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九十一章 猿真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回去吧,他跟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

    大祭司望着消失在远处的身影,轻叹一声,对着身边的天香王说道。

    “不是一个世界吗?”天香王喃喃自语,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也知道大祭司说的是事实,对于牧易闯过炼心之路,心境修为达到真境圆满,她也感到震撼,甚至是不可思议,毕竟这等心境,在妖族中,也唯有那些巨头,或者是妖族半圣或者说半步大帝才能够拥有的,但牧易如今甚至还不到九重天,便已经拥有这等心境,怎不令人吃惊?

    倒是亲眼目睹牧易闯过炼心之路的大祭司没有那么吃惊,毕竟牧易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突破的,当时牧易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以及那两行眼泪,无不说明着他在炼心之路中经历了怎样的过去。

    虽然成功突破,但他相信,如果给牧易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他未必会要这种突破。

    之后,牧易又在妖狐一族呆了几天,然后才告辞离去,对于天香王这段时间的变化,大祭司又怎么可能看不到?只不过虽然他对于牧易没什么意见,却也明白牧易跟天香王注定是不可能的,正如他说的话,他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不会被你抛下太远的。”天香王脑海中浮现出牧易的面容,这却是在她的要求下,才看到的,毕竟一直以来,牧易都戴着一张面具,除非牧易愿意,否则旁人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哪怕能够感知到牧易来自人族的大祭司同样无法看到牧易的样子。

    可以说,整个妖狐一族,也只有天香王见到了牧易的模样。

    牧易离开妖狐一族,便朝着人族所居之地而去,已然打算离开十万大山,在知道了妖族巨头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之后,牧易就明白,现在的他还差的太远,不过这却不代表他丧失信心,相反,他心中的斗志更加高昂。

    至宝,他也有,不管是薪灯还是玄冥泉眼,都是至宝,以前,牧易对于薪灯了解太少,直至上次南明离火进化成为天火,才让他窥到一些薪灯的真相,尤其是那薪灯最深处的那道封印,当时那道封印给牧易一种心悸的感觉,哪怕只是稍稍靠近,便有种莫大的危险,这让他明白,薪灯远比他想象中神秘,也强大的多。

    或许一切真相都是在那封印当中,唯有等他实力足够的时候,才能揭开那道封印,获得其中的真相,最终彻底将薪灯的本源炼化,可以发挥出巨头的实力。

    只不过因为之前在妖狐一族中,所以牧易并未去尝试,否则弄出什么动静,恐怕只会让麻烦上身,毕竟他对于大祭司的了解实在太少,哪怕他对于妖狐一族有恩,但这种恩情跟一件至宝相比,就什么都不是了。

    牧易甚至有理由相信,一旦那位慈祥的大祭司知道他身上有至宝后,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镇压,此时的牧易面对巨头级实力,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牧易早已过了天真的年纪,绝对不会用这种诱惑去试探一个人的高洁,更何况大祭司还是妖族出身,相比而言,其对于妖狐一族的看重绝对远远超过了他,一件至宝代表一个巨头,对方又怎么会忍受住这种诱惑?

    甚至如果再多有一件至宝,说不定妖狐一族能够压下其他妖族,将幻月宝鉴也同样炼化,不再是几方妖族共同持有,谁也无法彻底炼化,若是那样,妖狐一族将有三件至宝,离着成为妖族霸主,已经不远了。

    正是因为牧易明白这一切,所以才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甚至当初心血来潮感觉到一旦问出那邪佛也会带来危机,所以才当机立断,保持了缄默。

    原本牧易打算等离开十万大山以后,再找个合适的地方好好探查薪灯,但没想到,在离去不久,便有一道身影拦在他的面前,那同样是一个妖王,并且还是高等级的存在。

    “你终于来了。”那高大的身影看着牧易,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阁下是谁?眼下拦路又有什么目的?”牧易直接问道,心中已经警惕到极点,他可不相信对方会无缘无故的拦住他,而且对方说的话更是证明这一点,显然,对方专门在这里等待着他来。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跟本王走吧,我皇要见你。”那身影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是猿皇派来的?”牧易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明悟,能够被称之为皇,又跟他有牵扯,那就只剩下猿皇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派人在这里等着他,似乎早就确定他一定会离开妖狐,并且从这里离开。

