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八十九章 真实?梦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臭小子,别睡了,赶紧起来给老道弄点吃的去。”

    朦朦胧胧间,牧易感觉自己屁股被踹了一脚,那声音更是无比熟悉,但却又带着一丝陌生的感觉,正待他不打算理会,继续睡觉的时候,一道意识猛然贯穿他的心间,让他豁然爬了起来。

    “这是哪里?”

    入眼处,是一座四处透风的破道观,此刻他正睡在一张案桌下面,刚刚因为起的太着急,甚至碰到了脑袋,同时他也看清楚了那踹他的人,正是记忆深处的老道。

    “你,你没死?”牧易骇然失声,然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稚嫩,再低头,小手小胳膊几乎让他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混账,臭小子,居然敢咒老道。”接着,牧易感觉头上一疼,却见老道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

    “没有啊,我···”牧易刚刚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脑海中一些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像是有一股力量在让他忘却这一切。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去弄点吃的?等吃饱了,老道带你去赚钱。”老道看着牧易说道。

    “哦。”

    牧易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他忘掉了,同时,一些原本的记忆却浮了出来,自他在乱坟岗被老道捡到已经六年,他今年应该是十二岁,只可惜六岁以前的记忆却没有,只是老道告诉他,捡到他的时候已经六岁,如今,他跟着老道在江湖上流浪了整整六年。

    可以说,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老道给的,尽管老道经常不负责任,不过在牧易的心里,老道却是他最亲的人,所以他只是迷糊了一会,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况且这种事情他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天亮,只不过天气稍微有些寒,牧易一路来到卖馒头的地方,只是摸了口袋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铜钱只够买一个馒头了,而他之前偏偏还忘记了。

    如果只买一个馒头,别说老道,光是他都不够,可眼下,又能去哪弄钱?

    “小叫花,赶紧走开,别打扰老子做生意。”就在牧易犹豫不决的时候,卖馒头的老板对着他呵斥起来,眼下,牧易穿着一身破旧的小道袍,虽然竖着道士冠,但被叫做小叫花,也不算冤枉他。

    听到老板的话,牧易微微皱眉,就忍不住朝对方看去,只是没想到,这一看,却发现那老板额头有一片灰色,心中顿时吃了一惊。

    “这不是老道说的霉运上头吗?只是我怎么能看到这些?难道我开了天眼?”牧易有些震惊的想着,这些年他跟着老道走南闯北,捉鬼去灾的法事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光是耳濡目染之下,他便懂得了很多,眼下对方的模样,分明就是霉运的表现,好在只是灰色,顶多破财而已,倒不会有太多的麻烦,若是变成红色,便是血光之灾,而黑色,便是生命之危。

    “老板,据小道所观,你已经霉运上头,不出一时三刻,就会倒霉了。”牧易看着馒头铺的老板说道。

    “混账小子,居然敢咒老子。”那老板一听,顿时大怒,就抓起一边的棍子,想要追打牧易,一见此,牧易拔腿就跑,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等在那里挨揍?同时也暗暗后悔,早知道刚刚就不多嘴了,现在倒好,连一个馒头也买不着了。

    馒头铺老板见牧易逃掉,也没有去追,只是嘴上骂骂咧咧,就在他在继续守在那里卖馒头的时候,街道一头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接着一匹快马奔过,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那馒头铺老板也伸出脑袋去看,只是不知为何,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整个人便朝前扑去,旁边放着的十几层蒸馒头的大蒸笼直接被他推倒,而这个时候,那快马也到了近前。

    “找死。”

    骑马的是一名江湖汉子,勉强拉住马,心中却大怒,尤其是见罪魁祸首就在不远处,当即抓起挂在前面的鞭子,狠狠抽在馒头铺老板的身上,听得对方惨叫,那汉子才略微解气,或许因为有事情,便继续催马离开,只剩下洒了一地的馒头,还有躺在那里惨叫的馒头铺老板。

    这个时候,牧易已经看呆了,原本以为刚刚只是自己看错了,没有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再看对方的样子,岂不是破财之局吗?而且还要加上皮肉之苦。

    这件事情的发生,顿时让牧易不想离开了,他不紧不慢的来到馒头铺老板面前说道:“现在相信小道了吗?”

