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百零二章 麻烦上门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尽管从周风那里得到了不少消息,可若要牧易加入某一方势力,显然还有些不足,毕竟青州集只是他游历的某一站,不可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实力,就如那城门军士所言,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便没有任何规矩,至少这点,牧易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做到的,别说眼下青州集似乎没有真正的天人强者,便是有,又能如何?估计也顶多只是初入天人罢了,顶多三重天,这等存在,便是他站在那里不动弹,也决然伤害不到他分毫。

    同时,牧易也了解到,在这里,或者说大部分地方的货币乃是一种妖兽精血,或者鬼族本源,要知道修行之路艰辛,不管是妖兽精血,还是鬼族本源,都能起到辅助的作用,相当于灵丹灵药,只不过灵丹灵药难寻,相反这妖兽精血或者鬼族本源就简单多了,只要实力足够,大可在荒野中捕猎。

    不入品的妖兽,指的是那种尚未开智,懵懵懂懂的妖兽,甚至都不能称之为妖族,这等妖兽所凝聚的精血跟孤魂野鬼的本源,无疑是最低等的,只能适用于刚刚踏上修行路使用。

    再往上,如二流,一流级别的妖族,鬼族,才是最主要的,至于更高级的领主,乃至君王,自然更加珍贵,当想要杀死这种等级领主,君王,却是难上加难,便是青州集,一年也碰不到几次,多数还是普通的妖族,鬼族,而这也是青州集众多帮派势力的真正意义所在。

    平日里去荒野厮杀,获取妖族精血,鬼族本源,不过除此以外,妖鬼二族身上的材料,自然也是交易的对象,所谓的货币,只是一种普遍的认知罢了,而且精血也需要淬炼之后才能使用,只是更加方便罢了。

    至于所谓的金银,在阴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甚至还不如一个馒头,一本书来的贵重。

    牧易不是那种迂腐之辈,便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直接以薪灯炼化敌人,夺取其精华?只不过他的手段显得更加高明罢了,直接去本归源,截取最精华的力量。

    可惜,他虽然明知道那少年周风为他效劳,为的就是一点精血,但他却唯独没有这等东西,看着周风殷切的目光,牧易微微一笑,“罢了,你我相见便是有缘,你为我解惑,亦是因果,我却是不能不报,只不过这精血,本源,我却是没有。”

    原本在周风眼里,牧易能够独自来到青州集,本事自然不凡,身上肯定有不少精血,哪怕指头缝里漏点,就足够他大发一笔,但没有想到,刚刚兴奋刚起,骤然又被泼了一盆冷水。

    “没···不,大人客气了,小的能为大人解惑是小的荣幸,岂敢受大人赏赐。”尽管心中失望,但周风小小年纪就能够混迹在青州集,自然属于那种心思剔透之辈,如果牧易随手赏赐一些,那是他的福分,无疑也是大赚,可若是对方没有表示,他也只能自叹运气不好,却不敢有半点嫉恨之心。

    毕竟这青州集每天死几个人实在太稀松平常,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愤恨丢掉自己的小命。

    “我说没有,却也并非诓骗于你,同样也不会因为你实力低微便瞧不起你,呈你之因,自然也要报你于果,看你气血亏虚,想来之前修炼的时候因为急功冒进伤了根本,我便帮你解除祸患,算是给你的报酬吧。”

    牧易说着轻轻一指点在周风的眉心,顿时间,一股纯净的力量自对方眉心进入体内,尽管之前的灯油已经消耗干净,但一路来到青州集,又怎么会毫无所获?而且对于周风而言,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也不是他轻易就能承受的。

    在牧易的引导下,这丝力量进入周风的体内后,便沿着某种玄妙的路线开始循环起来,而周风的身体就像是沙漠遇到了水,饥渴难耐的吞噬着这一丝力量。

    此刻,这微不足道的一丝力量仿佛化作了大海,任凭周风的身体如何吸收,都不见减少半分,慢慢的,周风的身体达到了一种饱和,大这丝力量仍旧只消耗了一点,并且继续在他的体内循环。

