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九十三章 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那是什么?”

    当牧易的破灭法目隐隐看透封印的时候,只见其中,有一盏熟悉的铜灯漂浮在那里,而之所以感觉熟悉,却是因为这让他想到刚刚炼化薪灯时的模样,如果再把当时的薪灯打碎,一片一片的粘贴起来,就是他此刻所见到的情景了。

    不过那也终究是以前薪灯的模样,如今的薪灯七彩琉璃,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件宝贝。

    “在薪灯最深处的封印中怎么还会有一盏薪灯?”牧易忍不住疑惑起来,原本他想过很多可能,或许里面封印者一个强大的敌人,或者封印者一个怪物,或者什么诡异的东西,但唯独没有想到,在那里面,会是一盏破破烂烂的薪灯。

    就在牧易疑惑不解的时候,那破烂薪灯像是感觉到他的窥探,轻轻一震,顿时间,一股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牧易几乎本能的闭上眼睛,切断视线,但即便如此,他仍旧惨叫出来,因为冥冥中他只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道火焰包裹,这便是那种疼痛来源,而且这种疼痛不仅仅来自身体上,更有元神上面,便是以他如今淬炼到极致的意志,居然也有种无力抵挡的感觉,这怎么能不让他骇然?

    良久,牧易才心有余悸的睁开眼睛,同时,随着他心念一动,薪灯已经从他的识海中飘出,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只不过此刻看上去,只感觉薪灯充满了亲切,其中的联系没有任何变化,但不知道为何,牧易眼中却闪过一抹惊惧。

    眼下薪灯越是如此,才越是说明那封印中破烂薪灯的可怕,同样的,在牧易眼中,眼前的薪灯再度变的神秘起来,有一点他可以确认,那就是封印中的薪灯绝对跟他眼前的薪灯有着紧密的联系,而且他之前还注意到一点,就是封印内的薪灯是熄灭的,没有任何燃烧的迹象。

    “老头子,你到底留给我了一件什么东西?”牧易忍不住喃喃自语,不过他内心也清楚,便是老道也绝对不知道薪灯内部还有一道封印,毕竟当时老道的实力太低,远远无法窥探到薪灯的最深处。

    可惜现在老道早已经死了,便是最后一丝残魂执念,也被牧易封印了起来,只等以后想办法将其复活。尽管这个希望无限渺茫,但这却是牧易修行的一个目标。

    原本牧易打算将薪灯彻底炼化,早点拥有巨头级实力,但现在却不得不将这个想法打消,至少凭借刚刚那盏破烂薪灯散发出的威能,就绝非他眼下能够抵挡的,而至宝之所以称之为至宝,定然有它种种不可思议的地方。

    就比如妖狐一族的幻月宝鉴,不但可以制造幻境,拥有炼心之路,更能提炼血脉,绝对是镇族至宝,既然如此,那牧易的薪灯拥有这等神秘跟威能也就可以理解了,哪怕封印中的薪灯显得破破烂烂,但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彻底炼化的。

    现在看来,之前他修复了薪灯内部的符文,并且将其炼化,只不过是炼化了表面而已,远远谈不上彻底炼化,可笑他当时还洋洋得意,却是显得太过无知。

    好在现在明白的也不算太晚,而接下来,他相信随着自己实力不断提高,早晚会将其中的秘密参透。

    随后牧易又想到薪灯可以分裂出子符文,并且吸收信仰之力,这绝非一般的至宝能够比拟,或许想要早点弄清楚薪灯的秘密,早点吸收足够的信仰之力也是一个方法,只不过哪怕到如今,十二个子符文他也不过分出去了四个,其中三个更是在阳间,哪怕现在他的实力提升到七重天,也无法打破阴阳两界的限制,不过隐隐的,他却是能够感受的更加清晰了。

    至于第四个子符文却是在遗弃之地,不过相比阴阳两界的限制,那遗弃之地却不能完全隔断薪灯的这种能力,之前他倒是没有太在意,如今细细感应,却是多少能够感应到姒未央,不过也只是感应到而已,至于说通过薪灯将自己的心意传过去,却是无法做到,唯有那信仰之力却是不断的涌来,算是意外之喜。