    “你···”馒头铺老板见到牧易到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想要教训牧易,只不过却见牧易微微瞪眼,他心底便有股寒意,再想到刚刚的事情,心中已然害怕起来。

    “这位小道长,刚刚失礼了。”馒头铺老板爬起来,文绉绉的说道,店里的伙计已经在忙着捡馒头,不过他却把牧易邀请进店铺,没过多久,牧易满脸笑容的提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里面不但有又白又大的馒头,还得了几两银子,至于代价就是他给馒头铺老板画了一张去灾符,反正跟着老道已经很久,这些符箓他也学了不少,随便画画还是能蒙人的。

    “老头子,我开天眼了。”牧易急匆匆回到道观,看着老道就嚷嚷起来。

    “都是些江湖传言,你也信?”老道没好气的说道。

    “是真的。”

    接下来牧易便把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只不过无论牧易怎么发誓赌咒,老道都不相信,甚至反过来劝说他,以至于让牧易生出一种错觉,真的是我错了?

    而接下来几天,牧易一直跟着老道游荡,并且又做了两场法事,赚了点银子,不过大部分都被老道买了酒喝,这几天对于牧易来说,却有些冲击,他发现自己身上有越来越多的怪异的地方,比如他的眼睛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他画的符居然真的有作用了,再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经常会梦到一些东西,比如自己成了高手,并且还是了不得的掌旗使,再比如他居然去了阴间,并且会飞。

    只不过这些梦太多太凌乱,以至于压根就没有记住多少,到了后面,甚至连他也觉得自己只是在做梦,至于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止一次告诉老道,可每次老道都不相信,所以到了后来,牧易只能自己默默的体会着那一切。

    转眼间,牧易跟着老道在江湖上又闯荡了两年,这两年来,基本法事都是由他做,所以见到的东西更多了,甚至有好几次见到了了鬼魂,不过牧易却没有灭掉他们,总觉得他们怪可怜。

    渐渐地,牧易也接受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玄奇,只是偶尔还会做梦,在梦里,有人在叫他,让他醒来,但每次真的醒来后,梦里的事情又会慢慢的忘掉。

    唯一让牧易担忧的是老道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直到这天两人来到了一个叫伏牛镇的地方,刚刚踏入这里,牧易心中陡然浮现出一种很熟悉这里的感觉,他第一想到的却是伏牛山,似乎山上还有一座破道观。

    但随即,牧易就摇头,他可是第一次来,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最终牧易还是跟老道来了伏牛山,因为老道说这里风水好,就算死也要死在这里,当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道观时,牧易整个人怔在那里,没有人发现他的眼睛里不时闪过一抹恐惧,突然间,牧易有种离开这里的念头,并且离开的越远越好,但是老道的身体已经禁不起折腾了,他最终只能留下,但他心里那股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而且他的天眼发现,老道身上的死气越来越重,浓的几乎化不开。

    但面对这一切,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不顾一切的画符,却没有一种能够管用的,便是连大夫也对此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唯有老道似乎看的很开,不断拉住牧易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最终,老道还是走了,牧易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在本能的支配下,处理好了老道的一切,老道的死,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很大的打击,或许是因为太过悲伤,他脑海中的记忆碎片越来越多,但总是无法串联起来,甚至每当他想看的更清楚时,却偏偏开始模糊起来。

    几天过去,牧易不知为何,突然找出那盏铜灯,怔怔出神,因为他抓到了某个记忆碎片,那里面似乎说,这铜灯是一件宝物,但眼下,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让那铜灯认主,最终一气之下,牧易将铜灯摔在地上,顿时间,铜灯裂开,分成两半,却是直接坏了,再也不能用,根本就跟记忆中的不一样。

    “或许,真的只是在做梦吧。”

    见到这种真相后,牧易像是一下子醒了过来,往日种种,就好像一场梦,唯有老道的死亡,那种悲伤,始终无法消散。

    这天晚上,牧易迷迷糊糊陷入沉睡,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响声。
小说推荐