    一开始,周风感受到这股力量后,欣喜若狂,拼命的吞噬,但后来,他发现,这丝力量仍旧在他体内不断的膨胀,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鼓起的气球,与此同时剧烈的疼痛开始传来,但这会,他却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甚至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千刀万剐,这个以前只存在周风想象中的词,终于让他彻底体会了一遍,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碾碎,然后复原,继续碾碎,不断的重复,到了后来,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渐渐的模糊起来。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风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接着才发现自己正站在街边一角,刚刚那位大人已经消失不见,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

    “咦,不是梦。”

    随后,周风便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以往总感觉力不由心,但此刻,却是气贯周身,达到了一种以往不敢想象的境界,体内血液搬运,甚至能够隐隐听到大河流淌的声音,举手投足都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对于周风而说,充满了陌生,但又隐隐有些熟悉。

    “难道,难道是二流境界?怎么可能?”

    周风既然踏上武道修行,自然对境界有所了解,此刻略微一感受,就想到了关于二流境界的描述,甚至只要他将体内鲜血不断淬炼,继而生出内气,就能登上一流。

    可是,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毕竟前一刻他还只是根基浮躁的三流小混混,转眼之间,就到了二流境界,并且根基已然弥补,这种手段,周风别说见到,甚至听都没有听过。

    “难道是因为刚刚那位大人?没想到我周风也有时来运转的一天,当真是祖宗保佑,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受那些家伙欺压了。”

    在确认了自己不是做梦之后,周风心中狂喜。

    “好臭,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洗髓伐脉?不行,先找个地方洗一下,实在受不了了。”

    兴奋过后,周风也发现了自身传来的腥臭,甚至有股内急,便夹着双腿快速离去。

    对于周风而言,这是足以改变他命运的大事,可在牧易眼里,却不过是随手为之罢了,在周风还没有醒来之际,牧易就已经直接离开了,青州集中,每天都有不少商队往来,所以内中自然也有客栈,供人休息。

    “你就是牧易?刚从外面来的那个小子?”

    就在牧易准备找一家客栈暂且休息的时候,几个大汉匆匆而来,直接将他围了起来,其中一人,却不是别人,正是在城门口,出言威胁,然后被牧易扫了一眼的家伙。

    此刻他充满得意的看着牧易,眼中的恨意更是毫不掩饰。

    “果然,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牧易轻轻摇头,没想到一番告诫不但没有生效,反而引发了对方的恨意,甚至被怨恨蒙蔽了理智,纠结了一帮人就想来报仇,难道以为仗着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还是觉得那名刚刚踏入一流境界的‘高手’?

    “柳爷,就是这小子看不起我们铁血盟,之前我好言拉拢,没想到他不但不感激,还嘲讽我铁血盟不过是不入流的势力,不值得加入。”先前那人心中一跳,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眼下他已经骑虎难下,唯有彻底把牧易拿下才可。

    一听到那人的话,围住牧易的几名大汉便纷纷露出怒意,尤其是那位叫柳爷的一流高手,更是冷冷的看着牧易,他倒非傻子,只凭手下一言就来找事,只不过因为这几天刚刚突破,正准备立威,提升铁血盟的威势,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所以在听到手下的告状之后,觉得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打算亲眼见见牧易再说,如果牧易实力超过他,自然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若是反之,那么牧易就是他最好的立威对象。

    关键还是牧易初到青州集,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这样的人,就算打死了,他不会有人找他麻烦,可谓是一举多得。

    眼下一见,柳爷见牧易年纪轻轻,心中已经先轻视三分,更何况他没有在牧易身上感受到任何威压,便已经基本能确定,牧易的实力远不如他,只是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才来到青州集罢了。

    至于城门口那名军士相邀,他却是不知道,那名手下自然也没有告诉他,否则若是他知道这点的话,定然不会如此轻视牧易,毕竟能够让青州军认可的人,自然简单不到哪里去。

    “小子,乖乖跪下磕头,然后留下身份牌,发誓加入我铁血盟,便饶你一命。”柳爷看着牧易,充满威胁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