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九十九章 养伤跟成长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柳枝耀耀生辉,第三根柳枝终于暴起,朝着牧易刺来,这一次,乾坤倒转,天地之宽,再无牧易躲闪的余地,似乎唯有眼睁睁的看着这根如法则锁链的柳条轻轻点在他的眉心。

    “开!”

    危机之时,牧易终于不再藏拙,隐忍待发的领域轰然散开,一道金色的光环生生跟那柳枝撞在一起,便是另外两根柳枝也同样囊括其中,金光跟柳枝不断交织在一起,层层波纹荡漾,便是虚空也悄然融化。

    牧易脸上青筋高鼓,一副狰狞模样,心力源源不断的消耗,那领域更是不断的被压缩,唯一的好消息或许就是三根柳枝终于被挡下,甚至一点点磨掉,但这个时候,牧易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凝重起来,因为,那远处的柳树轻轻晃动,又是两根柳枝闪耀起光芒,下一刻,便会暴起杀至。

    识海中,薪灯内仅剩的灯油瞬间见底,那道玄冥泉眼,也微微震动,不断翻腾,一缕缕白雾乍现,最后便是那雷霆符文,直接炸开,便是牧易的身躯也有了瞬间的麻痹。

    水火雷霆,三大真意彻底爆发,牧易身上的金光陡然更盛,之前的平衡直接被打破,三根柳枝轰然炸开,任由那道金光领域不断的扩散,三丈,五丈,十丈,最后,就像是光轮一般,仿佛超越了极限,再度暴涨,直接达到二十丈。

    蓄势待发的两根柳枝终于赶至,狠狠撞击在领域之上,牧易只感觉浑身剧颤,如同被一座大山撞上,七窍顿时流血,看上去无比凄惨。

    “走!”

    这个时候,牧易也无法继续逞强,甚至也是唯一的机会,之前底牌尽出,倾尽全力,为的实际上只是逃跑而已,在他念头之间,身子一晃,已然消失在这片诡异的山谷盆地内。

    而那先后五根柳枝,因为之前被牧易的爆发挡住,一时间给了牧易逃跑的契机,等到反应过来,再想追击,明显已经晚了,因为这个时候,牧易已经逃到雾气边缘,眼看着就要彻底离开。

    牧易的举动似乎彻底激怒了那柳妖,只听见一声愤怒的声音响彻,牧易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后有股力量似乎要将他拉回去,再度让他陷入生死边缘。

    识海中的九转元神蓦然结印,两道金光从眼中射出。

    “破!”

    破灭法目再次逞威,眼前的天地裂开一道缝隙,同时身后的拉力也陡然大降,牧易把握住唯一的生机,身子一闪而逝,进入那道裂缝之中。

    “轰隆隆!”

    隐约间,牧易只听见身后传来天崩地裂的声音,然后再也跟他无关,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一片漆黑,也不知道离开多远后,终于从破碎的虚空中跌出,狼狈的落在地上。

    身上不断有鲜血冒出,看上去很是吓人,如果不是胸口微微起伏,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浑浑噩噩不知道过了多久,牧易终于醒来,身下的柔软无疑告诉他,此刻他应该已经安全了,只是浑身的疼痛,一时半会却别想消除了,同时,他的识海中,元神黯淡,像是遭受了极大的损耗,体内空空如也,更像是筛子一般,内气泄尽。

    不过相比能够活下来,牧易仍旧松了口气,这次当真是凶险至极,哪怕之前有一丝丝犹豫,恐怕现在他已经成为柳妖的养分,所以虽然眼下凄惨,但能够捡回一条命,却总是好的。

    再看周围的环境,却是无比熟悉,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牧叔,你终于醒啦?”

    房门吱呀打开,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见到牧易醒来,更是满脸高兴,这小丫头正是宁胤宝贝闺女。

    “咳咳,你爹呢?”牧易问道,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以牧易的智慧肯定也能够猜到一二,想来定然是宁胤在他离去后有些不放心,便偷偷赶到那片诡异山谷所在地,然后正好碰到他,便把他救了回来。

    虽然看似简简单单,但实际上,从宁村到那地方足有几百里地,对于牧易而言,自然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可以宁胤的实力,虽不是九死一生,但危险绝对少不了。

