意志,毕竟眼下他的领域最多只能笼罩二十丈方圆,就算不惜代价,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丈,而眼下,千名军士足以占据百丈方圆之地,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

    不过借助领域的力量,以意志压制,这是他在研究军阵,以及结合当初跟猿真大战时候所领悟的战斗方式所研究出来的手段,最适合这种大范围施展。

    至于结果,正如眼下,一字镇压全场。

    尽管此刻如同被封印,但齐长空的意识还能够运转,只是他心中已然恐惧到了极点,这种手段,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就是天人的力量吗?”剑九半跪在地上,有些失神的想着,原来他离着天人还有这么遥远的距离。

    “散!”

    随后,牧易又轻声吐出一个字,如同言出法随一般,整个破军军阵瞬间被破,但那种力量的反噬,却没有伤到任何一名军士,便是之前已经开始施展禁术的那些军士,也全部被一股强横的力量压回体内,却没有伤到他们分毫。

    这种手段,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要超过之前那所谓的定字,至少在力量的掌控上,已经超过。

    当千名军士茫然无措的时候,作为罪魁祸首的齐长空,同样没能逃掉,如果他能在牧易的眼皮子底下逃掉,那才是天大的笑话,此时齐长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摄住,直接落在牧易面前,显得很是狼狈。

    “妖王?你是在说我吗?”牧易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在场众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同时变得清醒的众多军士也开始怀疑起来,毕竟之前齐长空谋夺牧易的结界他们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而且堂堂妖王,又怎么可能轻易来他们青州集?甚至之前在青州集内都没有伤害任何人?更何况进城之时所谓的身份木牌本身就拥有鉴别血脉的功能,便是妖族妖王,也无法藏匿,否则这么多年下来,妖王早就全部潜入人族巨城了,又哪还有如今人族生存的余地?

    所以,他们几乎都断定,齐长空说谎了,再联想到之前齐长空打算牺牲他们,原本的一丝崇敬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恨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