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零六章 后悔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在军营中呆了一天,才飘然离去。

    “谢天谢地,那位爷总算走了。”

    “谁说不是,我还以为今天肯定交代在这里了。”

    “都是郑聪,居然招来这么一个煞星。”

    “煞星?你不是不要命了?那位爷可是刚刚离开,而且伪天人的手段如何,想想都恐怖,说不定你这话已经传到那位爷的耳朵里了。”

    原本喧闹的营帐陡然一静。

    “应该,应该不会吧?”

    “放心吧,人家什么身份,岂会跟你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如果真计较,你这会已经死了。”

    “好了,赶紧收拾一下,这次虽然辛苦,但收获也是巨大的,至少在这位大人的逼迫以及指点下,我们对于军阵的掌控也算达到了圆满,如今便是道种小成的强者,也能够击败,甚至大成的强者未尝不能一拼。”孔仁实力最强,也最先恢复,虽然在那种生死逼迫下,所有人的潜力都被激发了出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尤其是到了后面,牧易开始指点他们,让他们对于军阵的掌控不断的提升,最终达到了圆满的程度,便是在整个青州军内,也绝对数的着,而拥有了这次的经验之后,他们整个小队的未来也更加光明。

    “不错,原本以为对于军阵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极致,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提升空间,而且我也能感觉到我的修为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了,最多三年,我就能达到圆满,然后冲击道种境界。”

    “恭喜,恭喜,不过我估计就得五年以后了。”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欺负人了,我这辈子能够达到圆满,已经知足了,至于凝聚道种,实在太难太难,十个圆满境界,也未必能有一个凝聚道种。”

    “嘿嘿,咱们是占了大便宜,不过我估计有人要倒霉了。”郑聪突然嘿嘿一笑,让周围众人一愣,毕竟他们并不关注外面的事情,所以不知道详情。

    “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你们当我为何好心把他带来?除了给姓石的添堵之外,主要还是这位大人太过低调了,昨天一巴掌将铁血盟一个一流高手打落境界,接着青州集内传出那位大人看不起三大势力的传闻,想来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那个铁血盟在搞鬼,正是因为看不惯这点鬼蜮伎俩,所以我才把这位大人拉来,想着就算不能加入我们小队,最起码也能进入预备军,这样也就没什么人敢找他的麻烦。”

    “只是没想到,这次我郑聪错把真龙当泥鳅,不过也幸好这位大人脾气好,这么轻易的就把我们给放了,不然···”郑聪虽然没有把最后的话说出来,不过在场众人却全都明白他的意思。

    “铁血盟?这等小势力也敢招惹大人?我看是活的不耐烦了,正好我等承了大人的情,不如替大人走一趟如何?”众人里面也不乏有聪明者,很快便提议道。

    “我等私自行动,会不会惹大人不高兴?”也有人提出疑问。

    “哼,区区铁血盟,在大人眼中蝼蚁一般,只不过懒得搭理而已,不过我等却不能不理会,自然要为大人效劳。”

    聪明的人永远不止一个,有这种讨好牧易的机会,不但是石渭,便是孔仁也蠢蠢欲动,不过他的身份终究有别,不可能亲自出手,更何况,一个铁血盟也不值得他出手。

    “我看就这么定了,先把铁血盟铲除再说。”郑聪说道。

    “好,我也去。”

    顿时间,报名者从众,毕竟这等机会可是难得,光是被指点了一天,军阵便掌控圆满,实力更是隐隐要提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如果再不抓住,那就是傻子了。

    而外界,因为上午郑钧亲自带着牧易离开,并没有任何遮掩,所以原本汹涌的传言顿时止住大半,毕竟万一牧易真的加入青州军,就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了。

    不过也有很多人压根不相信牧易能够加入青州军,因为他们很清楚加入青州军的难度,便是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有些忐忑起来,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

    而且这种不妙随着牧易在青州军营中待的时间越久,便越浓郁。

    “什么?出来了?那他到底有没有加入青州军?不知道,蠢货,要你有什么用?”