    “爹爹在煎药,牧叔,是谁打伤的你?等我长大了给你报仇好不?”小丫头叫宁静,当爹的希望女儿能够文文静静,可事与愿违,这小丫头古灵精怪,淘气的很。

    “好,牧叔等你长大了为我报仇。”牧易勉强笑了笑,虽然被重创,可以他的根基却也不至于奄奄一息,此刻能够醒来,已然是能够勉强活动下地,至于伤势彻底痊愈,至少也得一两个月才行。

    此刻清醒,再回想,却犹如被蒙蔽了一般,或许他命中该有此一劫,让他之前的几分得意,自以为实力达到七重天,天下之大便可去得的念头一下子炸开,方才明白,修行处处如履薄冰,半点大意都要不得。

    如果能够事先小心,多准备一些,便是遇到危险,也不至于落得眼下这种地步,所以说起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大意所致,根本怨不得别人。

    “那你得先教我本事,娘亲说牧叔是有大本事的人。”小丫头看着牧易认真的说道。

    不待牧易答应下来,房门再次被推开,却是宁胤端着药走了进来,见到闺女在,眼睛一瞪,“你个死丫头,谁让你进来的?万一惊扰到你牧叔怎么办?”

    小丫头没想到自家老爹这个时候进来,只能立在一边不说话,却也没有离开,宁胤见此也没再管她,而是满脸愧疚的看着牧易,“牧兄弟,都怪我,要不是我告诉你那地方,你也就不用受这重伤了。”

    显然,在宁胤看来,牧易之所以受伤,全都是因为他把那诡异山谷告诉牧易,否则也不会如此,也幸好此刻牧易醒来了,否则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恐怕他这辈子都难以心安了。

    “如何怪你?却是我自己太过大意,或者说自不量力。”牧易苦笑,实际上便是没有宁胤,说不定他也会遇到别的危险,直到彻底清醒,至少眼下这般,虽然严重,但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修行,本就是经历各种事情,走路是修行,吃饭喝水是修行,机缘,危险同样都是修行。

    牧易越是这么说,宁胤越是愧疚,其实在牧易离去之后,他就知道牧易一定是去了那处地方,于是便再也坐不住,便匆匆赶去,虽然一路上没有半点歇息,可是等他赶去的时候,也只见得牧易鲜血流了一地,气息微弱,仿佛快要死掉。

    于是,宁胤背着牧易,赶了几百里地,后者没有死在半路上,已经算是幸运,等回来,宁胤才知自己的莽撞,可惜当时他根本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心把牧易带回来,索性牧易福大命大,最终也没被勾去性命。

    “哎。”宁胤重重的叹了口气,小心把药端给牧易,这药专门补气血,正好适合此刻的牧易,而牧易也没有客气,实际上,这药对他而言,作用不大,毕竟他的身躯早就经过次次淬炼,除非是那种珍贵的天材地宝,或许才能有些效果。

    而那等东西,显然不是宁胤能够拿出来的。

    接下来几天,牧易的伤势渐渐开始恢复,也能够下地行走,待在外面晒晒太阳,至于宁静小丫头,逮着机会便让牧易教她大本事,宁胤训斥几次,仍旧我行我素,全然不当回事。

    牧易见着有趣,却也指点了一番,只可惜,他已经检查过,小丫头不管修行还是武道,都没有天赋,除非将来能逮着机会,逆天改命,否则注定不会有什么成就。

    逆天改命这种事情,牧易会,也能做,却也没有泛滥到这种程度,更何况,对于小丫头而言,此生平平安安未必不是福分,至于修行之路,一旦踏上,那就福祸自招了,能走多远,还要看自家的能力。

    所以牧易只是教了小丫头一点养身的功夫,虽然不可能练出什么名堂来,但如果坚持下去,延年益寿还是没有问题的,也能够强壮身子骨,对其而言,反而更加合适。

    宁胤说了几次之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显然他对于自家闺女的情况也一清二楚,更不指望能有什么成就,倒是对两个儿子给予厚望,可惜因为实在开不了口,甚至也觉得自家两个小子没什么福气,无法拜在牧易的门下。

    牧易一边养伤,一边整理自己的经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或许经历了这次劫难,反而让他有些东西一朝顿悟,境界隐隐拔升,就连九转金身决的第二转,也越发深厚起来,如果非要给第二转加上几个境界的话,那么入门,小成,大成,圆满这四个等级中,牧易已经稳稳踏过入门,摸到了小成的边缘,说不定等养好伤,再磨砺一段时间,就能水到渠成的踏入小成。

    虽然看似缓慢,但实际上,这种进步拿出去已经足够吓死人了,所以,福祸相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只不过这种方法,很容易把自己给玩死就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