    要么对方也会算,要么就是妖狐一族中有人通风报信,相比而言,牧易更确信后者多一些,只不过到了眼下,牧易也不可能再回妖狐一族问个清楚,最主要的是眼前的身影给他一股压力。

    “七重天还是八重天?”牧易心中想着,自从他踏入九转金身决第二转后,修为再度提升了不少,突破前勉强相当于六重天的实力,突破后,估计可以再度提升一重天,这倒不是说第二转不如第一转强大,只是因为他刚刚突破,就算实力提升,也有一个过程,更何况他在第一转的时候早已穷尽一切圆满,经过斗兽台以后,战斗经验更是提升到一种恐怖的境地,便是比起妖族巨头来,相信也不会相差太多,这便是他那九十九场生死战磨砺出来的信心。

    不过信心归信心,却不等于狂妄自大,当绝对的实力碾压的时候,哪怕信心再足,也难以说明什么,尤其是王者境到了后期,每一重天之间的差距都是无比巨大的,所以牧易绝对不会轻视任何一个高级王者。

    “既然知道,那就应该知道拒绝我皇代表着什么。”那高大身影自傲的说道,显然对于猿皇的信心已经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过想想也正常,之前五大妖族巨头威逼妖狐一族,那大祭司找来猿皇后,不久便有了结果,光从这点就足以证明猿皇的强大,哪怕在同为巨头中,也是少有的强者,或许拿以前阳间的至强者来形容那等巨头也较为合适。

    “猿皇想见我,就让他亲自来。”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牧易也就没有必要客气,冷冷的说道。

    “大胆。”听到牧易的话,那妖猿一族中,名为猿真的强者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恐怖的气势,随着他的声音,一重接一重的朝着牧易压迫而来。

    “不到八重天,不过也差不多是七重天巅峰了。”在感知到对方的实力后,牧易心中稍稍松了口气,既然没有到八重天,那么以他现在的实力,再加上领域,未尝没有一战的机会,哪怕注定失败,至少也能够增长经验,这才是牧易真正想要的结果。

    “来吧,与我一战。”牧易高声说着,身体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直接将对方那恐怖的气势挡在外面,这就好比一方是奔腾的河流,一方河流中心的磐石,不管对方如何冲击,牧易都稳如磐石的立在那里。

    猿真显然也发现了这点,知道牧易比猿皇说的明显要强大许多,眉头虽然轻微皱了一下,却也没有真正把牧易放在心上,毕竟在他的感知中,牧易也不过相当于七重天的强度,而他不但是七重天巅峰,本身更是擅战的妖猿一族,而七重天的妖王,他早就不知道打败多少了,在他看来,眼前的牧易也绝对不会例外。

    “今日便让你知道,什么叫自不量力。”猿真说着猛然朝着牧易一拳打来,这一拳,便是虚空也化为齑粉,同时,一股意志将这这片粉碎的虚空压迫到牧易的身上,似乎想要将牧易一同化为齑粉。

    面对这种攻击,牧易眼睛明显一亮,没有想到粉碎虚空还有这种运用方式,心中越是期待跟猿真这一战了,毕竟以往他虽然也遇到不少妖王级的存在,但基本都是五重天以下。

    至于猿皇那等巨头交手,他甚至连在一旁窥探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对那等层次的战斗还有些模糊,但眼前猿真的战斗方式,却明显让牧易眼前一亮,现在的他,太缺少跟同级的强者战斗经验了,眼前的猿真无疑最合适。

    身子一晃,牧易的力量领域便一放一缩,直接将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意志粉碎,然后一步跨出,轻飘飘的离开之前所站的位置,同时从侧面朝着猿真扑去,甚至开始模拟猿真那一击,力量粉碎虚空的同时,意志加持其中,只不过因为第一次应用,明显有些粗糙,那猿真脸上甚至露出一丝不屑。

    然后也不见猿皇有什么动作,就已经如泥鳅般从那里脱身而出,接着,牧易便发现无论如何,他都无法锁定对方了,相反,对方的意志却如跗骨之蛆,不断压迫着他,而他顿时陷入一种只能被动迎击的局面,顷刻间便落在了下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