    铁锋听着手下的汇报,心中更是积蓄满了怒意,今天一整天,他都没能静下来,原本以为当初青州军的郑钧不过随口一提,谁能想到第二天会直接拉着牧易去了青州军营?这让他本来万无一失的计划,顿时被打乱,甚至心中有了那么一丝后悔。

    毕竟一旦牧易加入青州军,而外面那些传言,将是他的催命符,所以在知道牧易被带走后,他便急忙让手下停止散播谣言,只可惜终究晚了一步,而且星星之火一旦燎原,再想扑灭就难了,尤其是这种不用负责任的猜测,八卦,传的自然更快。

    “盟主稍安勿躁,此事未必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白衣文士走出来说道。

    “哦,你如何看?”铁锋直接问道。

    “那人虽然在青州军营内待了一天,但却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越是如此越说明他没有加入青州军,否则消息早就传出来了。”中年文士肯定的说道。

    “嗯,倒也有些道理。”铁锋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想到以往青州军的传统,每次有新人加入,不都传的沸沸扬扬吗?唯独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动静,甚至军营中都没有比武的迹象,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有新人加入青州军。

    “既然他没有加入青州军,那事情就好办多了。”白衣文士说道。

    “不错,越是如此,想来那些大势力,越是对他感兴趣,如果我们再挑拨一下,绝对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铁锋阴险的笑道。

    “好个铁血盟,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青州军身上,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进来,铁锋跟那白衣文士豁然起身,骇然的望向外面。

    “什么人?”铁锋几乎本能的说道,而旁边,白衣文士已经脸色苍白起来,因为他刚刚听的很清楚,青州军,至于来人的身份,几乎不言而喻,只是无论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青州军怎么会找上门来,难道就因为白天那些传言?还是说那位已经加入了青州军?现在来找麻烦了?

    “自然是算账的人。”

    话落,几道身影几乎同时出现在屋内,而外面,开始传来一道道的惨叫声,显然,铁血盟的精锐正在遭受屠戮,但作为铁血盟的盟主,这一刻不但没有冲出去为手下人报仇,反而浑身颤抖,眼中露出绝望。

    眼前几道身影的穿着他很清楚,或者说整个青州集没有人不认识,因为那代表的就是青州军,一个是青州集真正的霸主,一个仅仅是最底层的小势力,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太大。

    曾经,铁锋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跟青州军站在一起,但绝不是眼下这等情形。

    “铁锋见过几位大人。”铁锋连忙说道,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来找麻烦的,但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有任何失礼,甚至连反抗,逃跑都不敢。

    “你就是铁锋?铁血盟的盟主?”郑聪冷冷的看着对方,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正是小的。”一向威严赫赫的铁锋,在面对青州军的时候,也变得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就是你在外面散播谣言,诋毁大人?”石渭也开口问道,他这可是将功赎罪,尽管之前牧易并未怪罪他贸然出手,但他心里却有些惴惴,眼下好不容易逮着这么好的机会,自然得牢牢抓住。

    “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的从未诋毁过青州军的各位大人啊。”铁锋有些懵了,他虽然让手下散步传言,可都是针对牧易,没有半点是关于青州军的,难道是有人故意陷害他?

    想到这里,铁锋蓦然变色,急忙道:“几位大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铁血盟,之前我铁血盟虽然也散步一些传言,但那都是针对那个新来的小子,绝无半点诋毁各位大人的意思。”

    “哼,承认了就好,那位大人便是我等都要恭恭敬敬的,就凭你也敢散步谣言,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也就是大人懒得理会你等蝼蚁,否则一根指头就能将铁血盟抹掉。”石渭冷笑,眼中的杀机已经毫不掩饰。

    听到石渭的话,铁锋整个呆住了,就连旁边的白衣文士也是如此,这几位青州军的军士居然称呼那位刚来的年轻道士为大人?这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

    顿时,铁锋只感觉天旋地转,仿佛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实际上,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话,以牧易的身份压根就不会搭理他,而青州军,更不会理会他,但现在,他却硬生生将自己逼上了死路。

    怪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