    这些信仰之力不断的被薪灯吸收,不过却都消失在最深处,如今看来,或许跟那封印中的薪灯有关也说不定,面对这种情况,牧易倒是没有打算改变,虽然他也知道,只要他愿意,南明离火便可以将其截拦,甚至九转元神也能够吸收,但自从隐隐触碰到薪灯最深处的秘密之后,牧易便决定不做改变,甚至他还打算将剩下是子符文尽快分出去,到时候他倒要看看,吸收了足够的信仰之力后,薪灯又会有怎样的变化,或许会是惊喜也说不定。

    既然薪灯指望不上,牧易也就没有打算再尝试玄冥泉眼,毕竟相比一直跟他在一起的薪灯,他对于玄冥泉眼并没有完全深信,而且玄冥泉眼同样没有彻底恢复,此刻正陷入一种类似沉睡的状态,倒也不好打扰到它,只待它醒来再说。

    随后,牧易又将岁月竹取出,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这岁月竹早就经过他数次祭炼,算得上他的本命法器,不过如今念奴儿在沉睡,恐怕也跟岁月竹在蜕变有关,上次岁月竹被炼入了一块千年树心,加上念奴儿继承了自己父亲留给她的东西,这种变化结合起来,说不定等小丫头醒来,便直接一步登天,达到鬼王也说不定,便是岁月竹,也能直接从法器进化成法宝,到时候,相信岁月竹的威能绝对数十倍的提升,对他的帮助也将更大。

    或许是因为感应到牧易的思绪,仍旧在岁月竹中沉睡的念奴儿轻轻动弹了一下,一股若有若无的思念传出来,便是岁月竹本身也一闪一闪的,如同在对牧易说话。

    “不用着急,慢慢来,哥哥等着你。”牧易见此,便轻声安慰起来,听到牧易的话,岁月竹果然慢慢沉寂下来,不过牧易明显感觉到,岁月竹的进化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

    牧易微微一笑,便将岁月竹也收了起来,然后才从悬崖边起身,这次虽然没能炼化任何一件至宝,不过对于牧易而言,也有不少的收获,不但实力提升了一些,对于薪灯的了解也更加的深入。

    “接下来也该好好游历一番阴间大地了。”牧易望着远处,轻声说道,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两个小小的身影。

    “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现在如何了。”

    牧易嘴里的两个小家伙便是他在阴间收的徒弟姜小雨,以及那个全村被鬼族屠杀,只剩下只身一人的慕容希璇,只不过前者此刻应该同样在阴间磨砺自己,毕竟当初牧易的要求便是让姜小雨独自进入荒野历练,虽说有他给的护身符,但以姜小雨那个时候的实力,仍旧太过勉强,毕竟荒野中实在太危险,而姜小雨又那么小。

    但既然牧易当初做此决定,便不会因为危险就更改,玉不琢不成器,而雏鹰想要彻底长大,终究要离开巢穴,独自生存,这也是他想要成为强者的必经之路。

    尽管当初牧易因为忙着进入遗弃之地,没能亲眼看到姜小雨去历练,但他相信姜小雨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思,定然会在安置好母亲后,选择出去历练,不过因为相距太远,便是牧易也无法感知到姜小雨此刻在什么地方,又是否还好。

    至于慕容希璇,一个很胆小,又很倔强的小姑娘,只是后来跟着血君王离开了,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不过相信有血君王在,就算有危险也不至于送命,毕竟小丫头可是血君王的徒弟,哪怕血君王此刻的状态只是一缕残念,却也不是一般的强者能够奈何的,相信只要不是惹上什么王者,足以庇佑那小丫头了。

    想到这里,牧易也把思绪渐渐收回,接着身子一晃,便直接踏空离开,只不过相比猿皇那般在虚空之间穿行,现在的牧易还难以做到,哪怕他能破碎虚空,并且在其中保护好自己,但也太过勉强,并且根本就无法判断目的地,一旦遇到什么危险,便难以脱身,所以对于眼下的他来说,最好的办法自然还是眼下这般,毕竟在虚空穿行可起不到什么游历的作用。

    “呼呼,总算逃出来了。”

    此刻,在两界山数百里处,一个略显瘦弱的少年,正蹲在地上大口喘气,即便是这个时候,他仍旧紧紧抓住手里的刀,眼睛不断四处巡视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也可以最快的反应过来。

    这瘦弱的少年正是姜小雨,自从牧易离开后,他便开始了历练,一开始他只是在周围,然后慢慢的,踏足的地方越来越远,而遇到的危险自然也越来越多,好在他的天赋不错,加上牧易的传授,让他勉强抵挡住这种压力,实力也在不断的提升,而经历了好几个月后,他才越发的明白自家师父让他历练的苦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